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黃] 破曉02 會議

。架空,異能者設定
。有Bug或設定矛盾還請輕拍Orz




嘉王朝商會目前是H市最大的商會,據說老闆陶軒原本也是一位異能者,不過短時間內就失去能力,因此改經營能量武器的材料批發。嘉王朝底下設有能量武器的研發部門,幾年前因為研發出一種輕型的鋼材,改善能量武器過重的問題,使嘉王朝商會在短期內迅速致富。旗下的嘉世戰隊也網羅不少異能者,隊長葉秋、蘇沐澄、退役的副隊長吳雪峰和接任的副隊長劉皓,皆是一時之選。

雖然能量武器的材料和技術日新月異,嘉王朝的神話已經逐漸破滅,不過嘉王朝的輕型鋼仍有一定的市占率,代表嘉王朝的嘉世大樓依然佇立在H市的都市區。它是H市近年的新地標,距離海港不過十幾分鐘的車程,許多駛入港口的船隻第一眼就能看見這棟高聳的大樓,也象徵嘉王朝的王者形象。


正中午的太陽正烈,H市的空氣十分悶熱,嘉王朝會議室的氣氛卻宛若冰窖。

長型的會議桌被分成兩邊,藍溪閣商會的經理、船隊隊長梁易春和藍雨戰隊坐在一邊,另一邊則是嘉王朝商會的經理崔立、船隊隊長陳夜輝和嘉世戰隊。

「我想藍溪閣的各位應該也耳聞了嘉王朝的現況,咱們就實話實說。」崔立一臉凝重地開口,「大家都知道上個月嘉王朝有艘重要的貨船被搶了,上面載的是我們這一季能出貨的所有鋼材,目前工廠還在趕工應付各區的進貨單,短期內嘉世是沒辦法再大量出貨了。」

「崔經理的意思是,嘉世這時候如果要和藍雨合作的話,在成本上會有些吃力是嗎?」藍雨的經理艱澀地開口。
「沒錯,咱們的合作本來就是建立在兩個商會的主打商品不起衝突,一起運載能互相照顧,但要是我們的出貨量無法跟你們相比,這樣我們就吃虧了。」崔立嘆了一口氣,「嘉王朝近期出了這麼多事,沒辦法像以前那樣寬裕,什麼決定都得更加謹慎,還請你們體諒。」

藍雨的幾位代表面面相覷,嘉王朝現在的意思真是再明顯不過。

「你們想毀約?」梁易春開口,他和陳夜輝都是商會裡資歷最深的船長,同時也是負責整個船隊的隊長,在這樣的場合裡有一定的發言權。

「崔經理啊,我知道你們的難處,不過咱們戰隊和貨物都到這了,要是你們想毀約,那也得事先通知一聲才對吧?」藍雨的經理顯得有些坐不住了。

「我們沒有要毀約的意思,就是想提出幾個方案……」


黃少天百般無聊地看著雙方的經理談條件,他在會議開始之前特別被自家經理警告不准出聲,畢竟商業談判的部分戰隊都是外行,他們列席只負責討論戰隊的工作內容,但目前看來他們都還沒有開口的必要。

黃少天悄悄把視線拉到其他人身上,喻文州正在紙上寫字,似乎想釐清雙方商會的情況。于鋒、鄭軒、宋曉、徐景熙這幾位藍雨夥伴的臉色不怎麼好看,畢竟原本說好的合作案突然變卦,不管是戰隊還是商會代表都覺得挺不是滋味。至於對面的嘉世,劉皓雖然看起來還挺專心的,其他人也是努力維持清醒的樣子,不過旁邊的孫翔已經開始打盹,頭都快垂到崔立身上了。

黃少天的視線在嘉世那邊轉了一圈,注意到戰隊唯一的女性蘇沐澄這次竟然沒有參加會議,而葉秋原本的位置突然坐了一個孫翔,覺得有些不習慣。

通常這種會議葉秋是不出席的,即使出席了也是擺出一副蠻不在乎的樣子,大概對這種商業買賣不是很感興趣,只有提到戰隊配置時才會開口。當然,即使是這種重要的場合。葉秋那招牌的黑色面罩也不會因此取下。

