[全職/葉黃] 戰鬥視頻

。試寫,原作1532章的衍生腦洞

。暫時沒人戳破的雙箭頭

。那個什麼...有些BUG就忽略它吧哈哈(乾笑




這一晚,興欣輸給霸圖。

此時特地前往Q市觀賽、說要狠狠挖苦葉修的黃少天卻也笑不出來,他征愣地看著葉修和韓文清、張新傑等霸圖選手們一一握手,那張熟悉的臉依然露出招嘲諷無下限的笑容,彷彿這場的失敗者不是興欣。

比賽還沒結束,還有決勝局呢。

回到酒店後,黃少天上QQ彈了藍雨隊長喻文洲的窗討論剛才的賽事,除了總結觀賽的感想,也就著兩隊剛才的表現談論興欣下一局的勝算。

「興欣必須先穩住士氣。」榮耀四大戰術大師之一這麼說,「過兩天又是霸圖主場,又是聯盟決定的選圖,一開始就沒有優勢了。」

黃少天嘆了一口氣,喻文洲說的這些他哪裡不知道呢,目前他也還看不出興欣的勝算在哪,只能繼續刷頻發洩煩悶。

這頭的黃少天越刷越起勁,講完霸圖賽就講興欣上場跟藍雨的比賽,講完之後又再講以往曾經跟葉修打過的賽事,只差沒把葉修當嘉世隊長的時候和藍雨的舊恨也複習一遍。喻文洲看著只覺得這行為可以用一句話形容──愛之深責之切啊,要不是知道跟自己說話的人是藍雨的隊友,他還真以為對面是興欣狂熱粉,對支持的戰隊特嚴厲的那種。

「少天希望興欣獲勝嗎?」無視黃少天滿屏幕帶著情緒的發言,喻文洲平靜地敲下這句話,換個話題阻止對方繼續嘮叨。

「我靠這是當然的當然的,他們可是贏了藍雨呢咱們要輸也只能輸給冠軍隊啊!葉修這個賽季要是沒拿到冠軍我他媽鄙視他一輩子啊靠!!!!」短短幾秒內黃少天怒得大爆手速和字數,連字體都用得特別大。

得到回覆的喻文洲發了一個微笑的表情,笑臉看起來高深莫測。不過黃少天並沒有馬上注意到隊長的異樣,他跳出聊天窗檢視好友名單,注意到某個人的頭像仍發著光,正躊躇著要不要敲下對方說些什麼,QQ的提示音卻率先響起。

「在嗎?」葉修傳來這句話的時機真是太是時候了,趁著跟隊長討論的記憶猶新,黃少天立馬敲著鍵盤應了一長串。

「在啊在啊老葉你今天搞啥毛線啊打算直接送霸圖進總決賽了嗎我說你不會現在就開始手殘了吧?」黃少天一點也沒有掩飾自己關注比賽的心情,鍵盤劈哩啪啦打出整個屏幕的觀賽心得。

「在哪個酒店?」葉修沒有理會黃少天的長篇大論,自顧自地問了下一個問題。

臥次奧!

彈出的文字讓黃少天心抽了一下,他沒跟這人說自己跑去現場觀賽了吧?

「哈哈你在說什麼啊我好像有點聽不太懂啊。」黃少天邊打哈哈邊淚流滿面,虧他這次還特意避開興欣入住的酒店,要是被發現每場比賽都去現場的話肯定會被這傢伙歪曲說自己變成興欣腦殘粉啊。

「別說你通勤看比賽,有錢求包養啊。」

「……你怎麼知道我在Q市?」誰賣了我啊不會是隊長透露的吧?

