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黃] 破曉07 出航

。架空,異能者設定
。有Bug或設定矛盾還請輕拍
。希望能趕上CWT八月場Orz
。趕著在周末發印調,先把手上的存稿發出來


隔天一早,還不到集合時間,葉修已經看到黃少天出現在興欣訓練場的櫃台前,一樣用兜帽把自己包得死緊。

「呦,這麼想念我,等不及下午出發啦?」葉修正好值夜班,還沒和早班的員工交接,正好能應付這位特囉嗦的客人。

「你妹的誰想念你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個藉口溜出來,可是戰隊服和武器都得放在藍雨那裡,你說我沒武器沒裝備該怎麼辦?」黃少天絮絮叨叨地念著,「你們訓練場應該有這些東西吧?速度拿來讓我試試,要是沒有的話我得花時間去買了,就怕耽誤……」

「當然有,只怕你不滿意。」葉修早就料到黃少天會遇到這個難題,只是沒想到這傢伙早上就這麼迫不及待地跑來。
訓練場通常都有出租給客人的防護衣和能量武器,葉修先帶黃少天去裝備室挑選防護衣,在等待更衣的時間又去武器室挑了幾把劍回來,準備讓黃少天試試哪一把比較順手。

「老葉老葉你覺得這件如何?盔甲的部分還不錯,不過太緊繃了感覺不太自在。」黃少天站在鏡子前徵求葉修的意見,葉修突然想到之前陪蘇沐澄出門逛街的感覺。

「你高興就好,趕緊的。」葉修打發了幾句,本來衣服就是穿在黃少天身上,他還能有什麼意見。
解決完武器和裝備的問題後,葉修和早班的妹子交接,黃少天嚷著沒地方可去,葉修只好把人帶到老闆娘給自己暫住的起居室。

「我去!這是倉庫吧,你一個大男人擠這麼小的地方?」黃少天吃驚了,這裡除了地鋪之外就沒有其他空間。

「一個訓練場的小管理員,你期待老闆娘能給什麼豪華套房嗎?」葉修鄙視他一眼,直接躺到地鋪上去了,「我補個眠,時間到了再叫我。」

「喂老葉等等,你再多說一些任務的細節吧,我昨天什麼都還沒確認就被你騙來這裡,好歹也告訴我同伴有哪些人、雇主是誰吧?要是你接的是中草堂的任務我可不幹啊,他們這幾年和藍溪閣搶生意搶得兇,我才不幫他們……」

「一起出任務的就你昨天看到的那兩位,唐柔和包子。至於雇主……你會願意接的。」

葉修的眼皮越來越沉,在黃少天努力不懈地猛搖肩膀之下才勉強吐出幾句,隨後人馬上倒了,任黃少天再吵都沒反應。

「靠,還能再靠譜點嗎?」

黃少天索性也放棄了,此時他也不好四處走動,只好暫時坐在葉修的床墊上稍作休息。

狹小的起居室只有一扇單薄的拉門,除了床墊占的空間,其他地方都被各種紙箱填滿了。

想到曾經的第一異能者現在只能委身這種地方,黃少天頓時替葉修感到不平。以前葉修在嘉世好歹也是隊長,雖然嘉世給的年薪不多,但待遇什麼的至少還是不錯。

黃少天望向葉修熟睡的側臉,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葉修好像瘦了一圈。不過憔悴歸憔悴,葉修在他面前依然表現得自信,似乎沒有因為這樣就失去了光芒。

