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真遙] Symbiosis 01

2014.02
共六篇,輪流切換遙和真琴的視角
含Free第一期內容、原作小說《High Speed》第一集捏他,有捏造的中學劇情(當年動畫二期和小說第二集還沒出)
修正部分用詞

【01.七瀨遙:由習慣構築的籠】
清晨時分,仍有許多人在朦朧的睡夢中,但七瀨家唯一的居住者已離開溫暖的棉被,進行近期的例行公事。

殘留餘溫的睡衣褲被隨意放置在洗衣籃,取而代之的是單薄的泳褲。七瀨遙輕輕扭開水龍頭,坐進塑膠製的浴缸中,等待三月尚未回暖的冰冷從腳底、臀部、膝蓋,慢慢延伸至胸口。

溫差的刺激之下,皮膚不由自主地起了疙瘩,全身的器官和毛孔瞬間緊縮。遙放鬆身體,在窄小的空間逐漸習慣水溫、適應水的流動。直到皮膚慢慢恢復原狀,緊縮的五臟六腑逐漸放鬆,他才嘆了一口氣,享受不被打擾的時光。

『十歲的神童,十五歲的天才,過了二十歲就是普通人了。』

帶著疑惑的神情,當時年幼的七瀨遙望向說出這番話的祖母,而累積數十年人生智慧的老人也僅是一笑,用佈滿皺紋的手撫摸孩子柔軟的黑髮,另一手則輕貼在客廳的透明玻璃櫃,溫柔地審視其中各式的獎杯與獎牌--那些都是七瀨家獨子贏來的紀念品。如今那些花花綠綠的榮耀皆被草率收在櫥櫃的角落,再過三年多的時間,七瀨家的孩子便會成為已過世的長者所說的「普通人」,但他卻已提前讓自己過著普通人的生活。
遙不記得自己對水的熱愛是怎麼產生的,卻記得開始游泳的契機,也記得不再參加計時比賽的理由。無論如何,他愛上了水的寧靜與自由。這個世界太過喧囂雜嚷,即使一人獨居空蕩的房子,仍覺得雜音充斥,只有在水中才能隔絕噪音,也隔絕心中莫名的煩悶。

最近遙總是做著同樣的夢,夢裡他再度經歷那場比賽--與紅髮少年久違的水中計時競賽。遙依舊贏了比賽,少年甩開他的手宣誓再也不游泳的決心。然後場景轉換,他漂浮在游泳池中,任憑水逐漸淹沒自己,不打算划動手腳,試著如紅髮少年所言--再也不游泳。

沉入水底的夢縈繞多日,夢境的最後總會出現一隻手,一如既往地將遙拉出水面。即使夢中並未顯示那人的樣貌,遙心中卻有答案,而那個「答案」此時也正好拉開浴室的門,帶著碎念與噪音打擾七瀨家的寂靜。

「早安,小遙。」他的青梅竹馬朝他伸手,附帶無法讓人拒絕的笑容,於是遙知道這一天已無法得到他渴望的安寧。事實上他已經享受好幾天無人打擾的時光--橘真琴在這個假期離開小鎮,和父母弟妹一起到關西旅行多日,這大概是真琴離開他最久的一次。

「不要叫我小遙。」他將手搭上對方寬厚的掌心,附帶一句抱怨。

遙一直不喜歡別人對他喊這個暱稱,特別是真琴。這種稱呼讓他覺得他還停留在那個過於單純的時候--一心一意喜歡游泳,可以毫不猶豫地用自己最喜歡的運動勝過他人,為七瀨家的玻璃櫃增添一個又一個獎杯與獎牌。卻沒注意到這樣的天份可能成為傷人的利刃。即使遙無意驕傲,但他的天份確實讓他人的努力相形失色。

遙再也沒有看見那位紅髮少年,彷彿那場比賽就是對方消失的原因,於是他也捨棄游泳競賽,退出游泳部,回應少年對游泳的絕望。

遙從未告訴真琴關於他與松岡凜的那場比賽,這是他的事,真琴不必背負他的罪惡感,還是能在那個四方池中獲得速度與技巧的榮耀。但隨後真琴也退出游泳部,與自己同進退。

當時的游泳部女經理是一位可愛又認真的女孩,每天都到他們的班級纏著真琴,拿著參賽表和經費支出表軟硬兼施,哀求與利誘一併具全。於是在某次放學後,在教室默默收拾書包的遙和那名女孩終於聽到橘真琴退出社團的真正理由。

