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黃] 來看視頻吧

。1728章的衍生腦洞,上一篇〈戰鬥視頻〉的後續
。副標題是「我眼中的全職結局」(大誤
。喻隊專業助攻





黃少天是第一個離開會議室的選手。

拷貝完國外選手的視頻資料,入選國家代表隊的選手們個個鬥志高昂,沒人想和壓軸登場的領隊多說幾句。混亂中黃少天就這麼開門走了,其他選手見狀也不客氣地跟進。

國家隊隊長喻文州朝葉修笑了笑,尾隨眾選手的腳步離開,十三位選手竟然只剩蘇沐澄留下來和葉修聊天。

「少天走得真快。」好不容易跟上黃少天腳步的喻文州說。

「隊長你也聽見那誰說的話,都叫咱們拷視頻回去研究了,再待下去是等著被替換嗎?」黃少天氣憤的說。

「黃少說得是!」眾選手難得如此認同黃少天。

在葉修出現在會議室的當下,所有人(蘇沐澄例外)都感受到萬匹草泥馬在腦海奔騰──媽蛋要退役就退得俐落點,誰准你升級成領隊?

礙著明早還要訓練,眾選手倒是沒花太多時間抱怨他們的領隊,站在電梯前小聊一下就散了。四個玩戰術的決定到集訓室研究視頻,李軒去參觀集訓中心,唐昊早就沒跟著他們。輪回的周澤楷和孫翔還站在原地拿不定主意,看著樓層介紹皺眉。

「我在這裡等沐澄,你們先走。」楚雲秀想約好姐妹逛街。

「電梯來啦速度速度,要去哪層樓吱個聲,不然我只按宿舍樓啊。」黃少天主動招呼大家進電梯間,顯得特別活躍。

「黃少今日不尋常啊,剛剛激動得都快跳上桌了,見到咱們興欣的舊隊長這麼興奮?」等黃少天安頓好電梯的乘客,待過藍雨的方銳忍不住開口。

「你妹的誰興奮了,是快氣暈了好不。」黃少天反駁,「沒聽見葉修還能上場嗎?這下分母從十三變成十四了,你有空算算自己的上場機率?」

黃少天這番話讓電梯裡的選手們都安靜了,還真有人開始在心中默算。

「誰也不准讓葉修上場!」,張佳樂忍不住吼了,「沒有葉修,我們照樣會是世界冠軍。」

「哎唷不提差點忘了,恭喜你有機會沾光拿冠軍啦。」終於找到時機嘲諷的方銳順口就是一句。

「我操你說誰沾光了?」張佳樂不顧前面還擋了周澤楷和孫翔,尋了縫隙就沖著方銳罵。

電梯裡頭的人開始吵鬧,不禁讓人懷疑這些人作為隊友到底有沒有問題。黃少天跟著吵了幾句,宿舍樓一到卻率先離開,倒也沒戀戰。


選手宿舍也在集訓中心,畢竟是國家級的比賽,競技總局也不吝嗇,在集訓期間給了每人單間的宿舍,就怕隊友作息不一致影響到戰績(眾選手一致認為這是給張新傑的福利)。

這時候沒有其他人,黃少天在空蕩的走廊找到房間刷卡進門。房裡只有簡單的傢俱,床、桌椅和衣櫃,行李的東西已經在開會之前拿出來安頓好了,事實上也沒什麼好整理。黃少天也不過想找個地方冷靜一下,怕自己一個沒忍住就沖去揪著葉修的領子大罵。

大家都說黃少天是個重情義的人,所以魏琛退役後,他花了很久的時間才適應索克薩爾的新操作者;所以即使于鋒從藍雨轉去百花一年半了,他還是不習慣和昔日隊友為敵;所以在知道葉修當年被嘉世逼退役的情況後,他就不曾真正拒絕對方的請求。哪怕是冒著被認出的危險去網吧,哪怕是有損身分的開小號幫忙刷副本……