「猜的。」葉修回應,「既然你整個夏天都閒,以後興欣訂機酒衝比賽就好心帶上你吧,咱們缺個打雜的。」

「你妹的誰閒了我這是探聽敵情有任務在身的好嗎,小心藍雨下個賽季就讓你們連季後賽的名額都沒有!」

一來一往的垃圾話在QQ上互噴,最後話題還是回到原點。黃少天在葉修的逼迫之下心不甘情不願地報出自己住的酒店名稱和位置,距離霸圖給客隊訂的酒店不遠。

「帶著電腦來這裡看視頻吧。」葉修也報上他住宿的房號。

「看比賽的視頻?」這下黃少天精神都來了,連句子都變得精簡。

「不看榮耀的視頻難不成看愛情片啊,什麼時候你養成這種興趣,哥幫你跟沐澄和雲秀說說。」葉修鄙視,「來不來?不來我下線啦。」

「要要要要當然要你等等我啊!!!」在視窗上敲出一串文字後黃少天立馬關電腦收拾東西出門,在街道上奔得差點撞到路人。

跑到另一間酒店後黃少天總算稍微喘口氣,跟櫃檯登記後就按了電梯上樓去了。看著樓層顯示的數字不斷跳動,他突然有種既視感……好像之前也曾經發生過這種事嘛,被那傢伙突然叫去什麼的。

不同戰隊的職業選手很少在賽季以外的時間碰面,一來是選手的長假只有夏休期,大部分會選擇把時間拿來陪伴家人朋友,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各戰隊分布的城市不同,交通不方便。

然而一年多前,那時還叫葉秋的嘉世隊長毫無聲息地宣布退役,總是帶著神祕色彩的榮耀大神就此和所有人斷了聯繫,黃少天用盡各種方式都連絡不到對方,最後卻是葉修主動敲了他的QQ,要他用30級以下的帳號卡幫忙刷副本。

『我靠你人呢人呢?突然人間蒸發就算了看了我的留言怎麼不吱個聲,現在突然要我去刷副本是什麼意思?還是這麼低階的本啊?老葉你難道在幫人刷本賺外快嗎我說?你到底怎麼了?你不告訴我你在哪我可不幫你刷啊。』

在黃少天的要求之下,葉修無奈地留了一個地址,丟了一句「來了就知道」就再也沒有回應黃少天的問話。

那晚藍雨作為客隊來到H市,和沒有葉修坐鎮的嘉世戰隊進行比賽。不管是場上的選手還是場外的觀眾都覺得黃少天當晚好像特別兇殘,不僅在擂台賽一打二,擊倒被孫翔取代的一葉之秋,團體賽也猛盯著嘉世副隊長劉皓的失誤,創造不少進攻的機會。

最後藍雨獲得一場漂亮的勝利,但當眾人高高興興地準備吃宵夜辦慶功時,他們的王牌卻突然鬧肚子疼自願留在酒店,等所有人離開後黃少天才偷偷摸摸地按著電梯下樓,悄悄出現在嘉世俱樂部對面不起眼的興欣網吧,與許久未見的葉修碰面。

『一定要回來。』那晚黃少天真誠地對著葉修說,『有什麼困難儘管跟我說。』

於是葉修回來了,帶著一批人殺進了季後賽打倒了藍雨。

雖然失去奪冠機會刷新了黃少天對葉修的仇恨值,他心裡卻也期待對方真能奪下冠軍。27歲的葉修在職業選手裡已經是超齡的存在,儘管已經有三連冠的記錄,但這次葉修率領的興欣才是真正以他為中心的隊伍,沒有猜忌和背刺。黃少天也想看看葉修在這種情況下能到達怎樣的高度,創造怎樣的巔峰。

不過看著興欣戰隊今晚的表現,葉修這個賽季也許就只能打到這裡了,犧牲一年半的時間也就是這樣了……開什麼玩笑!

