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黃] 破曉08 守夜

。架空,異能者設定
。有Bug或設定矛盾還請輕拍Orz
。趕著在周末發印調,先把手上的存稿發出來
。寫完這章覺得人生真美好(?)





夕陽西下,藍橋號已經離開H市,進入隔壁S市的範圍。S市的海岸線雖然不長,卻靠著地理優勢成為國內最大的港口,加上開放外國貨船進出,因此不管什麼時候都很熱鬧。

H市和S市的交界,事實上也是上個月嘉王朝被搶的地方。搶劫「嘉世一號」的反叛組織當時把整艘船開走了,只留下救生艇載著船上所有成員,沒有人知道這批貨櫃最後被運到哪個港口。後來嘉王朝的經理崔立用船上的無線電和對方取得聯繫,經過一連串的談判之後,這艘失去貨物的船才再度回到嘉世港。

有鑑於此,葉修給自己排了一整晚的夜班,其他三人也分時段輪流和葉修一起守備。

第一個上來值班的是黃少天,他先是在甲板巡視一圈,之後爬上船艛的最頂層。除了駕駛台和通訊室之外,船艛的頂部都是戶外空間。天氣好的時候,他們得爬上裝設雷達天線的高台,那裡是貨船真正的至高點,沒有燈光的照明,也沒有玻璃窗或木板隔絕深夜刺骨的海風,卻能讓異能者直接感受海面的一舉一動。

葉修已經在上面等著黃少天,除了月光之外,這裡唯一的光源就是他嘴裡叼著的煙頭,紅色的光點忽隱忽現。

「你看好船首,我負責船尾?」葉修提議,黃少天點點頭,兩人便在高台上唯一的長椅背對背坐著,視線盯著不一樣的方向。


兩人一開始沒有交談,專心注意海面的狀況,直到黃少天連續打了幾個哈欠,葉修才終於開口。

「年輕人還行嗎?」

黃少天被葉修手上的武器猛然戳到後背,頓時跳起來哇哇叫。

「靠靠靠!我背上還有傷呢,趁人不備搞突襲算什麼?」

「這不是看你頭都快黏到肩膀上了,給你醒個神?」葉修說,「撐不住就說,我去把包子叫醒上來代替你,你明天再幫他值班?」

「不用了我還能撐,就是現在太安靜了,頭有點昏。」黃少天說。夜晚的海面有時候會有一種催眠的效果,就連資深的水手都有可能因此恍神。

「太安靜也會頭昏,你還真是個人才。」葉修說,「你最好祈禱一整晚都這麼安靜。」他其實也明白黃少天選擇第一個值班的原因,此時他們還沒離開S市的港口範圍。

「放心吧,輪到包子值班時就已經到了Q市。我聽說霸氣雄圖商會可剽悍了,把旗下空閒的船都拿去當巡航艦,要進霸圖負責的港口還得先讓他們的人上船檢查。幸好你這次是跟著我們藍溪閣的船,不然依照你們嘉世和霸圖的恩怨,這種搜查要求肯定會起衝突。」

霸氣雄圖商會是Q市底下最大的商業公司,霸圖的隊長韓文清一直以來都是葉秋在排行榜的勁敵。雙方的戰隊在模擬實戰中也經常打得不分上下,因此雖然沒結下什麼樑子,彼此也沒辦法看得順眼。

「不虧是老韓。」葉修吐了一個煙圈,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話說回來,老葉你到底要不要解釋一下目前有什麼打算?你不是平白無故接下這個任務吧。」既然打開話匣子,黃少天也不客氣地問。

「也沒什麼,就是去這幾個城市,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線索。」葉修淡淡地說。

「你要追查那批貨的下落吧?這幾個大城市都有黑市,不過你只有半天不到的時間能待在當地,還得讓當地人願意告訴你哪裡可能買得到嘉王朝的輕型鋼,怎麼想都覺得是不可能的事……」黃少天頓了一下,突然想到剛剛葉修伸過來戳醒他的武器,「你打算用你那把自製武器當餌?」

