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黃] 與蛇共舞: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HP paro,以HP的事物作為主題的短篇集,更文順序不按照故事時間軸
。一個獅院新生黃少天和蛇院舊生葉修糾纏不清的故事
。修正年級:葉修蛇院三年級(14歲),黃少天獅院一年級(11歲)
01.九又四分之三月臺

作為一個Hogwarts的新生,黃少天帶著不安和興奮的混合情緒在王十字車站前徘徊踱步。

和所有麻瓜家庭出身的巫師一樣,即使行李箱塞了大釜、玻璃瓶和幾種奇怪的藥草,還有幾本耗盡他整個暑假反覆確認沒有造假痕跡的《標準咒語》、《魔法史》、《一千種神奇藥草與蕈類》等,黃少天的視線還是滿懷疑惑地在第九月台和第十月台之間游移,不敢相信其中會有通往魔法世界的入口。

月台人來人往,大多數的乘客不會在通道上逗留,黃少天羨慕地看著其它月台上演的十八相送劇碼。他身邊沒有任何親朋好友,只有一台載著行李箱和鳥籠的推車。車站警衛已經來關切過了,但他們對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沒有任何概念,只留下一句小孩子還是快點回家找媽媽。

「要是真的有就好了。」黃少天沒好氣地在警衛身後咕噥,聽著籠裡的黃嘴角鴞發出滿足的呼嚕聲,想起昨晚他費了多大的力氣才阻止院長把貓頭鷹連籠帶鳥扔出窗外──撫養他長大的孤兒院院長也不相信魔法,直到霍格華茲派去的教授在他面前親手把蠟燭變成一疊鈔票,可惜那些錢在院長簽下同意付學費的保證書之後就消失了,導致現在一人一鳥孤獨在月台上吹風的場面。

此時黃少天正猶豫要不要從行李箱拿出魔杖,或許入學測驗現在就開始了,那什麼選秀節目不是這樣演的嗎?說不定月台柱子裡躲著一群教授等著看他的表現,只要他成功把火車變形成一座學校或什麼的,柱子就會顯示一行「I WANT YOU」,然後教授們會從柱子裡走出來,搶著當他的導師……

正當黃少天樂陶陶地幻想一群老頭為了爭取他而大打出手的時候,一名黑髮少年帶著一位漂亮的女孩朝這裡走來,他們的推車上載了兩只大皮箱,上面還有一個漂亮鳥籠。

這年頭沒多少正常人會把貓頭鷹當成寵物養的,黃少天看著他們的眼神就像溺死前忽然看見浮木一樣,立馬衝到他們面前劈頭問他最迫切的問題。

「喂喂喂你們知道哪位導師比較好嗎?有沒有什麼評鑑手冊可以瞧瞧?」
「啊?」黑髮少年和女孩同時呆住。


黑髮少年花了好一陣子才弄懂黃少天的神邏輯,他沒有馬上告訴對方要怎麼走到九又四分之三月台,而是有禮貌地請黃少天給他一點時間──然後和女孩一起遮著臉抱著肚子對著牆壁笑了五分鐘。

笑屁笑啊還在當事人面前笑是幾個意思別以為背對我我就不知道你們在笑誰了啊啊。

黃少天好想把這兩個人踹下月台,但這樣他就不知道路了,於是他耐心等到他們都笑完了,黑髮少年才指著第九月台和第十月台的中間說:「衝進去。」

「……你還是繼續笑吧,臉憋得跟苦瓜一樣醜死了。」黃少天看對方那要多扭曲就多扭曲的表情實在有點痛苦,沒想到黑髮少年又開始面壁狂笑,讓黃少天在心中連罵靠靠靠,叫你別憋著也不是要你笑得這麼歡快。

黃少天放棄了,就讓那人自己笑去吧,再跟他糾纏下去自己就是個傻逼。於是黃少天改去研究黑髮少年指的那個路障,但他用手戳了半天那面牆還是不動如山,忍不住想著自己是不是又被坑了?

