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賜福/花怜] 不知羞 01

原作為墨香銅臭大大的新連載:天官賜福【晉江連結】

連載期間隨意寫寫,人物OOC歸我
每天都會開追連載噗,歡迎加入討論
【噗浪】
【微博】




自從和花城心意相通,謝憐注意到,花城盯著他瞧的時間,也越來越久了。
以往相處,雙方只是偶爾對上眼。現在,只要兩人處在同一個空間,無論謝憐何時回頭,都能發現花城那只明亮如星的眼睛,如影隨形地跟著自己,飽含笑意。
除了笑意之外,好像還有一些什麼,讓人難以解讀。
謝憐覺得,自己好像又不懂花城了。
他可以分辨花城的笑聲,是真心或是假意。也能讀懂花城臉上的情緒,是高興還是動了殺機。至少在其他時刻,他的判斷是沒出錯的。
只有三郎看著自己的時候,讀不出來。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和花城對上眼的時候,謝憐還有點想逃。
為此,謝憐有些苦惱。畢竟都明白花城的心思了,要是自己還擺出這種態度,這會讓花城怎麼想。
可是這股想逃的衝動,卻好像怎麼樣都沒辦法改過來。

謝憐糾結了幾天,最後還是被花城看出異狀。
結束手邊的瑣事,回到菩薺觀之後,兩人先是把道觀上上下下都打掃了一遍,這才並坐在那張唯一的席子上,稍作休息。
雖然謝憐和花城並非凡人,不太會出汗,身上的髒汙也能靠法力處理,可是謝憐還是保持了普通人的習慣。他拿了一塊乾淨的布,大致擦拭了臉和脖子,再把布翻成乾淨的那一面,打算遞給花城。
謝憐手持白布,抬頭望向花城,發現對方早已牢牢盯著自己,目不轉睛。
謝憐又想逃了。
他硬著頭皮,強迫自己盯著花城那張笑臉,正打算開口,卻被花城先搶了話,道:“哥哥,最近有什麼心事嗎?”
花城的手探了出來,覆上謝憐的手背,和他手上的白布。
聲音溫和,手勁輕柔。
謝憐低頭,看見花城修長的手指,溫柔地在自己的手上撫動,一下又一下,緩慢而慎重。小心翼翼得像是對待什麼易碎品,又帶著某種討好的意味。
花城這樣的態度,反而讓他的煩惱瞬間消散了,產生憐惜之心。
謝憐心想:“三郎莫非以為我怕了他,還是認為被我討厭了?這可不成,不能讓三郎有這樣的誤會。”
心念一通,謝憐立即抬起頭,迎上花城的目光。
這一次,內心毫無阻礙。
謝憐如釋負重地松了一口氣,為自己這幾天躲躲閃閃的行為,暗自覺得好笑。

注意到花城拋來疑惑的眼神,謝憐決定坦白,柔聲道:“三郎,最近我發現自己好像……沒辦法一直看著你,我也不是很明白,可是絕對不是怕了你,更不是厭煩你。總之現在已經不會了,你千萬不要介意。”
聞言,花城先是挑眉,然後噗嗤一聲,竟是笑了出來。
謝憐好不容易才吐露自己的心聲,頓時被這個笑聲弄得有些慌了,不知所措地喊了一聲“三郎”,不太明白花城是在笑什麼,他這次又沒辦法懂了。
花城笑了一會兒,這才慢慢收回笑意,一本正經地朝謝憐道:“我早就發現了,並且完全不介意,哥哥知道是為什麼嗎?”
謝憐很誠實地搖了頭。
花城輕輕一笑,俯身湊到謝憐的耳邊,輕柔地道:“哥哥,難道你不知道,你之所以不敢看我,是因為你……害羞了。”
那語氣,竟是有點責備的意味。
謝憐一愣,先是疑惑地細思了花城的話,忽地“啊”了一聲,發現自己的臉頰正在發熱,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花城唇邊的笑意更深了,他將謝憐的手和白布往前一拉,輕壓在自己的腿上。兩人本來是並肩坐下,這樣一來,卻是被迫成為了面對面的姿勢。
謝憐還沒回過神來,就先感覺到唇上一濕。
在短短的一瞬間,花城快速對謝憐留下蜻蜓點水般的一吻,然後笑吟吟地望著他。
那神情,帶著某種開了小玩笑得逞的愉悅,可是瞧向謝憐的眼神,又隱約有些忐忑,像是怕嚇著了他。
既是矛盾,卻又遮掩不住好心情,目中微光閃爍,煞是好看。

謝憐揉了揉眉心,覺得自己這個不敢看三郎的毛病,好像更嚴重了。




解釋:
怜怜看了花花的笑容,感覺到花花要吃了自己,身體很想逃,但腦袋還沒懂,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還有點責怪自己。
但花花只是想吃而已,他還是很尊重怜怜。
並且比起吃,更享受讓一個活了八百年的清心寡欲神官,一步步陷入戀愛的感覺,嘻嘻


啊……這幾天追連載,每天都笑得像是神經病,希望花怜趕快圓房

感謝喜歡!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