『我只想跟遙一起游泳,其它的事情並不是很在意。』

遙看到橘真琴在女經理面前露出虧欠似地微笑,一股衝動驅使他上前打斷這場對話。他想跟真琴說不必這麼做,游泳部需要橘真琴,女經理也極度渴望橘真琴歸來--那女孩並未纏著他,或許是因為他交出退部單時已展現決心,又或是女孩的私心。
遙慢慢走到那兩人身邊,立刻對上真琴擔憂的眼神。真琴總是會第一個發現遙,然後衝著他露出溫暖的笑,無論在那之前是何種情緒。然而真琴卻罕見地失去笑容,而此時女經理也順著真琴的視線望向遙,笑著說好久不見七瀨同學,眼神卻混雜著赤裸裸的不滿,像是無聲吶喊憑什麼--憑什麼橘真琴總是跟隨七瀨遙的步伐?

遙最後什麼也沒說,只淡淡表示要回家了,然後真琴連忙跟對方說聲抱歉,解脫似地跟在後面收拾書包。
遙並未回頭觀察女經理的表情,那些話再也找不到適合的時間點向真琴說明。只是真琴卻也看穿他的想法,在他們抵達家門口準備道別之前,已經長得比他高大的青梅竹馬朝他溫柔一笑。

這是我的選擇喔,遙。

夕陽餘暉映照在橘真琴的笑臉上,溫和卻又堅定、不容質疑,只有這種時候遙才會驚覺真琴執著的一面。那個總是禮讓弟妹、包容自己,彷彿無所欲求的真琴一直帶著笑意,若說遙的心思只有真琴能看透,那也只有遙才能看出藏在真琴笑容中的意義。這個笑隱含的是真琴未說出口的--別在意。於是遙選擇尊重對方的決定,一如真琴選擇陪伴而不追問他改變的理由。

自此之後,周遭的人們慢慢理解他們之間的牽絆。並非刻意一起行動,也沒有經過特別約定,卻自然而然地站在彼此左右,有七瀨遙的地方就有橘真琴,如雙生子形影不離。曾經膽怯愛哭的真琴此時已成為穩重又溫柔的少年,遙卻越來越沉寂安靜,將自己隔絕在人群之外。

對橘真琴投向喜愛目光的女孩們總是以好奇或嫉妒的眼神看著遙,想看穿他們之間那無聲的默契與依賴。可是遙從不認為自己身邊一定需要真琴的存在,他們的關係更像恆星與行星,橘真琴是繞著遙打轉的行星,但他不需要以誰為中心。遙習慣自由,一如在水中堅持的自由泳(事實上他更喜歡在水中漂浮,不受泳姿的束縛)。星球與星球之間有引力,真琴不能靠得太近,卻也無法離得太遠。

「為什麼特地跑來接我?」在兩人前往學校的途中,遙忍不住開口。在那之前他們巧遇住在山坡下的田村奶奶。從真琴和老人的對談中,遙知道對方是特地折返回來接他。

「因為遙沒有出席昨天的開學典禮。」真琴理直氣壯地說,像是把七瀨遙帶去學校是自己的責任。

每當真琴說出這樣的話,總是會讓遙感到些許煩躁。真琴從小的時候就是一位心思細膩的好孩子。自從那次溺水事件之後,橘真琴照顧的對象便從那對纏人的雙胞胎弟妹延伸至他身上。於是不管做任何事情、到任何地方,總是會有一雙眼睛盯著自己,帶著擔憂和關切。

他們都說這是橘真琴的溫柔,大部分的人都渴望這種超越血緣的關懷,但遙總覺得這溫柔是看不見的牢,逃至天涯海角都躲不過。

「打電話請假了。」遙解釋,儘管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需要給真琴一個理由,但這樣便能讓對方露出安心的笑容,停止追問自己昨日的缺席,然後開啟另一個話題。

「那麼,遙知道新班級的情形嗎?」真琴從不允許他們之間的對話中斷,沉默的空白往往由真琴自行填補,「我又和遙同班了喔,這次……」

海邊突然吹來一陣冷風,對談話內容早已失去興趣的遙將視線轉移到馬路的另一邊,看著依然洶湧的浪花和海面上輕快飛翔的海鷗。

沒有人比遙還要更期望夏天的到來,再撐過一段日子,岩鳶的海浪便會安靜,水溫也會到達適合徜徉的溫度。他在心中默默希望氣溫回暖,這樣就能到大海游泳,不必侷限在狹小的浴缸……

「真希望氣溫能趕快變暖,只要能游泳就可以了。」

遙怔愣地望向真琴,不知何時真琴已經停止新班級的話題,盯著遙的側臉準確說出他的想法,然後露出那種猜中正確答案的喜悅。遙下意識哼了一聲,卻無法阻止耳朵接收真琴的輕笑。