黃少天煩躁地抓抓頭,電梯門才剛開就匆忙擠出去了,找對房號後開始猛按訪客鈴。

不久後葉修叼著菸來開門,黃少天也不客氣地走進充滿菸草味的房間。裡面的設備幾乎沒怎麼動過,桌上擺著電腦和煙灰缸,還有散亂一桌的幾個煙盒。

「老葉你這是不打算睡啦這陣仗看起來是要搞通霄啊……唷你視頻已經載好啦是今晚的對戰嗎?」黃少天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電腦吸引了。葉修也不多作解釋,直接點開視頻讓對方觀賞。

屏幕上出現君莫笑帥氣的戰鬥身影,黃少天看出這是從之前的比賽畫面擷取的影像,君莫笑操作著妖孽般的千機傘轉換各種武器型態,跟對面的劍客打得酣暢淋漓。

「君莫笑的戰鬥剪輯?」黃少天愣了。

葉修點點頭,隨手在桌上摸出一副耳機,「戴上去聽聽。」他拿著耳機幫黃少天戴上,這下子黃少天可以聽到氣勢磅礡的交響樂,正好搭配著君莫笑用千機傘發射子彈的節奏。

這是上次興欣對藍雨的比賽,而君莫笑攻擊的對象正好是黃少天的夜雨聲煩。

雖然知道自己會贏得這場擂台賽,但看著夜雨聲煩被君莫笑打出血花的模樣黃少天還是有些不爽,他忍著等視頻播出夜雨聲煩之後做出的反擊,畫面卻在劍客解除僵直狀態的瞬間突然切換。下一秒君莫笑毫髮無傷地繼續打著比賽,攻擊對象依然是他再熟悉不過的夜雨聲煩,讓等待翻盤結果的黃少天瞬間吐血。

在君莫笑豪氣萬千地舉起傘之後,視頻打出大大的榮耀二字,音樂也停在一個澎湃的結尾。影片結束後葉修幫黃少天摘下耳機,帶著親切的笑容問他覺得如何。

「我擦葉不修你這卑鄙的小人,剪掉自己輸掉的畫面羞不羞啊還知道恥字怎麼寫嗎你,整部片看得好像老子一面倒輸你啊你說這是事實嗎?」黃少天忍不住噴了一串,特別是他發現這視頻裡剪的都是君莫笑和夜雨聲煩的戰鬥畫面之後。

「咱們的PK記錄到哪了,誰勝誰啊?」葉修問。

「唉呀老葉你今天累了一整天還大老遠叫我來這裡做什麼?」有人轉移話題了。

「你那有沒有剪視頻的軟體,興欣所有選手都要做一份個人視頻,閒著就來幫把手吧。」葉修倒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講出要求。

「瘋了嗎你興欣多少人啊這得剪多久?老子一場比賽幾十萬上下的身分忙得很!」黃少天跳起來叫嚷,這和自己預想的事情好像有點差距啊,這下真的被葉修當成是打雜的不成。

「當我不知道你現在有整個夏天的空閒啊,這假期還是哥賞你的。」葉修笑得無恥。

「賞你妹!下個賽季換我賞你整個夏天的空閒。」提到這個黃少天的怒氣值就飆升了,「去去去,有空不代表我得幫興欣剪視頻啊!我都沒有這種專輯了為啥要幫你們興欣塑造英雄形象啊,不談比賽也不PK的話我就走了,你慢慢剪視頻看自己如何威武帥氣吧,不用送了謝謝。」

黃少天還真的要往門口走了,倒不是說他不願幫忙,只是被剪輯得像是夜雨聲煩一面倒輸給君莫笑的視頻和葉修的態度氣得夠嗆,他現在反抗幾下不過分吧?

「我真的要走啦不用送我了,我還等著你輸掉後狠狠笑你一把啊。」嘴上這樣說著,黃少天的步伐卻沒這麼快,他口中一邊罵著葉修,心裡卻也叨念著葉修怎不趕快想個藉口,不然他這趟真的要白跑啦。

在黃少天的手搭上門把時,葉修終於咳了一聲,「哎呀,我記得這間酒店有管制呢,十二點後閒雜人等不得進出。」

「說謊也打個草稿,當我沒住過這?」黃少天立馬回應,隨後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這下要是葉修真沒藉口了該怎麼辦,難道自己就要這麼回去了嗎?之前還跟葉修說有什麼困難盡管說呢。

