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黃] 破曉11 曙光

。架空,異能者設定
。有Bug或設定矛盾還請輕拍





凌晨時分,又輪到值夜班的時候。葉修叼著一根菸,在高台上慢慢等待下一位值班的人,心情似乎很好。他聽見升降口的樓梯傳來動靜,正想等那人上來後嘲諷幾句,卻沒想到出現的會是唐柔。

「妳怎麼上來了?」葉修驚訝地問,「那個很吵的傢伙呢?」

黃少天還沒決定好要用什麼假名,幸好他的個人特徵鮮明,唐柔和包子都知道葉修在說誰。

「他和我調時段了,說要守最後一班。」唐柔回答,手上還端著一個冒著熱氣的馬克杯。這讓葉修想到以前值夜班時,蘇沐澄也經常幫他送上一杯熱綠茶醒神。可惜唐柔立刻就著馬克杯喝了一口,打碎葉修的期望。

「喝熱水嗎?」或許是看到葉修失望的表情,唐柔笑了笑,舉起另一手拎著的保溫壺。

「謝謝。」葉修感激不盡地接過保溫壺,唐柔捧著馬克杯在長椅的另一端坐下。

「到目前為止的感想如何?」葉修問。

「還行。」唐柔回答,「可惜還沒有機會用到能量武器。」

「別急,真正的實戰可不是鬧著玩的,妳得先熟悉在船上的感覺,打鬥時還要小心不能弄壞船,否則什麼都沒了。」葉修說,「要顧慮的東西太多,不是一股腦向前衝就可以了。」

「知道了。」

唐柔微笑,虛心接受葉修的指導。她其實是某個大商會老闆的女兒,外表清新亮麗,以至於很多人會忽略她內在那顆不服輸的心。唐柔喜歡嘗試各種挑戰,她從不怕辛苦,只怕站在頂端的空虛,因此要是有項東西再也沒辦法有新的變化,她很快就會對那項事物失去興趣。

即使很早就知道自己在操作能量武器的天份,唐柔也對成為異能者也沒有多大的興趣。應徵訓練場的工作,事實上只是想讓自己轉換心情,偶爾幫陳果測試武器和測驗系統,覺得異能者不過如此。

不過在葉修應徵管理員的那天,她親眼看著這個人如何和他的能量武器一起完成測驗,不管是和能量武器的同步率、控制能量液的能力都非常高超,測驗成績完美得近乎不可思議。

『畢竟這套測驗系統是我做的。』葉修當時只是這麼說,氣得陳果當天晚上就慫恿唐柔向他挑戰。

沒想到挑戰結果卻是一面倒的慘敗,可是唐柔不在意,她終於找到一個可以繼續挑戰的目標。

「你那位還不肯透露名字的朋友,是不是也是一位高手?」唐柔開口詢問。

「比我還差了一點,但也是聯盟排名前幾名的常客。」葉修不怎麼謙虛地說,「有空讓你們打一場?」

「你果然不是普通人。」唐柔依然笑著,她早就猜到葉修這種實力的人不可能只是有天份的初心者,「你和你那位朋友感情真好。」

葉修和黃少天離開後,唐柔改變主意去起居艙拿點東西,正好撞見黃少天拖著葉修的這一幕。她本來想幫忙,卻沒想到葉修突然朝她眨了一眼,又繼續閉上眼睛裝屍體。

她想不透這麼做的意義,不過良好的教養讓她保持沉默不多問。


「果果說那人很欣賞葉秋,她很難得遇到現在還願意相信葉秋的知音。」唐柔說。

「妳如果想在他面前說這些話,記得先戴副耳塞。」葉修說,「他要是沒講出超過五分鐘的反駁言論,我就跟他姓。」

「呵呵。」唐柔沒有多說什麼,因為葉修雖然說得嘲諷,臉上卻是帶著笑意。


天色逐漸亮了,黃少天上來換班時太陽還沒有探出頭,不過漆黑的夜已經漸漸蛻變成紫紅色的帷幕。

「哎老葉這口罩悶死人啦,以前你怎麼有辦法把這東西成天掛在臉上,肯定悶出一臉痘子。」待唐柔爬下樓梯,黃少天第一件事便是扯下臉上的口罩,大口呼吸新鮮空氣。

「我那面罩是用特殊的透氣布料做的,下次幫你訂一打,免費。」葉修大方地說,「別太感謝哥,幫全世界堵上你的嘴是歷史共業,是我該做的。」

「靠靠靠,葉修你大爺一天不損我就嘴癢難受嗎?」黃少天罵著,報復似地用身體撞了葉修的背。

「再損也沒幾天,下次見面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這倒是提醒黃少天再過幾天就得回到藍雨了,他突然沉默下來,靠在葉修的背上心裡有些慌亂。不過劍聖最不缺乏的就是冷靜,理智立刻讓他動腦思考能怎麼繼續幫助葉修。

