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黃] 與蛇共舞:吐真劑(舊版)

。HP paro,靈感來源是二芥芥和蒸炸煮燉爆炒貓焼 兩位大人的圖
。以HP的事物作為主題的短篇集,更文順序不按照故事時間軸,有空再寫成完整的故事


01.

「確定要喝?」

葉修慵懶地把手上切碎的蛞蝓丟進大釜,下方的爐火是寒冷的地牢唯一的熱氣來源,黃少天不安地搓搓失去血色的手,隨即露出無比堅定的表情。

「喝就喝吧不過是幾滴吐真劑,幾分鐘的時間而已還怕你動什麼手腳嗎?既然都答應你了,有什麼猥瑣的招式盡管放馬過來吧。」

「你就不怕我趁機套出什麼秘密嗎?」望向黃少天逞強的臉,葉修覺得有些好笑,「我可是心髒的史萊哲林。」他特地強調。

「哼哼葛來分多的字典裡才沒有害怕這兩個字。」這點黃少天倒是挺驕傲。

「那是你們該換字典了,小獅子。」蛇院的優等生嗤笑。

「靠靠靠你又叫我小獅子,我特麼都在學校待幾年了還喊不膩嗎?」黃少天忍不住抗議,「本大爺時間寶貴沒空和你閒話家常,速度把吐真劑拿來,快快快。」


02.

葉修拿出一個裝滿透明液體的玻璃瓶,朝杯子滴了三滴。

黃少天擺出無懼的模樣,豪邁地飲了一口後擱下杯子,迎上對方銳利的目光。

史萊哲林的學生嘴角上揚,在明滅不定的火焰照耀下顯得特別緊迫盯人。黃少天下意識退了幾步,身體碰一聲撞到放置藥材的儲藏櫃,惹來牆上的畫像幾聲咒罵。

葛來分多的獅子難得感到一絲恐懼。


葉修最後走到他面前,距離近得能感受到對方的氣息。黃少天覺得葉修根本不需要用上吐真劑,那深邃的眼神彷彿早已看穿他的心。

他連忙閉上眼睛,迎接葉修的第一個問題。


03.

「少天,喜歡我嗎?」

出乎意料之外的質問讓黃少天倏然睜眼,葉修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就只是安靜等待他的答案。

「……喜歡。」

黃少天回答得很快,或許是因為這個問題早就在他心中自問無數次。

若不是喜歡,驕傲的獅子怎麼甘願與狡詐的蛇共舞。


03.

「媽蛋這種事還需要用到吐真劑?你不是該問一些比較有意義的問題,譬如說霍格華茲哪裡有神秘的魔法石或消失的密室什麼的……」黃少天抱怨。

「這些事情問你會知道嗎?」葉修鄙視他一眼,胸前的男學生主席徽章閃過一絲光芒。「哥知道的秘密肯定比你多,還有什麼問題比這更有意義?」


黃少天覺得自己一定是被下了咒,才會在葉修低頭靠近他的時候主動送上自己的唇。

04.

一陣拍打翅膀的聲音忽然從他們頭上出現,黃少天用眼角餘光看見葉修養的貓頭鷹君莫笑優雅地停在大釜旁,歪頭打量桌上的杯子,最後朝著杯裡啄了幾口。

臥槽!

目睹這一切的黃少天拼命掙脫葉修的懷抱,偏偏葉修又把他的後腦勺緊扣著不讓他逃,情急之下他只好咬了對方一口。

「怎麼了?」撫著被咬傷的嘴唇,葉修很不滿地問。

「我靠快阻止笑笑啊啊啊牠正在喝你的魔藥!」黃少天慌張地指著君莫笑,雖然不知道動物喝了吐真劑會產生什麼變化,肯定不會有好事。


看見自家寵物啄水啄得不亦樂乎的樣子,葉修只是喔了一聲,轉過頭來又想繼續剛才那個吻。

「靠現在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嗎?你讓笑笑亂喝東西萬一牠變成山怪了怎麼辦,你對得起笑笑對得起父母對得起借你教室的魔藥學教授嗎?」

「吐真劑不會讓牠變成山怪,變形咒才會。」葉修皺眉,「你的變形學還好嗎?」

「這不是重點,萬一笑笑因為這樣死掉……」

「別管牠,喝點清水而已,不礙事。」

「不礙事你個……靠、你說什麼?」

「你才對不起你的魔藥學教授。」面對眼睛瞪得像家庭小精靈一樣大的黃少天,葉修淡淡地說,「喝了吐真劑,哪能讓你有這麼清醒的意識。」

黃少天用一臉臥槽老子就這樣被你蒙騙的受害者臉孔憤恨地看著葉修。

05.

「怎麼,被哥帥到說不出話了?」

「……我什麼話也不想說。」黃少天哼了一聲,拍掉對方伸來的手。

「不想說話,那就別說話吧。」葉修笑了笑,用嘴唇奪走對方一整晚的發言權。


(END)

→朋友說少天的魔藥學其實年年都得T吧(超壞)
不過哈利也是到四年級才知道吐真劑,三年級的少天不懂是正常的(?)

→這系列就是很隨性的更,想到什麼就擼什麼片段,歡迎提供主題///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