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黃] 與蛇共舞:霍格華茲特快車

。HP paro,以HP的事物作為主題的短篇集,更文順序不按照故事時間軸
。一個獅院新生黃少天和蛇院舊生葉修糾纏不清的故事
。發生在葉修蛇院三年級(14歲),黃少天獅院一年級(11歲)的故事
。接續「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黃少天盯著藍天白雲,感受地板的冰冷,後腦勺似乎又磕出一個包。幸好他不是孤單一人,不遠處還有另一個倒楣鬼在旁邊躺屍,只是他們一個是撞人的一個是被撞的。

倒楣鬼身上還壓著黃少天的行李,嘴裡語焉不詳地念著亞歷山大還是壓力山大之類的字句。黃少天還躺在地上暈得說不出話,但很快就有人向他伸出一雙友誼之手。

「你沒事吧?」剛才跟在葉修身邊的女孩蹲在他旁邊,黃少天這才注意到女孩長得很可愛,大大的眼睛配上柔順的褐色長髮,再加上這個天使般的舉動,黃少天差點激動得想喊她一聲女神。

「抱歉啊,一時手滑。」罪魁禍首葉修幫忙把行李從那個倒楣的新生身上搬下來,道歉的聲音聽起來很沒有誠意。黃少天氣得爬起來,發現葉修這傢伙竟然在偷笑。

「再見。」葉修把黃少天散落一地的東西塞回去,自認仁至義盡了,他還趕著要帶蘇沐橙在火車上佔位,卻沒想到黃少天推著推車追了上來。

「喂喂喂那邊那個姓葉的跑什麼跑,跑這麼快是心虛還是畏罪潛逃啊,有種害人有種過來和我單挑啊!」

黃少天的聲音清楚地傳到月台上每個人的耳裡,圍觀的群眾倒抽一口氣,……這個新生進霍格華茲第一天就向史萊哲林最強的學生宣戰?

「哦,要比什麼?」葉修停下腳步,隨口反問。

黃少天想了想,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能拿什麼和一名巫師比賽,不過目前至少有一項東西是他自認無人可及的。

「咱們比念咒速度?」黃少天挑釁地說。

「好。」 葉修答應了,也好奇這個連咒語都還不懂的小毛頭能耍什麼花招,「先上火車,不然咱們要被丟在這了。」

在眾人好奇的目光之下,黃少天趾氣高揚地跟在葉修和蘇沐橙的身後,走向腥紅色的霍格華茲特快車。火車上坐滿和他們年紀差不多的學生,吱吱喳喳聊著暑假和新的學期,他們好不容易才在最後一節火車揀了一個空包廂,把行李和貓頭鷹安置好。葉修的貓頭鷹好奇地望著另一個鳥籠,伸嘴想啄醒牠的同類。

「去去去,給我住手!」黃少天連忙把兩個鳥籠分開,視線忍不住被那隻混了好幾種毛色的鳥類吸引,「我靠你這隻貓頭鷹也太繽紛了,是混種還是不小心把顏料砸在身上嗎?」

「天生的。順帶一提,牠叫君莫笑。」葉修看著笑得更開心的黃少天,懶散地說,「你是來和我比笑聲長短的嗎?」

「當然不是。」黃少天連忙止住笑容。葉修雙手抱胸挑眉,一副等著看好戲的嘲諷臉,成功激起黃少天的鬥志。
蘇沐橙在此時冷不防地喊了聲開始。

「溫咖癲拉唯啊薩。」

電光石火之間,葉修已經抽出魔杖,黃少天忽地像氣球般飄到包廂天花板下,手腳無助地在空中掙扎,眼睛瞪得比牛鈴還大。

蘇沐橙隨即高喊葉修勝利,葉修突然有種欺負小孩的罪惡感,他揮了揮魔杖,讓黃少天四腳朝天摔在包廂座椅上,發出響亮的碰撞聲。

「哎唷抱歉,這次是真的不小心的。」

葉修連忙上前查看黃少天的情況,卻注意到對方的嘴唇還在蠕動,不知道在叨念什麼。

什麼咒語這麼長?葉修揣著魔杖把蘇沐橙護在身後,好奇地湊近黃少天身旁豎耳傾聽。

「南無喝囉怛那哆囉夜耶南無阿唎耶……」

葉修愣住了,這聽起來怎麼有點像他那位麻瓜祖母每天早上在佛堂念的玩意?

「大悲咒?」他有些不確定地問,這分明是經文不是咒語啊!

黃少天得意地點頭,嘴上念的速度更快了,竟然還加上節奏和重音。

「沐澄,妳先待在這裡,我出去一陣子。」葉修神情鄭重地交代蘇沐橙,迅速離開包廂。當廂門關上的那一剎那,他們都瞧見葉修扭曲的臉孔,一陣驚天動地的笑聲從門縫傳入裡面。

「笑屁笑啊別以為你躲在門外我就不知道你在笑話我,給我進來!!!」

葉修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把包廂鎖死了,黃少天氣得用指甲撓門,留下一道道抓痕。


於是黃少天入學第一天就和葉修結下樑子,這段插曲也讓他在分類儀式進行的時候忽然受到眾人矚目,一些目睹部分經過的學生們在底下竊竊私語。

「那位就是今天向葉修挑戰的新生。」葛來分多的張佳樂在孫哲平耳邊說,「太厲害了,不知道施了什麼咒讓葉修笑個不停,你見過誰讓葉修變成這副德性嗎?」

「這人肯定是個可造之材。」孫哲平點頭。


此時黃少天還不知道大家對他的誤會,他和一群新生不安地看著被喊到名字的人坐在板凳上等分類帽的宣判。一位叫方銳的新生率先被分到葛來分多,最左邊的餐桌立刻爆出熱烈的掌聲。

