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黃] 人生相談室

。從標題開始就不正經
。OOC注意,葉修蘇注意
。提前發給葉修大神的生日賀文




白色走廊的盡頭突然擺了一張桌子和兩張椅子,手寫的「黃老師人生相談室」海報就這麼貼在牆上,所謂的「黃老師」黃少天本人正百般無聊地坐在椅子上,只要有人經過立馬開口搭話求生意。

「哎唷那邊那位戴眼鏡看起來很斯文的帥哥,我看你眉宇之間露出一股憂鬱的氣質肯定有什麼心事,是不是還在煩惱自家戰隊下個賽季該怎麼突破啊,要不要給黃老師諮詢一下,肯定讓你大事情化成小事情小事情化成沒事情。」
被黃少天喊住的肖時欽苦笑,應付幾句後連忙抓出手機裝忙逃離了。

「那邊那個妹子啊我看妳最近心情好像不錯,有什麼好事分享一下,不收諮詢費怎麼樣啊?」
被吹口哨的蘇沐澄微微一笑,無視黃少天怎麼吹爛唇舌,就這麼飄然離去。

「靠靠靠這個死女人……」黃少天氣餒了,趴在小桌上思考自己該怎麼改善生意。

就在黃少天思考是不是攤位風水不好該換個地點的時候,有陣腳步聲朝這裡靠近,黃少天立刻抬起頭來擺出微笑準備招呼,卻在看清來者身分時瞬間石化。

我操!怎麼會是這人?

「黃老師人生相談室?」站在攤位前的葉修叼著煙念出海報上的名字,口氣帶著疑惑,嘴角帶著嘲諷。
黃少天頓時想趕緊扯走海報裝做沒事,不過葉修盯著他的目光卻讓他沒來由地覺得生氣,於是他反而勾起嘴角,熱切地招呼男人。

「來來來相逢即是有緣,既然都對上眼了就坐下聊聊吧。」黃少天親切地示意葉修坐到桌子的另一邊,「有什麼事想諮詢嗎?黃老師樂意聽你所有煩惱,儘管放馬過來吧!」
黃少天擺了一個自認為最真誠的表情,眼巴巴地看著葉修緩慢地吐了一個煙圈,再好整以暇地開口。
「可是我沒有煩惱。」葉修也很真誠地回答。
「靠!沒有煩惱那你來幹嘛?」黃少天一時沒忍住情緒爆粗口。
「不是你叫我坐下的嗎?」葉修反問。

黃少天深吸一口氣逼自己冷靜下來。服務業嘛,肯定會遇到一些難搞的客人,他今天就是來當心靈導師,替這些人化解他們的苦悶和疑惑。

「我說啊,人生在世所有人都有煩惱。不然我們換個方式,我來提問你來回答,總是會有一些負面情緒藏在你忽略的角落。」黃少天義正嚴辭地向葉修開示。
「隨你問吧,小黃老師。」葉修也從善如流,還補了一句稱呼以示尊敬。
「咳。」聽到那句小黃老師又讓黃少天心中的草泥馬奔騰,不過他還是忍住情緒開始發問了,「你覺得自己目前為止的人生過得怎麼樣啊,整體來說是滿意還不滿意呢?不管回答事什麼都講個理由來聽聽吧。」
「還挺滿意啊。」葉修慵懶地回答,「拿過四個冠軍,說不滿意的話要沒拿過冠軍的人怎麼辦?」
「你妹的你臉皮還在嗎,四個冠軍是讓你這樣隨時炫耀噴人嗎?」黃少天又是嘴巴反應比腦袋快,愣了一下趕緊改口:「咳、我們做人還是得低調一點,免得留不住福分啊你說是吧。」
「小黃老師這樣罵就不對了,這不還是你問的嗎?」葉修覺得無辜了。
「下一題。」黃少天努力維持臉部表情不要扭曲,「最近有沒有面臨什麼讓你覺得壓力山大的事啊,像是接下國家隊領隊後有沒有覺得全國的期待都壓在你身上?」
「還好吧,不過就是再拿一個冠軍。」葉修挺不在乎地回答,「何況上場比賽的也不是我,我有什麼壓力可言?」
「我操這是國際賽不是國內賽啊,你這麼直接就認定是冠軍這樣好嗎?還有啊你不是選手但你是領隊,別把選手的壓力不當一回事啊!」黃少天簡直怒了,右手就要拍在桌子上,卻不知為什麼最後會落進一個柔軟的掌心。