「這次不同,霸圖怕他們的對手被自家粉掐了,特地要酒店幫這層樓設立新管制。」葉修一本正經地說。

「你當霸圖粉真願意對你動手啊,也不是沒可能就是了。」霸圖粉對葉修的恨意可是世界知名的,雖然說霸圖粉一向主張正面迎敵,不至於做這種沒道德的事,但葉修願意曝光後顯露的各種卑鄙無恥無下限,被狂熱粉拖到暗處埋了也不是沒可能。這心情黃少天完全懂啊!哪天霸圖想合資請殺手他也願意出一份。

不過這倒是留給他另一個難題了。

「不是吧這代表我整晚都得和你關在一起了,這樣我要睡哪啊,這是要我和你擠那張床?」黃少天看著房間裡唯一的床舖,心裡暗叫糟──這是要他們兩人躺在同張床的意思嗎?

「你想多了,通宵哪需要睡床啊。」葉修和藹可親地拍拍他身旁的椅子,示意黃少天這就是他今晚的位置……這還是把他當成雜工嘛!

「我去!葉不修你想得美,我要睡了你自個努力吧。」

黃少天罵了幾聲,脫了襪子直接撲倒在那張看似沒被動過的床,下一秒就被暗藏在棉被裡的異物痛得直罵娘。

「還是來幫哥剪片吧,沒勞動怎麼能休息呢,人生不能偷懶啊少天同志。」看著黃少天揉著下腹憤恨地捏著手上的打火機和菸盒,葉修站在一旁涼涼地開口,彷彿幫忙剪片是黃少天應盡的義務。

「滾!」黃少天把打火機和菸盒用力扔給葉修,掀開棉被直接滾進去了。

葉修去死去死去死……躺床後黃少天倒也沒有睡意,只好悶在棉被裡暗罵著房間的主人。

這麼看來葉修完全沒有受到比賽的影響啊,那傢伙的心理素質可沒這麼容易受到打擊,對方都不怕了還擔心什麼,倒是顯得自己過度在意了。

黃少天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好笑,葉修叫他開小號刷副本他就風塵僕僕地去了,叫他來看視頻他也不顧一切奔來了,召喚獸都沒這麼忠誠的。

他知道這些行為早就超過義氣相挺的層次了,但今晚衝著葉修的話他還是來了,反正這麼多年來,支撐他繼續追逐葉修的動力也從來不是什麼狗屁友情。


「喂你大爺還真躺了啊,這麼急著幫我暖床?」葉修的聲音傳進黃少天的耳朵,但他這次鐵了心打算裝死不回應。

暖床就暖床唄,前提是葉修先有辦法找到能躺的空隙。黃少天在裝死之前特意讓身體呈大字狀躺著,不管葉修從哪個角落躺上來他都有辦法攻擊那無恥的傢伙。

見黃少天沒有跳起來吵架,葉修嘲諷的聲音也就不再出現,取而代之的是鍵盤和鼠標聲,好像去做自己的事了

寂靜。

黃少天百般無聊地躺著,不敢翻身也不敢偷睜眼,就怕那人其實一直盯著自己看。

這個時間點黃少天的確也有些疲憊,他的生活規律都跟著戰隊規定走,不像葉修半夜常在榮耀鬼混。但房間的燈還開著,菸草的味道提醒他正和葉修待在同一個空間。

葉修好像不打算叫他幫忙了,難道這趟真的是來暖床的嗎好像也不太對吧。其實自己態度也沒這麼堅決就只是想反抗一下,怎麼今天葉修才嘲諷幾句就放棄啦?黃少天這下覺得好像是自己的不對了。

「唷,沒睡啊?」聽到棉被有了動靜,葉修叼著菸笑了笑。

「你妹的燈這麼亮誰睡得著。」黃少天邊罵著邊從棉被裡爬出來,「這麼晚還不睡是想在決勝局直接打GG棄權了嗎?你要是這樣搞我直接從觀眾席衝下去結束你。」

「有人睡相難看占了一整床,不讓我睡啊。」葉修涼涼地回應。

「我、我說誰不讓你睡啦床這麼大你就鑽不到空間躺嗎?難不成最近吃太好體面積增值了不成?」黃少天立馬回罵,不過剛剛自己的確是有這個打算沒錯,所以他講得也有些心虛,「算了算了我放棄,這麼占據你的床老子良心也不安啊,本劍聖就捨命陪君子到底,有什麼要求放馬過來吧。」黃少天最後自暴自棄地走到葉修身邊。

