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黃] 破曉01 試探

。架空,異能者設定
。有Bug或設定矛盾還請輕拍Orz



天色微亮,灰濛的霧氣籠罩在H市最大的港口。這時候大部分的人都還在被窩裡做夢,清晨的港灣看似風平浪靜,只有仔細的人才會發現燈塔頂部的指揮室特別明亮。

今天這裡突然聚集了一群人,有的還睡眼惺忪打著哈欠,有的看起來精神奕奕特別興奮,唯一共同點是手上都拿著能量兵器,有長劍、戰矛,甚至還有小型的槍砲。他們是嘉世戰隊的成員,受雇於H市最大的商業公司嘉王朝商會。

燈塔守備員正在和即將靠岸的船隻通訊,嘉王朝商會的經理崔立已經站在窗邊好一陣子,他把視線轉向一旁待命的戰隊,其中一名男子很快就和他對上眼,彷彿就在等待他的命令。

「劉副隊。」他喊了那人的稱謂,「老闆下令,一切交給你指揮。」

「是,經理。」這名叫劉皓的男人勾起嘴角,煞有其事地朝著他的隊友們咳了一聲。

這是劉皓第一次擔任指揮的工作,以往都是他們那位看起來懶散的隊長邊抽著菸告訴他們該怎麼做,而這樣的工作今天終於輪到他身上。

「賀銘,碼頭A區守備。」

說不興奮是騙人的,可是劉皓掩飾得很好,他太擅長隱藏自己的情緒,喊出口的命令不帶顫抖和遲疑,他的隊友也以笑容回應。

「郭陽,碼頭倉庫守備。」

劉皓一一指揮隊員的定位,就連剛接下隊長位置的孫翔也得接受他的支配。

「孫隊。」畢竟對方是隊長,劉皓在工作時還是用比較尊敬的口氣,「翔哥第一次出任務,先到碼頭警衛室熟悉環境吧。要是出什麼狀況,去哪裡支援都方便。」他也知道這位新隊長的脾氣,特別解釋自己的安排是為了讓對方獲得更大的發揮,順利讓孫翔提著能量武器氣勢凌人地出去了。


眼見戰隊成員一一離開,只剩一名女子還站在原地。她漫不經心地看著手指甲,臉上的神色淡漠,彷彿剛才發生的事情與她無關。

「蘇沐澄,碼頭圍牆守備。」劉皓咬牙,用最平靜的口吻喊著。蘇沐澄沒有應聲,甚至連正眼都不看劉皓,就這麼拎著能量砲走出門外。劉皓死死盯著她的背影,表情沒有任何變化,憤怒的情緒卻顯現在他緊握的拳頭上。

這個團隊裡,還是有人不服他。

「別氣了,她一定得留在這裡。」注意到劉皓的情形,崔立冷聲提醒。

「蘇沐澄的靠山已經不在了,她最好能趕緊融入團隊。」劉皓冷淡回應。除非蘇沐澄不想待了,否則早晚都得和他們妥協。

「還提那些做什麼,專注在咱們的計畫吧。」

崔立也不是不知道劉皓對葉秋的疙瘩,不過陶老闆已站到他們這一邊,葉秋也離開了,勝利女神正對他們微笑。

劉皓應了一聲,兩人不約而同望向窗外。此時港口的霧氣已經逐漸消退,清晨的陽光輕柔灑在即將進港的淺藍色船隻,照亮上頭漆的三個大字。

「藍溪閣」,G市最大的商會。


不久後,遠航的大船順利停靠在嘉王朝專屬的碼頭,巨大的機械手臂忙著把船上的貨物卸下,除了海關和安檢人員,嘉世戰隊也在一旁待命。這樣的卸貨工作持續一、兩個鐘頭,直到貨物檢查完畢,藍溪閣的人員才被允許下船。

「好久不見。」

率先走下階梯的是藍雨戰隊,他們是藍溪閣商會培養的異能者。藍雨隊長喻文州走在戰隊最前方,朝在船邊待命的劉皓打招呼。

然而,喻文州卻不是第一位踏上陸地的人。


在藍雨列隊下船的時候,眼尖的劉皓正納悶隊伍裡似乎少了誰,一個藍色的身影忽然從大船的甲板翻身而落,劃出一道漂亮的弧度。

劉皓手上的能量劍霎時變色,一記地裂波動劍出手,碼頭上的磚泥立刻被劍氣掀起。沒想到那人忽然在半空中踏了燈柱一腳,借著反作用力往另一個方向落下,順利避開波動劍的攻擊範圍。

