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黃] 破曉10 變化

。架空,異能者設定
。有Bug或設定矛盾還請輕拍
。希望能趕上CWT八月場Orz
。趕著在周末發印調,先把手上的存稿發出來
起重機的搖臂吊桿在貨船和碼頭兩端來回移動,絞車工忙著操縱吊鍊的起降,幾個大貨櫃才剛從船上被移到碼頭,空下來的位置又被新的貨櫃補上。藍溪閣的貨船正進入最後的盤點工作,暫時沒有人理睬剛回到船上的四位異能者。

包子去甲板欣賞貨船的裝卸工作,葉修和黃少天陪唐柔到空地測試新武器,不過畢竟整晚都沒闔眼,葉修指點幾下後就放任唐柔和武器自行磨合,決定和黃少天去起居艙稍作休息。

「老葉老葉現在該怎麼辦?看來你們嘉世遺失的那批貨不會在北方的港口,那我們明早去T市不就沒意義了?」

他們從升降口慢慢爬下船艙,一路上黃少天還喋喋不休地念著。

「看著辦吧,現在說這些也沒意義。」葉修倒是回得輕鬆,事實上他現在只想趕緊找個地方補眠。

「這批貨也不可能往南方走,我們隊長也在第一時間把所有人都派去搜索了,那些人還能停在哪個港口?」黃少天還在認真推理呢,絲毫沒有注意到葉修搖搖晃晃的身體正往他靠近,「我說你有沒有考慮……我操!老葉你怎麼了?」
黃少天推理到一半,被葉修冷不防靠上來的重量嚇了一跳。他連忙拉住那個失去重心的人,正想大罵葉修怎麼突然嚇人,卻發現這人已經閉上眼睛,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臥槽,你就這麼睡了?」黃少天傻眼了,就叫這老人家別通霄硬撐,這下報應來了吧?不過現在走道上空無一人,黃少天怎麼看都覺得收拾殘局的人只能是自己了。

幸好起居艙距離不遠,黃少天把葉修一個手臂抬起來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另一手抓牢葉修身體,開始半拖半拉地慢慢移動這──除了葉修本身的體重之外,還要加上那身防護衣、盔甲和武器的重量,黃少天頓時覺得自己需要打開能量環,不過要是連扛個人都得依賴能量液就太丟人了,最後還是放棄這個念頭。

「怎麼回事?」黃少天扛人扛到一半,唐柔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身後,語氣驚訝。

「沒事沒事,只是有人直接在走道上睡昏了,我去把他安置好。」黃少天連忙向唐柔解釋。

「需要幫忙嗎?」唐柔問,很是擔心地望向睡著的葉修,臉上驀地露出微妙的表情。

「讓一個姑娘家幫忙拖個男人多不好意思,我一個人就行了,妳等下幫我開個門就好……」黃少天沒注意到唐柔的異狀,逕自說著自己需要的幫助。

唐柔眨眨眼,隨後點頭說好,走在前面幫忙打開男生房的門,讓黃少天拖著葉修磕磕絆絆走進去。

好不容易挨到床邊,黃少天扛著人坐在床上先喘口氣。葉修的手臂還跨在黃少天的肩膀上,他正想移開對方的手,卻突然意識到葉修整個人都貼到他身上,幾乎是把自己環抱著,鼻子的呼氣弄得他的脖子癢了,

一股熱氣忽然從黃少天的脖子延伸到耳朵,他猛然站起來,失去倚靠的葉修搖搖晃晃地倒在床鋪上,發出不小的碰撞聲。

「哎呀我忘記這裡的床是硬鋪,老葉抱歉啊……」黃少天連忙轉身解釋,卻沒想到葉修還是閉著眼睛,上半身呈大字型攤在床上,好像天塌下都不能阻止他的睡眠大業。

「怎麼這幾天一直看到你睡著的模樣。」黃少天頓時鬆了一口氣,忍不住嘀咕。想了想還是把葉修安頓好,順手扯了一條薄被幫對方蓋上。

自己一個任務幾十萬身價的人在這裡幫人蓋被子,黃少天又罵了幾句葉修你大爺。罵著罵著卻注意到對方眼窩下的陰影,心裡突然覺得難受。

他想起幾年前在嘉世貨船上發生的事,那時候還叫葉秋的嘉世隊長跟魏琛溝通完畢後,立刻抓著他到船首甲板。
『小朋友……好吧,少天是吧。』葉秋看見他的臉色,立刻改口,『出過正式的任務嗎?』