「不錯,腦袋動得挺快的。」葉修點點頭,「我這把武器確實需要輕型鋼,一個不是商會研發人員的普通異能者,也的確需要黑市的幫忙。」

「虧你能想到這種方法。」黃少天只能佩服了,「不過你不是說這把千機傘的擁有者不是你?現在沒有其他人,你可以告訴我這把武器的由來了吧?」

黃少天這一路上都在追問葉修那把奇特的自製武器,外型主要是一把傘,仔細看才發現傘柄做成槍柄的形狀,傘頭還裝著一個戰矛尖,簡直是當代藝術的巔峰之作,不知道這把武器在實戰上還能做出多少變化。

「這是我和一位朋友一起研發的武器,那傢伙叫蘇沐秋,是沐澄的哥哥。」葉修說。

在嘉世戰隊還沒成立之前,葉修和蘇沐秋本來想組成搭檔,一起接聯盟的任務過活。不過兩人搭檔能接的任務不多,因此他們花了不少時間想辦法讓自己變強。這時候蘇沐秋把腦筋動到能量武器上,希望能研發出一把結合所有武器優點的兵器,不過這也等於使用者必須熟悉所有武器的操作方式,所以縱使他們研發出來了,卻還沒有能力駕馭它。

「之後訓練場老闆陶軒準備開一個專門做武器材料的商會,我們就被招募去嘉世戰隊,這把武器就被暫時擱下了。」葉修頓了頓,沒注意到手上的菸掉了一大塊菸蒂。

「我怎麼沒聽過這個蘇沐秋的名字,他後來進研發部門了嗎?」黃少天好奇地問,「再說這把武器也算是你們兩人共同的心血吧,你要是把這個千機傘當誘餌,肯定會讓許多人注意到它的存在,你那位朋友願意嗎?」

「沐秋也沒辦法說願意或不願意了。」葉修淡淡地說,「他死了,死在一場意外。我知道他會理解我的決定。」

「你那位朋友死了?」黃少天怔住了,他忍不住回頭望向葉修的背影。因為要是沒記錯的話,葉修前一任的副隊長吳雪峰最近也……

「我知道你還想問什麼,吳雪峰也死了。」葉修說,他的手指突然被燙著了,終於注意到久未抽的菸已經燒到末端。
「那天他突然約我到嘉世大樓附近見面。我在那裡遇到埋伏,回擊的時候忽然有人從上面掉下來。」

葉修直接用手夾熄了那根菸,卻沒有多少痛覺。

「矛尖刺上吳雪峰的背,留下一大條割痕。等我回過神來他已經死了,腦袋直接撞上地面,當場斃命。」

葉修不是沒有殺過人,在一些攸關性命的任務上,他的却邪也沾過不少人的鮮血,可是沒有一個死者能讓他這麼印象深刻。那張熟悉的臉孔已經無法保持原貌,唯一能辨認的是那雙眼睛。曾經意氣風發的眼神已經不在了,瞪大的雙睛只剩下恐懼和憤怒。

「雖然致命傷不是那條割痕,可是我攻擊一個失去能力的普通人是事實,所以還是被關了好幾天。」葉修繼續說下去,語調像是在說別人的故事,「陶軒把我弄了出來,和我談了一個條件……」

「這就是你退役的原因。」黃少天輕聲地說,「可是整件事太奇怪了,難道都沒有監視器什麼的拍下當時發生的事嗎?」

「事情發生在嘉世大樓附近,可是當天的錄像全部消失了,沒有人能證明我的清白。」

「嘉王朝肯定有問題。」黃少天說,不過他知道現在不是解謎的時候。先是失去一起打拼的朋友,再來失去共同奮鬥的戰友,葉修此時的心情肯定不太好受。

「你小心點,說不定我專門剋死朋友。」注意到黃少天似乎準備安慰自己,葉修只是用蠻不在乎的語氣說著,「詛咒期限短則五年,長則十年,咱們認識也快滿八年,你大概只剩兩年能活了。看在我洩漏天機的份上,保險受益人記得填我的名字啊。」