劉皓當然不認為一招就能牽制對方,長劍立刻送到那人面前,兩把劍發出清脆的金屬碰撞聲。

「哎唷我去,都還沒站穩呢,怎麼就發動能量武器啦?你們嘉世不是這麼招呼客人的吧……靠你還繼續打?」

在格擋和突刺交互出招的同時,那人居然還很有說話的空閒。

「我沒要認真跟你打的意思,葉秋人呢?怎麼沒見到葉秋出手,叫他出來領劍!」

聽見對方喊的名字,劉皓一咬牙,手上的劍反而更加凌厲。雙方到目前為止都還是純粹的鬥劍,確實沒有要認真出招的意思。不過劉皓刻意引導那人往岸邊移動,在對方無路可退的瞬間把能量集中在劍尖,向敵人發射具有攻擊力的碎冰。

冰塊離劍的那一剎那,藍色身影已經跳上一旁的繫船柱,順利避開大部分的攻擊,剩下的碎冰也被對方提劍隔擋,叮叮噹噹的金屬聲聽起來好不悅耳。

「我操!你這傢伙夠狠啊,對付沒發動能量兵器的人也用得著冰霜波動劍,逼我動真格啊。」對方持續叨念,按下手環上的按鍵,手上的劍瞬間發出湛藍的光芒。

這時候就連H市的普通老百姓都認得出這人是誰了──黃少天,藍雨戰隊的王牌,使用能量劍的第一高手,人們給他的稱號是「劍聖」。


對手都發動能量兵器了,劉皓紅色的劍繼續向前突刺。黃少天立刻移動腳步,一招背身橫削的落英式,藍色的光芒在空中畫出漂亮的半弧線,對付的卻是提矛衝來的孫翔。

戰矛却邪和光劍冰雨在空中碰撞,黃少天咦了一聲,仔細瞧著對方的臉。

「你是誰,為什麼用了葉秋的却邪?」黃少天好奇地問。

聽到葉秋的名字,孫翔不屑地哼了一聲,手中的戰矛硬是逼著黃少天後退好幾步,黃少天連忙將劍轉了一個方向,跳到一旁提劍防禦。

「這武器有刻名字嗎?現在到我手上,就是我的。」孫翔傲然地說。

眼見黃少天一直提到葉秋,一旁的劉皓終於忍不住開口:「黃少這幾天沒看新聞嗎?」

「你妹的值班誰有空看新聞啊,待在船上那是要全神戒備,有機會讓你看電視連網路嗎?」黃少天被孫翔高傲的口吻弄得不爽,跟劉皓說話也不怎麼客氣,「你們嘉世越來越陰陽怪氣,一個個都在賣關子,現在是什麼狀況就直說吧,葉秋再不出來我可要轟大招逼他出來了。」

「大家都停手吧。」

藍雨的隊長喻文州突然出現在兩人之間,伸出他的武器阻止雙方繼續攻擊,「少天,把武器收起來。剛才崔經理告訴我,葉秋在幾天前宣布退役了。」

喻文州轉向自家的王牌,不動聲色地給了一個眼神。

「葉秋退役了?」黃少天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怎麼這麼突然,不會是因為前陣子那件謀殺案吧,可是聽說法院不是早就還他清白了?還是陶老闆終於想跟他算上個月嘉世被搶劫的帳?這麼說來嘉世是挺有理由叫他走路的,虧你們忍得了這麼多年啊……」

黃少天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話癆,一打開話匣子就說得沒完沒了,要是他自己不想停,別人也沒有回答的機會。

「葉秋宣布自己和能量武器的連結狀態不佳,沒辦法再操作却邪,現在已經離開嘉世戰隊了。」好不容易逮到黃少天停下來思考的空隙,劉皓連忙把預備的話一口氣說完。

「失去連結能力嗎……」喻文州和黃少天互看一眼。

能量武器是半個世紀前才被研發出來的新科技,這種兵器以能量液作為動力來源,啟動時會散發出極大的光源,不管對人體或是物品都有相當大的破壞力。

然而,能量液必須以人體作為媒介,才能啟動能量兵器,因此操作者必定是要能夠承受能量液刺激的人,這些人便被稱為「異能者」。當他們啟動裝載能量液的特殊手環,除了讓武器的破壞力增加之外,體質也會受到能量液的影響,提高運動神經和反射神經。

他們本身也是一個人體兵器。

不過異能者還是有極限,如同長期酗飲咖啡的人最後會產生免疫力,他們大約會在25歲左右逐漸失去和能量液同步的能力。這個過程或快或短,端看個人體質,葉秋此時正好是25歲,確實有可能突然失去連結能力。