「喂你說的往前衝要怎麼衝,有規定步伐大小和速度嗎?是要迎面衝進去還是從旁邊呢……」

面對黃少天聒噪的詢問,黑髮少年也有點招架不住,決定親自示範。

「看好了。」少年推著自己的推車,和女孩大步走向月台之間的路障,忽然從黃少天眼前消失。

嗯,真的沒騙人。

黃少天點點頭,對黑髮少年的印象分數好不容易又回到正數。不過他看著空曠的月台,忽然意識到自己又變回一個人……

「靠靠靠人呢人呢人呢怎麼不見了?你這只是示範而已你還沒教我怎麼走啊!」黃少天著急地拍著牆面,喊得聲嘶力竭哭天嗆地。


或許是老天爺聽到黃少天的心聲,又或是黃少天的哭喊聲連牆的另一邊都聽得一清二楚,總之少年又穿牆回來了,像看個傻逼一樣問黃少天怎麼還在這裡。

「靠你好意思問你分明什麼都還沒說什麼都還沒教啊……」黃少天簡直要哭出來,他還不知道通過要訣是心裡不能害怕,所以怎麼撞都撞不進另一個空間,額前都快腫出一顆饅頭。

黑髮少年抓抓頭,「不然這樣好了,你在前面推著推車,我在後面推你,你閉上眼睛往前跑,忍一下就過了。」

「真的這麼簡單?一下子就結束了?」黃少天有些懷疑。

「嗯,是人都有第一次,哥帶你體驗一下就懂了。」黑髮少年搭著肩膀露出親切微笑,黃少天感受到背部傳來的壓力,機警地閉上嘴巴。

「記住,千萬別怕。」黑髮少年讓黃少天把推車移到路障的正前方,囑咐黃少天待會用小跑步衝進裡面。

「等等,牆的另一邊是什麼?會不會我衝過去剛好滑進巨龍的嘴裡什麼的,我聽說那個什麼古的銀行裡真的有一頭龍……」

「我們要搭火車去學校。」黑髮少年不耐煩地打斷黃少天,他已經意識到對方的話癆,「準備好了嗎?」

「等等等等,停──!」

黑髮少年好不容易才忍下揍人的衝動,看見黃少天睜著一雙明亮的眼睛回頭望向他,「差點忘了問你的名字了,你看起來比我大一些,已經被分到哪個學院了嗎?」

好吧,至少還是個有意義的問題。

「葉修,史萊哲林三年級。」黑髮少年報上自己的姓名,要不是視如親妹的蘇沐橙要求回來看看這小子的情況,一般來說葉修不會特別去攪和這種事。

雖然他確實有點在意。

一個看起來什麼都不懂的麻瓜新生,身邊沒人陪伴,行李箱也小得可憐……或許也是翹家來念書的學生?
出自某種同理心,葉修難得好心想幫陌生人一把,不過黃少天並不知道葉修的想法,他正忙著讓身後這位史萊哲林後悔自己的同情心過度氾濫,簡稱為作死。

「哦葉修這名字不錯啊。我叫黃少天,還不知道自己會被分到哪個學院,不過我聽說史萊哲林的學生特別奸詐狡猾還專門出黑巫師……臥槽你不就是史萊哲林?但你沒這麼壞吧看起來人還挺好的,不過還是警告一下我現在可是知道你的名字了,你要是陷害我的話我知道該找誰算帳啊啊啊啊靠靠靠……」

冷不防被推一把的黃少天夾著髒話和慘叫聲消失在牆的這一側,葉修收回做案的雙手,覺得這人果然太煩了。

(TBC)

之後可能會再修一些,剛開始黃少天會有點小白(畢竟才11歲),不過機會主義者的那一面很快就會出現了

(每篇都放一點設定)
。黃少天
葛萊芬多一年級新生
麻瓜出身,在孤兒院養成跟誰都能說話(孤兒院的人口流動率高)和機會主義者(專長是搶食物和搶被子)的性格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