「少天,玩夠了沒有?」葉修用雙手承受黃少天拍桌的力道,「別傷到手了。」
事實上不用葉修特別提醒,黃少天也有注意自己下手的力度,不過這一聲突然轉變畫風的提醒,還是讓黃少天頓時洩氣了。
「是你命令我正式比賽前除了集訓時間之外不能打榮耀,這是要我怎麼辦,我在這裡擺個攤想多認識隊友總行了吧?」黃少天忍不住嚷著。
「還真的有人上門找你諮詢啊?」
「有啊有啊,生意好得很。」黃少天猛點頭,「張佳樂昨天還纏著我說了一整晚呢。」
「哦?他找你聊什麼?」葉修好奇了。
「聊這次該怎麼奪冠啊,他憋屈這麼久是該拿個冠軍了,可是國際賽一切都說不準,我也要他得失心別太重。欸老葉上次咱們看的那個比賽視頻我也跟張佳樂聊過了……」

葉修突然對張佳樂湧起無限同情,跟話癆聊冠軍,那簡直是拿刀刺水管,一聊就沒完沒了,怪不得這兩人今天都頂著熊貓眼來訓練。

「少天。」葉修打斷黃少天的話,突然鄭重地抓起對方的手,「對不起,是我沒多留意你。」
「靠靠靠老葉你怎麼了,我自己用手過度跟你有半毛錢關係?」黃少天瞬間頭皮發麻,「說到底也是那外國劍客選手害的,上次練習賽後不知道怎麼找到我的聯繫方式,雖然我英語沒過幾級但PK和競技場房號密碼好歹也看得懂,打了幾場沒注意時間就天亮了,那劍客神煩啊一直挑戰我的手速極限……總之這跟老葉你沒關係,我自己該注意身體狀態,保證正式上場前會恢復正常狀態。」

即使臉皮紅了、被葉修握著的手燙得都要灼傷了,黃少天還是很認真地解釋,就怕葉修把責任攬到自己肩上──是說這畫風很不對啊老葉什麼時候走這種溫情路線了。
「不,我是說我該多留意你,不該讓你在訓練結束後還繼續殘害隊友的精神力。」葉修也很認真地解釋。
「靠靠靠!我在這擺攤哪裡礙著你了,不服來戰!」黃少天怒了。
「等你手傷好了再戰吧,你就不怕藍雨再多一個手殘?」葉修把黃少天氣得抽出的手再抓回來,伸出五指緊緊扣住對方的手,讓黃少天沒辦法簡單掙脫,「手操做了沒,我那裡有贊助商給的按摩油,勉為其難讓你試用一下。」
「不用了我房裡也有。」黃少天現在沒有這麼好拐了,「你自己規定不准用手過度也不能用眼過度啊,到你房裡看視頻玩榮耀也違反規定!」
「哪來這種不能變通的規矩,當我是張新傑啊。」葉修無奈了,「晚一點我跟文州他們要去會議室討論戰術,先跟我去房間做完手操,就給你一個旁聽的名額。」
「不准反悔啊。」黃少天勉強接受了,「說實話我坐在這裡感覺也挺悶的,這些國家隊隊友們一個比一個沒團隊愛,躲我躲得跟瘟神一樣,這是要咱們國家隊怎麼團結一致,領隊你給管管啊。」
「是是是。」葉修敷衍了一句,還是決定趕快把黃少天帶回房間,這才是真正展現團隊愛的表現。

正當兩人談定時,黃老師人生相談室唯一的顧客就這麼剛好撞見這一幕。

「你你你們倆光天化日之下談啥戀愛!」正好路過的張佳樂被閃得聲音都顫抖了,他看錯了嗎這兩人竟然公開在走廊上十指緊扣,這年頭搞基都這麼光明正大了?
「什麼談戀愛?」葉修理直氣壯地用空出的另一隻手指了指海報字,「沒看到這裡寫什麼嗎?我和少天是在談人生啊。」
「你妹的你什麼時候正經跟我談人生了?咱們分明是在做手操啊,張佳樂同學你說是吧,手操有時候也是這麼十指緊扣……」黃少天一邊打哈哈一邊努力抽手,偏偏葉修握得死緊。
「不保養手的問題很大啊,要是你因為手殘打不好對不起國家,我家那老頭認定你是國家的罪人,不承認你了該怎麼辦?這分明是攸關我倆人生的問題。」葉修一本正經地說。
「靠靠靠!什麼時候我倆已經進展到這種程度了,你別為了刺激張佳樂亂扯啊,我說張佳樂同學這一切都是誤會……哎?人呢?」

物件不在身邊他願意嗎?被閃到的張佳樂淚流滿面,在幾秒前果斷自己滾走。邊打電話邊決心建議競技局下次絕對不錄取情侶入隊──媽蛋啊上次他們團購的墨鏡怎麼還沒到貨?差評!

(END)

→只是想在葉神生日這天寫個特別蘇的葉神
→這系列根本可以取名為「殘害隊友眼睛的一百種方法」…(為國家隊點蠟)
→謝謝關注和喜歡,產文很慢還請包容Orz
→另外有噗浪的小夥伴也歡迎加好友,這裡有點寂寞覺得冷Q__Q(ID:lianaki)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