遙在真琴面前總是表現得冷漠,像是討厭被母親叨念的叛逆孩子。遙從未看過比橘真琴更多話更嘮叨的男人,或許以前總愛黏在他們身邊的葉月渚可以相提並論。遙雖能輕易拒絕葉月煩人的要求(雖然有時還是會答應),卻難以拒絕真琴包覆著擔憂和關心的話語,儘管兩者都讓他感到厭煩。

遙無法準確說出自己對橘真琴的感覺。討厭橘真琴對自己的事料若指掌,討厭橘真琴總是說中他的內心,討厭橘真琴無時無刻的關懷與溫柔,也討厭總是無法拒絕橘真琴的自己。不過遙承認這些負面情緒並不常出現,大多數時橘真琴的存在依然讓他感到安心。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真琴擅自成為遙與世界溝通的橋梁,幫他擋掉複雜的人際。於是遙越來越安靜沉默,靜靜看著真琴背負兩人份的話語,偶爾抗議真琴的自作主張。

其實不需要真琴多此一舉,但真琴也越來越能應付遙的反抗,而習慣像是逐漸上癮的毒藥,當遙終於注意到的時候,真琴的身影已充斥在他的生活周遭。



在真琴離開小鎮的這段期間,遙在早晨泡澡的次數比以往還高,思緒也比以往還躁動不安。

剛開始適應獨居的日子,遙也是經常泡在水中,感受零音頻的環境,這樣才能逐漸習慣缺少父母聲音的世界。但真琴不會允許遙永遠沉浸在孤寂,七瀨家的後門永遠不會鎖上,於是他也習慣真琴不時出現在自家的身影。
有時候遙會刻意忽略那禮貌性按下的門鈴,等待後門傳來敲門聲、呼喚他名字的吶喊聲、壓低聲音卻又急促的腳步聲,最後是真琴找到人之後安心似地嘆息。真琴通常不會計較遙未應門的舉動,但他也注意到真琴偶爾會露出異樣,特別是在浴室中找到他的時候,真琴的眼神會透露些許焦躁和不安,像是害怕遙會溺死在狹小的塑膠容器中。雖然這些情緒隨即被掩飾在溫柔的笑容之後,真琴會朝遙伸手,將遙拉出他的寧靜世界。

事實上昨日的開學典禮遙並無告假的打算,只是坐在浴缸中漸漸失去意識。遙又做了同樣的夢,然而這次他卻沉入永無止盡的海底,那雙總是會將他拉上岸的手並未出現。最後遙在浴缸中窒息前忽地驚醒,卻已錯過趕上典禮的時機。他匆匆走到客廳,抬頭觀察鄰家的動靜,安靜且黑暗的窗戶讓遙突然感到巨大的空虛。

或許遙比自己想像中還要依賴橘真琴,真琴的視線真琴的笑容真琴的關懷,逃不掉甩不開卻也不會真正感到厭惡。他突然驚覺一直以來自己並不寂寞,儘管慈祥的奶奶去世了,父母也長期不在家,但還是能感受到人類的溫暖,來自對門的橘家和橘真琴。

遙回頭望向真琴,感覺自己似乎已經很久沒看到這個笑顏。在真琴離開的這段期間他幾乎足不出戶,偶爾才為了採購生活必需品而冒著冷風出門,然後迷失在賣場中。儘管遙本來就有獨居的能力,但橘真琴卻慢慢滲透他的生活,因此在結帳時彷彿還能聽到真琴的嘮叨--不要買這麼多青花魚,遙這樣偏食是不行的……吵死了,但內心模擬的真琴卻未住嘴,彷彿看穿遙並非真心感到厭煩。
真琴臉上的笑容並未消退,還饒富興致地回望著遙,想繼續偵測他的心聲,但遙並沒有給真琴第二次猜心的機會。他忽然在微冷的小道上奔跑,甩開真琴的笑也甩掉內心的衝動--不知道為什麼,此時他突然很想觸碰真琴,像感受水一樣,用皮膚、脈搏和血液流動確認對方的存在……但這太奇怪了,所以遙最終還是選擇逃離,讓驚慌的真琴在身後追趕。

嘗過失去的空虛才會意識到原本擁有的事物。遙想起夢境中的自己,似乎比任何時候都還渴望看見橘真琴朝他伸出的右手,還有那些嘮叨的叮嚀和瑣碎的話語。

然後遙終於了解,原來這個世界少了真琴的滋味就叫做寂寞。

(TBC)

註:真琴一家在開學前去旅行是捏造的

現在回頭看這系列,快認不出是自己寫的orz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