在興欣迎接冠軍的那一天,當觀眾席的職業選手們還在為那6.5秒發愣時,黃少天已經率先跳起來給予掌聲,興奮得像是自家戰隊得了冠軍。

在比賽結束後的第四天,興欣召開記者會宣佈葉修退役的消息,也是黃少天馬上在職業選手群主持揪出君莫笑的活動,鼓噪葉修出來說話。

『葉修出來出來出來!複出拿個冠軍又退役是什麼意思,殘害大家十年拍拍屁股就想走了嗎?不出來說個話那辦個PK告別大會也成啊,這個群裡少說也幾十個人,讓你那妖孽的散人挑完大家再走!』

黃少天的話讓職業選手們紛紛排隊附和,甚至開始吵PK順序了。

『別找了,真的退役回家了。』最後是蘇沐澄出面破壞隊形,讓職業選手群頓時死寂。

在葉修宣佈退役後的第二天,黃少天不死心地再度開啟話題,替葉修在職業選手群裡辦了一場批鬥大會。

當晚在群裡冒泡的人數創下新高,就連潛水已久的退役選手都冒出來宣洩對葉修的怨氣,畢竟葉修一人就占了四屆的冠軍,仇恨拉得妥妥的。然而這些抱怨夾雜更多的是懷念和不舍,只有呼嘯的副隊長劉皓真當是批鬥,才出來講幾句難聽話,馬上被其他選手轟得不敢吱聲。

這場批鬥大會最後變得無比傷感,討論竟然持續到半夜,直到張新傑表示他真的撐不住了,眾人才開始互道晚安。

那天晚上,黃少天看著名單上的頭像陸續黯淡,這才點開那個好幾天都沒亮過的視窗。

『最後那6.5秒太神了!你知道你那時手速多少嗎?apm764!哼哼我知道你接下來想說什麼,我家隊長才不會哭。』
『冠軍獎盃抓穩點啊,下個賽季我大藍雨可不會給你拿第五個冠軍了,讓點機會給別人行不行啊,張佳樂可恨死你了。』
『蘇妹子說你在休息,不是虛弱到要躺病床了吧,還撐得住嗎?不會這個賽季結束你就想退役了吧。』

『我操你還真退役了!這麼大的消息怎麼沒聽見風聲,我看你們老闆娘那表情挺真誠的,退役不是被逼的吧,真有狀況要說啊!』
『葉修葉修葉修!PK完再走!』
『你還真的說退役就退役說消失就消失啊,我可要在選手群裡開場批鬥大會啊,看大家怎麼罵死你。』
『葉修出來!快來群裡看大家怎麼罵你!』
『出來出來出來!看見大家對你的仇恨沒有,這可有十年份啊。至少出來說點話吧,說聲再見也好啊,還當不當咱們是朋友?』

越到後面越是暴露了黃少天對葉修的在意與關心,葉修比他大上幾歲,他一直知道會有這麼一天迎接葉修真正的退役。他不過就只想跟葉修說說話,確認對方退役後過得好不好,然後聽他說聲再見--你妹的都認識幾年了,被葉修使來喚去他都要被藍雨懷疑投奔敵營了,要求對方離開前說聲再見的權力總該有吧?

可是這人就這麼消聲匿跡了,就和那年被嘉世逼退役的情況一樣,只是這次葉修大概真的不會複出了。

最後黃少天盯著對方頭像那像哭又像笑的字跡,心一橫,在對話方塊打上一句話送出。

『保重了,再見。』

什麼話都來不及說,別說是告白,就連告別也遲了,所以最終也只能說──『再見』。

在葉修宣佈退役的幾天後,黃少天收到國家代表隊的邀請函,既高興又期待。高興的是能成為其中的一份子,期待的是他想到那個銷聲匿跡的人,或許也收到了邀請。

在選手集合的日子之前黃少天還存了這麼一點希望,一大早就拉著喻文州在會議室門口守著,直到興欣的代表蘇沐澄、方銳和霸圖的張新傑一起進門湊足十三個選手人數,他才真正打消念頭。

這失落的情緒倒也沒持續很久,因為黃少天知道葉修肯定還會繼續關注榮耀的一切,所以他反而充滿鬥志,他要葉修看著自己和國家代表隊大放異彩。

葉修在第十賽季創下的傳奇,還不是榮耀的巔峰啊……讓他後悔吧!