「靠靠靠有人這麼直接咒死朋友的嗎?再說保險受益人我只想填親屬和配偶,你倒是說說你跟我算哪個選項?」黃少天跳起來喊著,突然想起上次的意外,「哎唷,該不會你上回差點壓死我的事就是這個詛咒生效了吧?我就說這肯定是超自然現象,平時哪有這麼巧合的事……」

「大概吧,怕我咒死你的話就離我遠一點。」

葉修慢吞吞地把手上的菸灰拍掉,猛然轉身看向身後。原本預期會欣賞到黃少天跳著退後幾公尺的優良反射神經,卻沒想到黃少天待在原地動也不動,睜著眼睛直直地看著他。

「老葉你幹嘛突然回頭?」黃少天疑惑,突然緊張了起來,「難道出事了嗎,我怎麼沒感覺到有什麼動靜?」

「你……先冷靜,沒事。」葉修制止激動的黃少天,「只是看你嚇跑了沒。」

「我?我怎麼可能被這種事嚇跑?我可是聯盟排名前五的人,要取我的命可沒這麼容易。」黃少天鄙視葉修一眼,「說不定我會是你最長壽的朋友,你得好好珍惜我。」

葉修愣了一下,忍不住笑出聲……這人還真有自信啊。

「蘇沐秋當年的實力和我不相上下,吳雪峰成名時你還只是藍雨的候補呢。」他不禁想提醒這個事實。

「那又如何?你這是要放棄所有朋友,獨自隱居山林嗎?哎唷我都忘了你這個臉T也沒多少朋友。」黃少天同情似地拍拍葉修的肩膀,認真地說,「我跟你保證,就算全世界都被你咒死了我還是會好好活著,你儘管放心吧。」

「這麼有信心?」葉修一臉懷疑地看著他。

「那當然。」黃少天重新坐好,翹著一隻腳得意著,「就算死神要來抓我,我也會逮到機會逃回來。你看上次公告欄那個意外不就沒害死我嗎?」

「那是你自作自受的蠢事,我要是閻王也不忍心讓你死得這麼蠢,放你回來死得壯烈點。」葉修冷冷吐槽。

「你妹的你又詛咒我,算了算了不說了,給我專心注意海面,我們還在進行任務啊。」黃少天本來還想說些什麼,突然意識到他們已經分神有段時間了,連忙叫葉修回神。

「我一直都很專心,是有人一打開話匣子就說個不停。」

黃少天哼了一聲,閉上嘴巴不說話了。四周又恢復安靜,只剩海浪拍打在船板上的聲音。


葉修重新點燃一根菸,靜靜地抽了一口,腦袋回想兩人剛剛的談話,最後停留在黃少天那一句:『你得好好珍惜我。』
這傢伙……知道自己說了多奇怪的話嗎?

有些事不適合在這個時間點捅破,葉修搖搖頭,臉上的表情卻帶著笑意。他本來覺得這些破事能不能查明白已經無所謂了,不過黃少天這席話突然又讓他獲得動力。

畢竟有人千里迢迢追來,始終相信自己的清白。
他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人失望。

兩人原本坐在長椅的兩端,葉修忽然向後挪了身子,他們的身體就這麼背對背貼著。

「老葉你幹嘛?」黃少天嚇了一跳,本來打定主意整晚不說話,卻還是破功了。

「讓你靠著舒服點,省得你打瞌睡歪了脖子。」葉修回答,主動把後腦輕輕靠向對方,頭髮發出輕微摩擦聲。

「誰打瞌睡了?你才該擔心自己能不能整晚都醒著,老人家撐不住就該求救……」
黃少天不滿地碎念著,卻也沒有移開的意思。兩人緊貼著彼此交換身上的熱度,逐漸暖和被海風吹得冰冷的身體。

他們看不見彼此的表情,卻都覺得對方肯定帶著笑容。


(TBC)

這裡的船都是貨櫃船,船體結構敘述有誤還請輕拍…雖然找了一些資料,也去港口照了不少照片,畢竟還是一個大外行Orz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