「很好。」葉修像是有備而來地抓來一張紙放到黃少天面前,「來來來,等下我用U盤把視頻文件給你,你照著這張紙寫的秒數剪好,再把這些影片貼成一個,興欣每個選手都得有。」

黃少天愣了一下,紙上密密麻麻的字跡看似潦草,指令卻很明確。

「這是預謀啊!秒數寫得這麼整齊,不是臨時起意才叫我來幫忙的吧。」黃少天罵著,卻也乖乖打開自己帶來的電腦,拉了椅子在葉修身邊坐下。

「那當然,都說有什麼困難儘管跟你說了,讓你剪個片過份嗎?」葉修理直氣壯地說。

「我說的是你退役的那段日子啊,現在都季後賽了你還能有啥困難?當然我也知道你帶興欣這草根隊伍不容易但我看不出剪個影片能幫到什麼忙啊?你不知道網上的評論把你們黑到什麼程度啦,不趁這時間養精蓄銳就算了好歹也做點有意義的事嘛。」

葉修把U盤丟給黃少天,不打算回應他的問題,反正話癆還是會自說自話。

黃少天把文件打開,嘴巴繼續叨念著。

「哎唷我知道了,老葉你是想藉著視頻提升興欣的鬥志?你標的這幾場比賽我也看過,我看你要的段落好像都是凸顯個人表現的地方嘛,真是難為你還得照顧戰隊的心情啊。不過這也是隊長的職責沒錯,我們隊長雖然沒幹過這種事但也會跟大家精神喊話什麼的……你之前也幫嘉世的選手剪個人影片嗎?」

話鋒突然轉到嘉世上面,黃少天其實也不在乎葉修有沒有回應,因此他也沒注意到身旁的人停頓了一下。

「唉我猜你就算有做之後也不忍做了吧,後期嘉世根本沒啥好表現。」黃少天搖頭感嘆,「不過這方法對興欣那些新人應該有效,說起來你也真狠啊唐妹子和包子都是剛接觸榮耀的新人啊,現在都已經變成一個戰隊的主力了,有些人連訓練營都沒待過就直接帶他們殺到季後賽來了,這心理壓力肯定很難調適啊,你們要贏也是一個奇蹟……」

黃少天邊說邊爆手速把葉修交代的事一一辦好,這剪片其實也不是什麼難事,只是組合起來需要花點時間。他把剪好的片段稍微組合丟給葉修,卻發現葉修竟然已經把耳機掛上──那他剛剛是講給誰聽啊混蛋!

「我在配音。」被黃少天怒拔耳機的葉修以如此正當的理由堵住對方的怒氣,黃少天索性就把耳機擱在一邊,讓熱血的音樂充斥在房間,做為談話(黃少天單方面)的背景音樂。

過了一陣子之後,完成所有工作的黃少天半瞇著眼睛看著葉修,他幾乎是靠著不斷講話才能保持清醒,但現在他連自己在講什麼都聽不懂了。

「喂我說我都剪好啦你還不打算睡,短片而已要多細膩啊,你還帶不帶明天的訓練?」

「找你來剪視頻真是找對人了,被你念得我都醒了。」葉修如此表示。

「我操你當我是鬧鐘嗎?不行啊老葉我真的睏了你還不睡?要是比你早睡我會心有愧疚啊。」黃少天整個臉都快貼到桌子上去了。

「年輕人撐著點啊。」葉修看了黃少天一眼,手肘伸去推了推對方的身體。

「誰讓你當職業選手還忙著在半夜打副本,永續經營懂不懂啊,都讓我懷疑你能再撐幾個賽季了。」黃少天的話已經開始模糊不清了,「你想過還能撐多久嗎?」

「誰知道,哥沒考慮退休的問題,能打就一直打下去。」葉修叼著菸,面不改色地持續手邊的工作。

「如果哪天連興欣都不要你呢,像嘉世那樣逼你退役?」黃少天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衝口說出這句話,大概連意識也開始模糊了吧。