所以當國家競技局指派的領隊進入會議室時,黃少天的嘴巴一時間還真的找不出話。葉修又回來了,還空降成他們的領隊,硬是比所有選手還高一階。那熟悉的懶散態度,更是讓黃少天瞬間燃起怒火──媽蛋說消失就消失,說復出就復出,把他這幾天的遺憾惋惜期待失落還來啊操!

黃少天洩恨似地打開行李箱,放在桌上的手機這時候突然響了,正好他的怨氣沒得泄,看到陌生的號碼毫不猶豫地接了。

「喂你哪位啊,沒在我通訊錄上的號碼一般我是不接的,如果準備騙我親人被綁架銀行卡被盜刷就省了,老子忙著為國爭光沒空理你自己先掛吧,要是我比賽打不好你就對不起國家了你知道嗎。」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我說你講完這串話不暈嗎?」

是葉修的聲音。

「我擦是你!你啥時辦了手機我怎麼不知道?」這個大新聞讓黃少天激動了。

「以為我願意嗎?」另一頭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無奈,「老頭怕我出國又趁機溜了,辦了好讓他監控行蹤。」

「哈哈哈你家老頭英明威武啊!你這個專業失蹤人口也有這天?」黃少天忍不住大笑,找不著葉修的鬱悶感沒人比他更懂了,他要幫葉家老爺點個贊。

「笑什麼,閑著就過來我這看視頻吧。」

葉修的聲音很平淡,這下反而換黃少天沉默了……這句話怎麼聽起來有點耳熟,好像不久之前才聽過一次啊?

「我靠靠靠你還來啊,先說好這次我啥都不肯幫了,你一是自願退役沒人逼你二是掌握所有資源的領隊,你不欠人幫忙了吧。」黃少天跳起來大罵,上次熬夜幫興欣剪個人戰鬥視頻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呢,這下葉修又要他重操舊業了嗎?

黃少天的怒氣上來了,不等葉修回應,又自顧自地說了一串。

「再說你看QQ訊息了沒有,你哪次要求幫忙我沒答應,連聲再見都不說到底還當不當朋友?從那天開始我們的友誼就差不多了。領隊大人有事明天再說吧,我先掛了啊。」

黃少天索性直接掛了電話,也不想聽葉修解釋了。講完後他還真有點暈,卻有一種獲勝的快感。他承認這麼做是有些過份了,不過葉修這通電話又讓他想起自己幫了這麼多忙,對方還是一聲不吭地消失了,任誰都覺得對方沒把自己當朋友。說到底從頭到尾都是他一頭熱,葉修沒把他當成一回事。

黃少天盯著手機鬱悶了一陣子,最後歎了口氣。

回來就好。

想通了以後黃少天也不打算糾結了,他可沒忘記自己是來為國爭光的,速度把帶來的電腦裝好,準備研究今天拷來的視頻。

才剛點開檔敲門聲就出現了。葉修的聲音在外面喊著他的名字,黃少天毫不猶豫地摸出耳機戴上。

過了一陣子後黃少天在心中掙扎了一下,想了想還是摘下耳機。敲門聲還在繼續,但這次喊他名字的人變成喻文州。黃少天瞬間慌了,想到隊長找自己可能有什麼重要的事,忍不住在心中把葉修臭駡了一遍。