「葉秋老了,却邪需要新的主人。」劉皓拍了拍孫翔的肩膀,「這位是咱們的新任隊長孫翔,剛從越雲戰隊轉來,肯定會帶著嘉世迎向新的高峰。」

聽見劉皓的介紹詞,孫翔得意地笑了,臉上帶著初生之犢的傲氣。

黃少天哦了一聲,理解狀況後便放下手上的劍。「孫隊抱歉啊,和葉秋較量是我的習慣,希望沒嚇著你。」

「沒有葉秋,我們照樣能比劃。」藍色的光芒從黃少天的長劍上消退了,孫翔的却邪卻還保持著亮度,眼裡的鬥志也還沒消退。

「先停手吧,多的是機會。」從倉庫點完貨趕過來的崔立連忙插話,「藍雨的貴賓們這一路肯定疲累了,讓他們去酒店休息,咱們明天還要找時間談藍雨和嘉世的合作案呢。」

「謝謝崔經理,少天剛才魯莽了,希望孫隊和劉副隊別計較。」喻文州向孫翔和劉皓道歉,劉皓趕緊在孫翔開口前接受對方的歉意,深怕自家隊長又想和黃少天繼續打下去。就像以往的葉秋一樣,却邪的新使用者繼承了這股永不服輸的鬥志。

雙方的客套話結束之後,藍雨眾人向嘉世辭行,搭上酒店的接駁車。


一路上誰也沒有說話,就連一向以話癆聞名的黃少天都默不作聲,他們的手也沒離開過自己的武器。直到進酒店電梯的時候,才終於有人打破僵局。

「我操,葉秋竟然真的退役了,你們看見劉皓那表情沒有?說到葉秋退役的時候多得意啊,我早就覺得這人賊頭賊腦肯定有問題。」作為探測的先鋒,黃少天第一個開口表達意見。

在船隻進港前,藍雨就知道葉秋退役的消息。近期嘉王朝的商船屢次被盯上,上個月還被劫走整艘船的貨物,讓嘉世損失慘重。外界輿論都把矛頭指向嘉世戰隊的隊長葉秋身上,因此葉秋的退役聲明也表達自己狀態不佳、無法有效指揮嘉世戰隊,希望新任隊長能讓嘉王朝的業績再度攀升。

然而,之前葉秋為了洗刷嘉世之前的負面形象,也做出一些彌補行動。

在嘉世被劫之後,葉秋立刻向嘉王朝的老闆陶軒提出和藍雨戰隊合作的計畫,藍雨也是為此特地來到H市,卻在途中接到計畫主導人葉秋退役的消息。

合作出現變數,這讓藍雨提高警覺,因此船隻進港後,他們馬上察覺到港口的狀況不對,只好讓黃少天下船試探嘉世的反應。

劍聖的魯莽,全是有計畫的演出。


「壓力山大啊。」藍雨戰隊的成員鄭軒悄聲說,「剛才黃少下去打的時候,你們感受到附近有多少能量武器發動了嗎?」

「五個。」另一名戰隊成員徐景熙接話,身為幫助異能者調整和能量液同步率的調整者,他對能量武器的波動特別敏感,「嘉世戰隊所有人應該都在碼頭,但我只感覺到五個人,不知道是什麼狀況。」

「蘇沐澄站在碼頭的高牆上,但她的槍砲並沒有發光。」和黃少天同樣擅長用劍的于鋒回答,「她好像沒有要躲起來的意思。」

「嘉世確實有些怪異,派戰隊在碼頭埋伏,這是把我們當成敵人了。」喻文州平靜地說。

一般而言,戰隊只需要保護貨物平安送達目的地,碼頭的維安並不是他們負責的工作。除非船隻在海上發生了普通人無法解決的狀況,戰隊人員才會被調去碼頭支援。

「他們嘉王朝前陣子老是被盯上也挺怪異,我總覺得在葉秋提合作案的時候就不太對勁了,什麼樣的貨物需要動用兩個戰隊去保護?會不會是葉秋發現了什麼貓膩,想跟咱們求救,卻先被嘉世逼退役封口啊?」黃少天問。

「有可能。」喻文州回答,「可惜現在葉秋失聯了,用什麼方法都無法連絡他。」

「說到這就氣人。」黃少天忿忿不平地說,「上回那次意外差點壓掉我半條命,老葉說要補償我。我都還沒想好要跟他討什麼,現在人呢?人怎麼就這麼消失了?」要不是嘉世逼葉秋離開的理由夠多,他都要懷疑葉秋是為了賴這筆帳才退役的。

「說不定葉秋終於膩了,打從你們倆認識那天開始哪次不被你纏著單挑,他只好退役一勞永逸啊。」鄭軒在一旁搧風點火。

剛開始看黃少天怎麼追著葉秋求戰是挺有趣的,不過這幾年下來鄭軒也心累了──至於為什麼這麼覺得,看過他們兩人的互動就知道了。

「靠靠靠你才活膩了,等下換你跟我單挑!」黃少天掐著鄭軒哇哇叫。


電梯門開了,藍雨眾人在嘻笑中離開了電梯箱,彷彿沒有剛才那場嚴肅的討論。

(TBC)
離截稿日只剩十一天,不知道還趕不趕得上....(吐血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