「那就再來一次。」

「還來啊?你哪有這麼多東山再起的機會,留點餘地給新人好嗎大前輩?」

「呵呵。」葉修不回答了,不過黃少天知道若真有這麼一天,這個人或許會為了戰隊離開職業賽,但他肯定不會離開榮耀。

再玩十年也不膩啊。

「要是這樣就來藍雨吧,別說朋友無情無義啊,我一定讓經理考慮轉會的事,倒是你別突然退役又搞人間蒸發,心臟經不起這樣激啊我說……」

黃少天已經閉上眼睛了,就剩嘴巴還在動。黑暗中他聽到葉修好像輕笑了一聲。

「累了就睡吧。」

今天葉修的畫風好像不太對啊,嘲諷值突然降低了不少。不過黃少天的腦袋也沒辦法思考這麼多了,他用手圈著腦袋就這麼趴在桌上睡著了。


黃少天再次清醒時發現自己已經躺在床上,他抓著頭努力回想睡著後的情形,好像的確有葉修半拖半拉著自己躺床的印象。

房間沒開燈,只有早晨陽光透過窗簾照亮室內。葉修沒有在房間裡面,桌上的電腦也只剩黃少天帶來的那台。黃少天走近後才發現屏幕還亮著,畫面停留在一個視頻文件。

點開視頻後,黃少天看到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屏幕上,夜雨聲煩和君莫笑正打得起勁,不同的是這個視頻剪的都是夜雨聲煩表現精采的畫面,甚至還有夜雨聲煩對上不同選手的片段。

當畫面最終打上榮耀二字之後,黃少天整個人也被激得熱血了,恨不得直接貼到榮耀視頻圈給大家觀摩膜拜一番。看吧看吧葉修也不是全能的嘛,只要再注意些空檔本劍聖照樣能打趴他,榮耀教科書給我等著吧!

黃少天心滿意足地關了電腦,隱約發覺哪裡不對勁──葉修什麼時候做了這個視頻?


到了霸圖的客隊訓練室,葉修把昨晚熬夜做的視頻一一傳給興欣的選手們,老闆娘陳果當場質疑做視頻的用處,被葉修回答總好過刷那些賽後評論。

在方銳這個沒臉無下限的帶頭之下,魏琛和包子也陸續把自己的視頻傳到榮耀最火的視頻圈去,包子還順手把羅輯的影片也上傳,興欣眾人打鬧一陣,士氣好像真有提振不少。

葉修講了幾句激勵人心的話之後便開始今日的訓練,早上先讓眾選手針對自己覺得不足的地方各自練習。直到陳果宣布放飯時間到了,霸圖的工作人員才進來告知葉修有客人。

「呦,這是要投靠我的意思嗎?」葉修一踏出訓練室外就看到黃少天帶著行李箱站在門外。

「去去去,我這是來還你房卡好嗎?趕緊還完我得去找別間酒店了。」

「哦?劍聖大大是被酒店趕出來的啊。」葉修露出有興趣的表情。

黃少天翻了個白眼,「還不是為了你幾個視頻弄到早上,我回酒店才發現沒法續訂了。我擦老葉我跟你說,那酒店竟然多了一批興欣粉訂房說要來看比賽啊,比賽還幾天的事這麼早就下訂了,難不成怕這是興欣最後一場比賽?」

「少烏鴉嘴,我們最後一場比賽肯定是跟輪迴打。」跟著出來的方銳開口,「倒是黃少沒事怎麼來Q市啦,早說啊我們可以訂同個酒店,還可以叫公會會長幫你找個VIP觀眾席位置。」

「戰隊的包廂也不錯啊,你可以跟老闆娘一起進來,咱們缺打雜工啊。」葉修誠懇地說。

「雜你妹!我這是來探聽敵情好嗎,要是戰隊包廂都進了我還對得起藍雨麼?」葉修再提打雜這詞簡直讓黃少天氣歪。「葉不修快把房卡拿了我趕時間啊,這得搬到遠一點的酒店了。」

「先收著吧。」葉修把房卡按回黃少天的掌心,「要是附近酒店真的沒房就住下吧,別說哥無情無義。」

和黃少天說完葉修就進去訓練室喊了興欣眾選手吃飯,留黃少天在原地張著嘴想著該怎麼回應,這……好像哪裡對又好像哪裡不對啊,葉修吃錯藥了嗎?