「隊長我剛洗澡沒聽見呢,等等我開個門啊。」

在扭開門鎖前黃少天眼皮突然跳了一下,果然開門後就看見喻文州帶著笑意站在房門前,身邊還有此時他最不想見到的人。

「剛好看見領隊在敲門,他說他整理了一些視頻,要讓你看看。」喻文州笑得自然。

「快讓哥進去吧,站門口的時間都能打兩場比賽了。」葉修跟著搭腔。

你們也掩飾一下行不行啊──黃少天悲憤了,這明顯肯定不是巧合,兩個玩戰術的好像也沒有要修飾的意思。

「隊長也要一起看嗎?」黃少天轉而求助喻文州。

「不了,王隊他們在集訓室等我。」喻文州還是微笑,把黃少天推給了葉修。

「別待太晚啊,保持精神和體力。」葉修此時竟然還擺出領隊的架式囑咐喻文州幾句,喻文州笑著答應後就離開了,留下黃少天和葉修乾瞪眼,難得相對兩無言。

「少天同志。」葉修咳了聲,「要是我在門外受涼感冒比賽指導得不好,你可就對不起國家了你知道嗎?」

「靠靠靠誰准你抄襲我臺詞!」黃少天瞬間吐血。

「還不讓哥進門?」這世上總是有人特別無恥。

「進來就進來吧,你最好真的有事來找我,要是我被你氣得狀況不好你也對不起國家。」黃少天放棄了,甩開門讓葉修進房。

「唷,這麼不甘願。」葉修笑了笑,走過黃少天身邊時突然湊近聞了一下,黃少天立馬被嚇得後彈好幾步,完全展露職業選手優良的反射神經。

「你你你你幹嘛?」黃少天一臉警戒地看著葉修,剛剛吸的那一口讓他的耳根和脖子瞬間癢了。

「還有晚餐的油煙味呢,洗得真香。」葉修一臉嫌棄。

「我操……你大爺到底有何貴幹?」黃少天瞬間脫力,這舉動根本是調戲啊!沒事湊過來聞什麼香,要是他真的洗好澡葉修又會怎麼說?黃少天在心裡想著就覺得不妙。

「不都說了,就是看視頻。」葉修亮出手上的U盤,「借用電腦啊。」

「隨便。」黃少天難得什麼話都不想說,站到一旁等著看葉修玩什麼把戲。

「不錯啊,知道哥要來就先把電腦裝好了。」葉修稱讚一聲,操作電腦把U盤的文件叫出來,還真是榮耀的視頻。

黃少天懶得吐槽葉修,目光全停留在視頻上。「國外的比賽剪輯?」他注意到玩家名稱是英文。

「國際賽有機會碰上的劍客選手。」葉修解釋。不需要他多說,黃少天已經專注在比賽上了。

「……這個劍客的三段斬不簡單,操作得很細膩,不過換作是我不會趁第二劍轉身,簡直賣血給那個盜賊……不對!這空檔肯定有招……落英式!果然是落英式!」黃少天瞬間化身成賽評,早忘了和葉修的尷尬。

看完國外選手的視頻後,黃少天意猶未盡地叨念他的心得,葉修繼續拿出第十賽季的比賽視頻,和黃少天討論國內外的差異。這場討論不知道持續了幾個小時,直到作息還算正常的黃少天不經意地打了個哈欠,兩人這才注意到時間。

「哎唷竟然這麼晚了,老葉你先回去吧,明天還要帶訓練不是嗎?」黃少天連忙開始趕人。

「哥的夜晚現在才開始。」葉修表示時間還早。

「你還是快點去休息吧,上次比賽結束後不是還差點拿不穩獎盃?你那時候簡直不要自己的手了,我還真以為你是手傷才退役……」黃少天頓了頓,覺得好像透露出自己的關心了,連忙換個說法,「再說你也不只整理劍客的視頻吧,算起來咱們代表隊還有十二個職業要處理,每個人都講到這麼晚也不好吧。」

「你當我閑啊,整理視頻給你們拷貝就夠累了,哪有空閒處理每個人。」葉修懶散地說。

「那你怎麼有空整理劍客的視頻?」黃少天捕捉到葉修的語病,這講得好像他有什麼特別待遇啊……

「沒什麼,就是整理視頻的時候看劍客特別不順眼,搜集起來指導你一下。」葉修雙手抱胸咬著煙懶懶地回答,看起來特別鄙視人。

「靠靠靠葉不修你給我說清楚看劍客不順眼和順手指導是什麼意思?我可是榮耀排名第一的劍聖,還需要你特別費心嗎?」黃少天炸了,葉修現在有領隊的身分,被這麼說感覺自己像是隊伍裡特別需要指導的,他好歹也是跟鬥神一葉之秋並列的五聖之一啊!