或許就是這樣,黃少天才會義無反顧地答應了葉修的請託。他還想再看看曾經讓他追逐的第一人,是否還保持著過去的光輝。

葉修覺得自己才剛躺上床,立刻就被黃少天唧唧喳喳的聲音吵醒。

「起來了起來了老葉太陽曬屁股了,時間快到了我們還得從這出發到港口呢,再不起來以後每頓都讓你請客……你幹什麼!為什麼打我頭?」

黃少天念得正起勁呢,猛然被葉修伸手拍了一下頭頂,嚇得他又不由自主劈哩啪啦罵了一串。

「關鬧鐘。」葉修簡短解釋。

黃少天不虧是吵鬧程度超越鬧鐘的男人,葉修很快就清醒過來,簡單洗把臉穿好裝備就出發了。黃少天也換上他選好的防護衣,不過臉上還是戴著那個突兀的黑色口罩。

「這麼不願意用真面目見人啊,你真的是獅子座嗎?」包子忍不住又扯了星座的話題。

黃少天正待回嘴,葉修連忙搶著說:「我這位朋友得了感冒,怕傳染才戴著口罩,這是為了大家好。」

黃少天瞪著葉修,葉修回看著黃少天,兩人之間彷彿有什麼電波在交流。

「噢,這樣啊。」包子被說服了,轉身向黃少天認真地說,「身體不好就別太勉強,有什麼事情告訴你包子老大,我會保護弱小的。」

你妹的誰才是弱小──黃少天憋著這口氣,在陳果載他們到港口後忍不住把葉修拉到一旁。


「我去!你這是要我全程不能說話,設這個陷阱給我跳,你好意思?」

「你嫌你的特徵不夠多嗎?我這是幫你隱瞞身分,萬一暴露了怎麼辦。」

「靠。」黃少天難得無法反駁,「無所謂,我就等休息時間,悶了一整天的話全都跟你說。」

葉修難得感到一陣惡寒,正認真思考要怎麼讓黃少天在任務中保持適度的說話量,黃少天突然又抓著他怪叫。

「靠靠靠,怎麼會是藍溪閣的船,是不是我身分暴露了?你快幫我擋住隊長,說我只是路過啊很快就歸隊的。」黃少天說完就想溜走,被葉修抓著手臂扯回來。

「放心吧你沒暴露。」葉修懶洋洋地說,「就說你會願意接這任務的,你眼前看到的是咱們的雇主。」

黃少天看著葉修的笑容,覺得這傢伙肯定是故意的。


藍溪閣分會的船長藍河覺得心有點累,他最近被這個不知道從哪竄出來的高手葉修整得團團轉,秉持著多一個朋友就少一個敵人的理念,好不容易讓這個高手接下藍溪閣的運貨任務,沒想到這傢伙還拉了另一位不知名的高手。

「真的沒辦法讓我確定這人的身分嗎?」藍河憂心忡忡地看著黃少天的背影,在他看來這人只是一個把自己包得死緊的詭異人士,絕對不是他在藍溪閣崇拜的戰隊高手黃少天。

「相信我,他絕對不會做出對藍溪閣有害的事。」葉修拍胸擔保,「也是實力堅強的高手。」

藍河猶豫了一陣子,好不容易才相信葉修的保證,馬上就換黃少天拉著葉修到角落嘀咕。

「這傢伙真的不會認出我是誰嗎?其他船員就算了,分會的船長還是有機會在藍溪閣的會議上看過我啊。」黃少天焦躁地說。他總覺得這個船長有點面熟,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裡看過。

「放心吧,就算藍河認出你,肯定也不會狠心舉報你的。」葉修說,「他是你的大粉絲呢,以後有空記得給他簽名。」

「哦?是我的粉絲啊,哈哈哈老葉你不早說,我是不是該去和他聊聊……」

「行了,嫌你身分暴露的時間不夠快嗎?」


他們在藍溪閣分會的貨櫃船就定位,這艘「藍橋號」比黃少天平常出任務的船還要小了一半左右。這次他們只是運送普通的居家用品,搶了也沒有什麼轉賣價值。不過有鑑於嘉世的貨船在上個月被洗劫一空,現在所有從H市出航的船長個個膽顫心驚,藍河也是在出發前臨時招幾個異能者求心安,畢竟損失整艘船的商品,可不是一般人能賠得起的價格。


「我們這次的目的地是北邊的T市港口,途中會經過S市和Q市。出發後先停靠在Q市港口,回程再停S市港口。」藍河向葉修、黃少天、包子和唐柔解說,「我們這種小貨船比一般的大船快,大概三到四天就會回來,途中就麻煩你們注意海面上有沒有什麼狀況。」

「沒問題。」葉修回答,向藍河要了一張船的平面圖,開始分配每個人守備的位置和輪班的時間。

「通常劫船的人會偽裝成漁船或其他小船靠近,因此首先要注意到有沒有異常的能量波動,如果感受到的波動變複雜了,代表不只我們發動能量武器……」

葉修特別留點時間指導包子和唐柔,黃少天在一旁覺得無聊,先到分配的位置站崗了。


小船的船速確實比較快,黃少天站在甲板上,努力讓身體適應船的晃動。不久後黃少天戴在耳邊的通訊器突然傳出提示聲,他按下手環的按鈕,葉修的聲音就這麼傳進他耳裡。

「還行嗎,有沒有什麼不適應的地方?」葉修問。這個頻道是短期任務專用的,不過他們此時是單獨通話,畢竟有些事不太好在包子和唐柔面前說。

「還能怎麼不適應,大家不都從這種小任務累積經驗。」黃少天懶懶地回答,「就是習慣了大貨船,覺得這艘船挺晃的,其它都和平常沒什麼兩樣。」

「那就好。」

「欸等等,我說你不會是算好時間找我來當打手吧。」黃少天上午在起居室裡發了半天的呆,這才意識到這個問題,「我總覺得你接這任務之前好像就已經確定會有第四個人來幫忙了,你就這麼肯定我會答應你?」

「這倒是沒有,不過這陣子你肯定會在H市,總有機會詢問你的意見。」葉修說,「我也給過你拒絕的機會,是你自己接受的。」

「卑鄙啊!這算什麼機會,你那種說法誰會拒絕。」黃少天不服氣地說,「再說我就是想知道你的情況才跑去那種鬼地方找你,要我找到人拍拍屁股就走多沒良心,我還有一堆事沒問出答案呢。」

「這不就給你跟我相處的時間嗎?」葉修笑著說。

「靠這什麼相處時間,我還沒休息夠就被拉去做另一個任務,你倒好意思……」

「專心在任務上吧。」葉修最後提醒一句,接著切換到隊伍頻道,關心唐柔和包子去了。

黃少天碎念歸碎念,卻也不是真的想抱怨什麼。他看著海面,頓時覺得前幾天的擔心煩惱難過失落全都煙消雲散,不自覺開始哼起小調。

(TBC)

之前聽到葉清大人配的的音訊(少天叫人起床),就一直想寫葉修關人體鬧鐘的情形...
可惜葉黃目前的好感度還不夠,不能用更深♂入的方式關鬧鐘...(夠了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