直到喬一帆好心問黃少天要不要把行李放在訓練室跟大家一起吃中餐,黃少天這才閃身擋在葉修面前。

「等等啊還是算了吧跟你同間房太擠了,你那床塞不下兩個男人吧要是一個沒睡好壓殘了你的手影響到興欣的戰績我可賠不起啊你還是把房卡收了吧別顧慮我了。」黃少天這串話講完都喘了。

「昨晚是誰躺在我床上睡得跟什麼動物一樣啊?我沒說是什麼啊別對號入座。」葉修淡淡地說,興欣的選手們紛紛朝黃少天投向玩味的眼神。

「看、看什麼看啊你們,還不就你們隊長那無恥沒下限的拖我來幫忙剪視頻,幫別的戰隊做事弄到三更半夜不睡覺我容易嗎?今晚再跟他同房肯定沒好事啊……蘇妹子妳笑啥笑得這麼詭異?」黃少天氣極敗壞的澄清,但這好像沒什麼效果,蘇沐澄笑得更開心了。

「慢著,你哪隻耳朵聽到要跟我同間房了?」最後還是葉修跳出來說話,「等等跟霸圖打聲招呼,他們肯定有辦法弄個保留房啊。」戰隊固定與當地酒店合作,為了因應延長賽或特殊情況,通常都會請酒店多保留幾間房間。

聽到葉修這樣澄清,這下倒是換黃少天尷尬了。

「這樣啊哈哈說得也是主辦方肯定有辦法的,那事情解決了咱們去吃飯吧,猥瑣方啊好久沒一塊吃飯聊天了你最近還好嗎?咱倆上次一起吃飯是什麼時候的事啊……」黃少天立馬打哈哈勾著方銳走了,從背影還可以看到紅透的耳根。

魏琛在旁哼了一聲。

「預謀啊,難怪突然贊成伍晨號召公會成員來看決勝局,連訂什麼酒店都答得這麼快。」魏琛鄙視葉修一眼。他當時聽到葉修和老闆娘的對話就覺得有詐。

「呵呵。」心贓的戰術大師笑了笑。

「半夜叫我這徒兒去你房裡幫忙剪視頻也真夠狠,先不管你存的是什麼心,藍雨選手是這樣給你使喚的嗎?」身為挖掘黃少天進職業賽的藍雨初任隊長,魏琛忍不住代表藍雨抗議。

「剪視頻多好,提振人心又能安撫情緒。」葉修說,「不覺得你的視頻剪得特好嗎?給你徒弟認可過我才這麼剪啊。」

「哎唷,我就說你這傢伙怎麼可能特地幫我挑這麼好的片段,不錯不錯。」有人馬上忘了要幫徒弟討公道。

「走了,吃飯!」葉修朝身後喊了聲。

「知道了別叫嚷這麼大聲啊,你這是在叫狗還是叫寵物?」在訓練室放好行李的黃少天馬上回喊。葉修抓到機會立刻調侃幾句,於是黃少天又追上去跟葉修理論。

看著兩人吵吵鬧鬧的背影,除了思想純潔的包子和不願多作評論的喬一帆和莫凡之外,看得出古怪的興欣選手都忍不住搖頭嘆氣望蒼天。

──快讓這兩個妖孽在一起吧,閃起來沒下限的我操。

(END)

→試寫練手感

→最後一句感謝好基友翠翠贊助

→沒啥重點的一篇文,只是喜歡葉修和黃少互相拌嘴

→感謝閱讀! 希望能得到更多葉黃小伙伴QQ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