「是不需要特別費心。」葉修停頓一下,「只要比賽時記得別砍樹。」

黃少天立馬怒得拍桌:「走走走,沒帳號卡就跟孫翔那小子借一下一葉之秋,咱們今晚分個勝負!」

「改天吧,都這麼晚了。」葉修這時候反而搬出時間了。

「剛剛誰說夜晚才剛開始?我現在有精神了,不解決這股氣可睡不著。」黃少天這下氣得都醒了,「代表隊人這麼多,我再怎麼輪也輪不到你第一個特別關注吧,你是對我有什麼意見?被樹壓那麼一下就被你笑了整個賽季,上回特地拿我輸你的比賽片段剪成視頻的帳還沒跟你算呢,次次針對我是暗戀我不成?」

這其實也只是黃少天隨口噴的垃圾話罷了,但葉修不說話了,嘴角反而勾著笑。

黃少天這下尷尬了。「你這表情笑得我心裡發毛啊,你……不會吧?」

「不,只是笑你怎麼有自信說這種話。」葉修哼笑,「我怎麼會暗戀你。」

「我、我想也是啊!所以你要不要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處處針對我很開心嗎?朋友也經不起一直激啊!」黃少天立馬轉移話題,不想承認剛剛心中確實有一點期待。

「再說了,之前要我開小號打副本剪視頻我哪次沒理你了,說退役一句話都不留就這麼走了,回來當領隊也不通知一聲,我真懷疑我們到底是不是朋友,還是只有我把你當作是朋友?」

黃少天越講越氣,連這幾天的怨氣也一併跟葉修一起算了,卻沒想到葉修只是笑了笑,問了一句「你說呢?」

「我哪知道你怎麼想,我只知道你不把我當一回事!」黃少天吼著,把這幾年的心情也都吼上了。

喜歡上別隊的選手容易嗎?一年也才為了比賽見幾次面,平時QQ還不一定抓得到人,大部分的時候只能透過榮耀的角色幻想操作者在螢幕前的樣子。這些年來他也只能一直遙望著葉修,比賽獲勝了替葉修感到高興,注意到嘉世的小動作後替葉修感到著急,知道葉修準備復出後他也一直放在心上,看著葉修從網吧一路廝殺到冠軍,他比誰都開心。

黃少天曾經以為這樣就滿足了,一直到葉修再度宣佈退役之後,他才發現自己著急了──沒有比賽固定見面的機會、沒有榮耀的牽絆,他和葉修就是兩條平行線,葉修也不會特別聯絡他,只有他單方面以為自己還算是葉修的朋友,還每天巴望著QQ看能不能收到對方的訊息,像個傻逼似的。

想到這幾年遙望葉修的心情,黃少天頓時覺得有些委屈,頭撇到另一邊也不知道該罵什麼了,總不能把這些感覺也說了吧。

就在黃少天內心糾結的時候,葉修看了他一眼,突然間又笑了。

「要是不把你當一回事,就不會待在這了。」

在黃少天準備開口罵葉修笑什麼的時候,對方竟然就這麼湊到他面前,拿掉嘴邊的煙迅速親了他一口。

我操!

結束這個吻後,黃少天震驚得魂都飛了。

「怎麼一個吻就傻成這樣。」葉修皺著眉拍了他臉頰幾下,「哥一直以為自己搞的是明戀。」

「媽蛋你什麼時候明戀了你說說,告白有嗎?」黃少天回過神來大吼。

「少天,我喜歡你。」葉修也挺坦率的告白,還補了一句「我回來了。」

這下換黃少天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媽啊兩情相悅該怎麼辦?他這輩子只有過暗戀沒有談過戀愛,話癆的字詞庫沒有這方面的資訊啊!