「老葉老葉,你要不要詳細說明嘉世被劫的事?」黃少天開口,「聯盟的報告書說你們當時沒辦法使用能量武器,這是怎麼回事?」

最後他決定向葉修多套一點情報,就算之後沒辦法幫葉修出任務,好歹回到藍雨也能幫忙注意有什麼線索。

「就是這麼一回事。」即使換了一個嚴肅的話題,葉修也依舊慵懶地抽著菸,「和一般搶劫一樣,先有小型的船隻靠近,船體突然受到攻擊。這時候我們忽然發現能量環故障了,沒辦法和能量武器同步,也代表受了傷沒辦法立即恢復。」

之後幾乎是一面倒的壓制,「黃昏」的異能者並不強,但多了手上的能量武器,雙方武力的差距就足以讓嘉世失敗。
「後來我和沐澄頂不住了,劉皓代替我跟帶頭的談判,讓他們把船開走。」

至於之後發生的事,他就不想在黃少天面前多談。像是陶軒在他的病床前大罵他失職,又或是當時嚇得不敢反抗的隊友背地說鬥神不過是如此。這些責難葉修都概括承受,因此他找來藍雨一起合作,想恢復嘉王朝的商譽,卻沒想到陶軒早就打算放棄他……


「我還是覺得嘉王朝有問題。」黃少天認真地說,「咱們也快把沿海的港口跑過一輪了,怎麼兜了一大圈都還掌握不出什麼證據?你覺得他們是不是把船開到S市,混進別的船隊運出國外?」

「有可能,不過崔立把那艘船交涉回來了,不像有遠航的痕跡。」

「這事怎麼這麼麻煩?」黃少天煩躁地抓著頭髮,「要是能和其他戰隊互通消息就好了,但我們是在懷疑嘉王朝,究竟有沒有人願意站在這邊也很難說,我看大概只有嘉世的死對頭霸圖會支持了,當然藍雨也願意支持你。」

「你說的算嗎?」葉修好笑地問。

「我應該可以想辦法說服隊長……」黃少天想起喻文州那張讓人摸不清想法的笑臉,突然也不是這麼肯定,心情頓時沮喪了。

戰隊隸屬商會,商會與商會之間沒有永遠的合作和對立,他們這些異能者雖然不想攪和這些商業界的勾心鬥角,遇上事情時卻也必須把商會的利益排在最前頭。即使理智上想幫葉修討回公道,但不是誰都願意冒著得罪其它商會的危險。

「哎真煩,怎麼沒人來管管這些事?馮主席還能不能再給力一點,說什麼聯盟呢,根本就是各管各的散沙……」
黃少天突然覺得憤怒和無力,他握緊拳頭,暗自埋怨為什麼葉修必須獨自面對這些事?又為什麼他只能陪葉修這麼幾天?

「這不是還有你嗎?」

安靜了好一會兒,葉修突然開口,伸手覆上黃少天緊握的拳頭。

黃少天愣了,腦袋空白了一陣,隨後心裡有萬匹草泥馬奔騰……靠靠靠葉修在搞啥?這是意外吧這肯定是意外,但誰這麼粗神經壓到別人的手都沒感覺?

他的嘴巴動了動,卻是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偏偏這時候葉修冷不防地又把頭靠上他的後腦勺,黃少天瞬間覺得自己好像不會說話了。


可是又何必多說什麼?

雙手交疊、相互依靠、彼此交心,有什麼理由能讓他拒絕這一刻的美好?

正是因為懂了,所以沉默,讓此時無聲勝有聲。


曙光乍現,葉修和黃少天不約而同望向海面。太陽慢慢爬出海平面,漆黑的夜很快就要消失了,新的一天即將開始。

兩人的掌心都冒著汗,卻沒人願意先抽開手。

「少天。」葉修忽然喚了身後的人,「你原本想提出的要求是什麼?」

「沒什麼,不重要。」黃少天難得不多說什麼。

葉修好奇回頭,只見黃少天入迷地看著天際,臉上掛著滿足的笑。


雖然情況不同,不過他的願望已經實現了。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