黃少天很快被叫到名字,他坐上板凳,在帽緣遮住自己的視線之前飛快地掃視四周,忽然和坐在史萊哲林餐桌上的葉修對上眼。

然後葉修噗哧一聲,又開始拍桌笑。

張佳樂和孫哲平愣了一下,低頭討論究竟是什麼咒語這麼厲害,坐在另一頭的葛來芬多學生韓文清對著葉修低聲斥了一句幼稚。黃少天氣呼呼地戴上分類帽,劈頭就問哪個學院是史萊哲林的宿敵。

「我看看。」分類帽沒有回答黃少天的問題,用尖銳的聲音分析他的腦袋,「勇氣足夠,頭腦也夠機智,甚至很擅長鑽漏洞把握機會……你為什麼不想去史萊哲林?」分類帽顯然不太滿意黃少天無視他的評論,在腦海裡狂刷不要史萊哲林六個大字。

「這樣才能當史萊哲林的對手。」黃少天在心裡回答。

「想引起誰的注意力嗎?」分類帽顯然還看得出他心中更深層的想法。

「靠靠靠誰想引起他的注意力了,我這是為了捍衛自己保有自尊維持面子,總之不要史萊哲林!」

「可是你的特質……」分類帽還想說什麼,可是黃少天最大的特點就是若他不想停,別人也沒有說話的機會。

「不要史萊哲林不要史萊哲林不要史萊哲林……」



黃少天大概創下史上第一個戴分類帽最久的學生,霍格華茲眾師生盯著整顆腦袋被帽子罩住的黃少天,最後分類帽終於以疲憊的聲音喊出葛來分多。當黃少天摘下帽子的時候,大家都聽見帽子鬆了一口氣的嘆息……什麼樣的人能讓分類帽這樣費心?

葛來分多的學生開心地迎接他們眼中能打敗史萊哲林的新希望,黃少天坐在同樣是新生的方銳身邊。

「兄弟啊,分類帽為什麼把你拖得這麼久?」方銳熱情地和他握手,忍不住問出所有人的疑惑。

「哦,沒什麼,和帽子吵了一架。」黃少天簡短回答,看上去有些灰頭土臉。葛來分多的學生們敬畏地看了黃少天一眼。但等到大家熟悉黃少天的性格之後,他們在後來的分類儀式上反而對那頂破舊的帽子投予同情的目光。

……能耐著性子和黃少天吵架,真不虧是歷史悠久的分類帽啊。


分類儀式還在進行,喊到蘇沐橙的名字時,那名總是跟在葉修身邊的女孩從剩下的新生裡頭走出來,黃少天忽然發現周圍瀰漫一股緊張的氣氛。

「你們為什麼這麼緊張?」黃少天不解。

「當然緊張啊,這可是一位漂亮的妹子。」方銳吞了吞口水,表情比自己戴上分類帽的時候還要凝重。

當分類帽喊出葛來分多時,蘇沐橙獲得葛來分多最響亮的掌聲,黃少天也在那群用力鼓掌的男性之中。方銳連忙把身邊的空位讓給蘇沐橙,女孩坐下後立刻收到周邊所有人的關注。但是蘇沐澄沒有理會其它人,反而是先和黃少天打聲招呼。

「請多多指教。」蘇沐橙說完後開始呵呵笑,這讓黃少天立刻招來周圍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哈哈哈……多指教。」黃少天尷尬地笑了幾聲,雖然心裡明白蘇沐橙這個笑容的意味和葉修沒差多少,但女神笑起來還是比那張嘲諷臉讓人心情愉快啊啊啊。


當最後一位新生鄭軒被分到葛來分多之後(黃少天認出那是早上被撞飛的倒楣鬼,立刻站起來向他鄭重賠罪),擺在他們面前的空餐盤和高腳杯憑空變出黃少天這輩子看過最豐盛的食物。

「你們認為那塊褐色的東西是什麼,豬排?」鄭軒還在研究桌上的餐點。

「不不,你沒見到這裡已經有一盤了嗎?我想那應該是烤雞之類的……等等,誰把我剛才看上的雞腿都拿走了?」


一切都太美好了,趁方銳和鄭軒還在研究桌上有哪些餐點,黃少天早就把握機會把所有能搶到的雞腿通通放進自己的碗盤裡,但他很快就發現沒這個必要,被拿完的空盤又自動添加新的食物,也免去方銳為了一根雞腿找他掐架的危機。

等到所有人都吃飽喝足,杯盤狼藉的餐桌又恢復原本乾淨的模樣,馮校長上台講幾件不重要的小事之後宣布解散,新生們起身跟隨各學院的級長,準備前往他們的交誼廳和寢室。

「哎呀蘇妹子最好快點跟上前面的人,小心雷文克勞的學生把咱們沖散了啊。」離開餐桌之前,黃少天不經意地看見葉修隔著餐桌朝蘇沐橙微笑,連忙叫蘇沐橙跟上隊伍,然後挑釁似地瞪著葉修。

光是蘇沐橙被分到葛來分多這一點就足以讓黃少天維持一整年的好心情,儘管對於愛情什麼的還不太明白,不過黃少天心裡幻想以後的對象應該會是像蘇沐橙這種可愛又親切(?)的女孩。

葉修對黃少天笑了笑,彷彿不怕被人挑戰。黃少天本來還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被人群沖散的人反而是自己,只好朝葉修匆匆擠了一個鬼臉,趕緊跟上葛來分多學生的腳步。


至於黃少天理想的對象如何從他的女神蘇沐橙變成他的敵人葉修,那又是一段很長的故事了。

(TBC)

過渡章節orz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