「這還不是明戀嗎?」葉修笑了,伸手揉揉黃少天的頭髮。

「……我可沒說喜歡你啊。」黃少天弱弱地反擊一聲。

「你不喜歡?」葉修擺出訝異地表情看著他。

「我……靠!」黃少天吸口氣,整個人豁出去了,「我他媽的喜歡啊!不喜歡的話怎麼一直巴著你PK?不喜歡的話怎麼會在意你有沒有說句再見?」

不喜歡的話怎麼願意無償為對方做了這麼多事,不喜歡的話怎麼願意一路追著別的戰隊到冠軍賽,不喜歡的話……怎麼可能不喜歡?

黃少天越講越覺得視線開始模糊,他的眼眶或許濕了,因為葉修直接把他的頭按到自己的肩膀上,給了他一個扎實的擁抱。幾年來的暗戀經過大起大落,最後終於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得到結局。

「是是是,怎麼可能不喜歡。」葉修拍著他的後背,「突然想到我床單還沒鋪呢,今晚收留我吧,整夜都聽你說。」


隔天在張佳樂的尖叫聲之下,大家都知道葉修早上從黃少天房裡出來的消息,之後葉修也毫不忌諱,整個集訓時間幾乎沒回過自己的房間。

「你們到底都在房裡幹啥啊?」

某天方銳忍不住幫最愛八卦的楚雲秀抓了前隊友黃少天到集訓室拷問,只見黃少天在眾選手面前尷尬地咳了聲,抓抓鎖骨邊突兀的紅色區塊,顧左右而言他地回答:「還能幹啥,不就看比賽視頻?」

「靠啊!哪這麼多視頻給你們每晚看。」方銳第一個翻白眼。

「誰說沒有?今晚就給你作業,把這次聯賽所有氣功師的比賽片段都剪出來,明天驗收。」

方銳瞬間從椅子上彈起來,只見他的前任隊長現任領隊葉修站在他後面,用懶散的姿態說著可怕的命令。

「我操!」

眾選手瞬間散了,一時間假裝路過的也有,假裝檢查集訓室設備的也有,就是沒人敢直接站在葉修前面,除了直接被點名的方銳。

「少天,走了。」葉修也沒時間管方銳,伸手拉了黃少天就走。

「你這是公器私用啊!」方銳悲憤了。

「什麼公器私用?」葉修疑惑地反問,「集訓時間結束了,哥帶走自己的人自用,哪裡公器私用了?」

眾人看著葉修那副老子一身坦蕩的神情,又回頭看了黃少天,紛紛露出意味深遠的表情

「靠靠靠你說誰是你的人?」黃少天的臉皮快熟了,要不是還被葉修拉著不然他早就衝出去了。

「哎呀,少天這是逼我要在大家面前告白的節奏嗎?」總是有人的思維和一般人不同。

「滾滾滾!我才不是這個意思。」黃少天要崩潰了,媽蛋啊這下他還能在選手面前抬起頭嗎?葉修不要臉他還要啊!

「你們都滾吧!」眾選手終於忍不住把這兩人轟出集訓室,個個覺得自己的視力受到衝擊──比賽前被自己隊友閃瞎狗眼,能不能要國家賠償啊我操!


(END)


→我光是看到黃少天在會議室嚷嚷就開始腦補他守在會議室門口等待葉修出現了(你夠),其實本來沒有要寫後續,只是視頻君在結局時又刷了一次存在,又開始腦補視頻的事(原作中黃少真的沒幫葉修剪視頻啊啊)
→架構在全職完結那天就寫出來了,不過卻一直修改個不停,我的產文速度真慢啊(倒地
→最後一樣感謝閱讀!希望能得到更多葉黃小夥伴QQ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