『沒有,不過魏老大說我已經可以跟著小貨船出航了。』黃少天驕傲地說。

『那好。我們沒人可以當你的保母,你就跟著我行動吧。』葉秋笑了笑,『珍惜這個機會啊,可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在我身邊學習。』

那有什麼了不起?黃少天在心裡碎念,不過還不敢把這些念頭直接告訴嘉世隊長。接著他看著葉秋對通訊器喊了一聲上工了,臉上立刻換了一個表情,那是一種帶著自信和認真的神情,彷彿所有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乘風破浪,無所畏懼。黃少天站在葉秋身邊,不禁也挺直背脊。


『你喜歡當異能者的感覺嗎?』

值班時間結束後,葉秋遞給他一瓶飲料。

『當然喜歡,不喜歡我怎麼會站在這?』黃少天滔滔不絕地回答,喜歡的理由從拿武器很帥到體能提升的感覺很棒等等,直到再也說不出其他答案,葉秋才笑著揮手制止他,難得耐著性子聽他說完一長串話。

『喜歡的話,就好好享受。』葉秋說,卻忽然換了一個認真的表情,『有沒有想過,要是你偷襲我的那一劍我沒躲開,會造成什麼情況?』

『騙人的吧,你怎麼可能躲不過那一劍?』這是黃少天第一個反應。

『要是我手上沒有武器呢?要是通訊器正好開著,我沒聽見揮劍的聲音呢?』葉秋說,『你會用能量武器,殺了一個沒有反擊能力的人。』

黃少天沒有說話,他當然知道這會是多嚴重的事。異能者不同於常人的武力和體能是一般人最大的恐懼來源,即使異能者的制度行之有年,還是不少人避之唯恐不及。因此他們只對擁有能量武器的人出手,就怕出了什麼事會破壞表面的和平。

『你的劍是用來守護,不是用在傷害。』葉秋淡淡地說,『守護你的商會、夥伴,和一切你想守護的東西。但絕不是用在無意義的傷害或殺戮。』


『對不起。』過了好久他才這麼說。

『下次想切磋的話,直接說就好了。』葉秋恢復那討人厭的笑容,『自己上門討虐的,我沒有拒絕的道理。』

『靠這麼囂張,那就現在立刻馬上!』黃少天拍桌。


這麼多年過去了,黃少天逐漸從新秀爬上排行榜的頂端。即使聯盟的新人不斷出頭,葉秋也已經從黃少天必須仰視的大神轉變成平起平坐的對手,可是他心裡依舊把葉秋當成永遠的目標。

佩服、對強者的欽慕和不服輸的心情讓黃少天努力拉近和葉秋的距離,或許這樣的追逐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變質,到最後他也不想探究例行的對戰是出於競爭還是想念。事實上黃少天也不在乎真相,只要葉秋還站在他面前,他們就是最好的對手和朋友。相知相惜,僅此而已。

直到葉秋退役。

黃少天從沒想過葉秋消失時自己會是什麼心情,一個以為永遠都會在某處等著自己挑戰的人不見了, 他比任何時候都還難以保持冷靜,更何況那人還是葉秋,一個無法用單一詞彙定義的存在。

直到那時候,黃少天才意識到自己或許比想像中還在乎葉秋。

然後「葉秋」回來了,用回他的真實身分葉修,這讓黃少天驚覺自己這些年對葉修的了解實在不多。而現在葉修面對的也不是實扎實打就能解決的問題,不知道葉修還要再經歷多少困難,而自己又能幫他分擔多少?

可是即使身陷困難、即使榮光不再,眼前這位還是他認知中的那個人,永遠自信、帶著慵懶的笑,說著沒下限的話,卻比誰都還要認真執著。

曾經告訴他這些道理的人,怎麼可能做出那些被指控的事?


「算你幸運,你這輩子有辦法交上我這朋友是你三生有幸,最好趕緊找到什麼線索,之後我可沒辦法幫你了。」

黃少天自個碎念,坐在床邊盯著葉修的睡臉發呆了好一會,突然意識到不太對,立刻從床上彈離好幾公尺。

「靠靠靠一個臉T有什麼好看的?哎突然想到船長那裡好像有什麼事啊我先走了……」黃少天這些話也不知到要解釋給誰聽,只見他立刻打開艙門,連跑帶奔地離開。


黃少天離開後,葉修立刻睜開眼睛,剛才的氣氛讓他連翻身都不敢,只好努力憋著不動。而現在,終於獲得自由的葉修第一件事卻是摸上自己的臉,說出肯定會讓黃少天吐血的話。

「哥有這麼帥,值得被看這麼久?」


懷裡的氣味還留著,葉修臉上勾著笑容,卻是認真思考自己對黃少天的感覺。

葉修一開始對黃少天沒什麼特別的感覺,首先覺得藍雨這位未來新星相當有膽量,才敢在嘉世的地盤偷襲隊長。第二個感想則是這小子很吵,吵得他忍不住把沒下限的那一面直接展示給這位後輩,沒想到反而讓彼此敞開心胸,成為未來互噴垃圾話的最佳夥伴。

直到開口問對方是否喜歡異能者,他才從這傢伙滔滔不絕的話語中感受到滿滿的熱情。

是的,熱情。這年頭當異能者的原因什麼都有,黃少天幾乎把所有正面的理由都包辦了,但葉修看得出來這個少年並不是舌燦蓮花,而是打從心裡喜歡異能者的一切。

套一句魏琛的話,這是個還沒受到汙染的苗子。等黃少天經歷實戰,理解異能者的風險和無奈,或許就沒這麼喜歡這個身分。

直到魏琛退役前,他們的對話總是不知覺繞到黃少天身上。葉修每次都問魏琛那小子被你的下限汙染了沒,魏琛每次都罵了好幾聲才回答哪這麼容易被汙染,垃圾話倒是學了不少。

也許就是從那時候開始,他漸漸在意黃少天這個人的存在。

幾年後魏琛退役,藍雨招了一批新血補進戰隊,正好遇上異能者反叛組織「黃昏」最猖狂的時候。一連串的海上搶劫讓所有商會人心惶惶,每次出航都得祈禱不要遇上這些兇惡的異能者。那陣子很多人死傷,就連藍雨都有好幾個前輩殉職,直到沿海的所有戰隊聯手,經過幾次設陷阱包圍之後,這才讓「黃昏」慢慢地消失在海上。

最後一次開戰,嘉世到G市港口支援。那時候黃少天已經是擁有兩、三年經驗的異能者,當年追著他求戰的少年已經成為成熟的大人,葉修不由得開口問黃少天是否還喜歡異能者這個身分。

經過同伴死亡、異能者相殘,黃少天的眼神卻還是沒有改變。

『當然。要是沒有我手上這把劍,我要怎麼守護我想守護的東西?』黃少天當時鄙視他一眼,『臥槽,告訴我這些的不就是你嗎?別說你已經老人痴呆忘了曾經說過什麼,我當年可是被教訓得一愣一愣的……』

葉修笑了,慶幸在這個混亂的時刻,有些人的光芒依舊純粹。


後來局勢恢復太平,戰隊回歸各自的商會,葉修和黃少天維持一年見幾次面的頻率,平時偶爾用網路聯繫,和其它戰隊的朋友沒什麼不同。直到黃少天發現嘉世戰隊的氣氛不對,每次見面總免不了碎念幾句,平日聯絡的次數也變多了,葉修這才感覺這傢伙是認真擔心自己的,無關戰隊的利益或其他。

或許是這樣,被嘉世逼退役的時候,葉修不由自主想到那個吵鬧的傢伙。公告欄上的廣告單,是葉修離開前請蘇沐澄幫忙釘上的,他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還要在危急的時候做這些額外的事,可是他卻想賭,賭黃少天會不會發現這個不經意的暗號。

事實證明黃少天發現了,當葉修在黑市看到那個鬼祟的身影,就知道這傢伙不屈不撓地追上來了,就像他們之間的實力差距,一點一滴,連心與心的距離也逐漸縮短。

葉修知道自己對黃少天的感覺已經開始變化了,他知道對方或許也有同樣的心思,只恨此時沒辦法戳破。

葉修嘆了一口氣,覺得無比羨慕自己剛才勾在黃少天肩膀上的手。


(TBC)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