一般人對葉秋的評價多半是強大和神秘,幾乎沒有人不承認葉秋的強大,這點是所有和他對戰過的人都承認的事實,黃少天也是其中之一。至於神祕感則是來自葉秋的面罩,不知道為什麼這位大神總是遮著下半臉,只露出一雙慵懶的眼睛,許多人都猜測葉秋臉上是不是有什麼難看的疤痕,但是黃少天知道面罩下的臉蛋十分正常,什麼疤痕都沒有,鬍渣倒是有一些。


黃少天和葉秋第一次見面是在五年前的夏天,那年嘉王朝的船在G市停留了一陣子,當時的藍雨隊長魏琛見機不可失,立刻安排兩隊舉行模擬戰鬥。雙方以貨船為舞台,輪流扮演攻守方,藉此訓練戰隊面對突襲的反應力。

那時候黃少天還是藍雨培養的戰隊候補成員,只能和其他少年待在燈塔觀戰。一開始黃少天還和大家吵著誰要負責記錄哪一位前輩的戰績,沒想到開戰沒多久,所有人都忘了他們的實戰觀摩作業,不約而同把視線移到嘉世隊長身上。

埋伏、誘餌和奇襲,讓藍雨瞬間慌了手腳。葉秋一馬當先跳上甲板,却邪在手上既凌厲又優雅地揮舞,立刻帶動嘉世的士氣,絲毫不枉費大家給予他的稱號──鬥神。

這是黃少天首次見識到第一異能者的實力,葉秋手上的矛沒有停歇,卻也持續變換著嘉世的布陣,顯示不管是個人戰鬥還是指揮作戰,葉秋都相當游刃有餘。

兩場模擬戰鬥的勝利者都是嘉世,魏琛和葉秋握手時顯得十分不甘。黃少天盯著葉秋的背影,不由得想像自己和葉秋對戰的情形。


當時藍雨訓練營的同輩已經沒有黃少天的對手,就連正式隊員偶爾也會輸幾場,他儼然是藍雨未來的新星。這樣的他要是碰上葉秋不知道能支撐多久,又能有多少機率打敗對方?

黃少天越想越是按捺不住,他想現在就知道自己和葉秋的差距。於是他觀察嘉王朝的船好幾天,終於在嘉世離開前逮到機會溜上船,在甲板上找到毫無防備的葉秋,向第一異能者刺出一劍。


最後結局就是黃少天被葉秋輕鬆壓制在地,旁人立刻送上繩子將他五花大綁,連嘴巴都用膠帶封住。

『小朋友,看你的衣服應該是藍雨的吧,你覺得我該怎麼處置你?』

黃少天狠狠地瞪了葉秋一眼,這才發現他臉上沒有戴著面罩,嘴裡刁了一根菸,臉上沒有傳聞中的疤痕。

『早叫你別抽太多,這下連藍雨的小朋友都知道咱們戰隊的弱點了,以後敵人肯定都挑你抽菸的時候攻擊。』當時的嘉世副隊長吳雪峰在一旁叨念。

葉秋掏了掏耳朵,決定先撕開黃少天嘴上的膠帶,沒想到這完全是錯誤的開始,黃少天一逮到說話的機會就絕對不會浪費,彷彿人生呼吸的目的是為了說更多的話。

『我叫黃少天,今年都要滿十六了才不是什麼小朋友,你看起來也沒大我幾歲吧。偷襲你確實是我不對,拜託你別和魏老大說,我……』

葉秋立刻就後悔了,他初次見識到未來的劍聖在武器攻擊之外的另一個大招,黃少天劈哩啪啦講了一大串,讓他原本裝出的親切笑容慢慢沉下,最後終於受不了開口打斷他。

『停,說重點。』

『對不起,請讓我回去。』黃少天講了這麼多話他的確也有些喘,終於願意濃縮自己的意思。

『回去?』葉秋有些好笑地看著黃少天,『你沒發現船已經離開港口了嗎?』

最後葉秋拎著黃少天到通訊室,聯絡在港口焦頭爛額的魏琛。

『老魏啊,你家小朋友現在跑到嘉世船上,現在咱們要回H市了,要我們回頭得付一筆誤點費,你付還是不付?』
葉秋勾著嘴角報了一串數字,果不其然讓話筒的另一頭爆出髒話。

『臥槽你這是坑人哪!你講這數字時臉皮還好嗎?你們嘉世還真不是什麼好東西……』

魏琛罵了好一陣子,最後才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藍雨最近會經過嘉世港,你把那小子留在那兒,我馬上去接他。』

『先說好我可不當免費保母啊,食宿費到時跟你算。』

『你個死精明的……成交。』電話那頭的魏琛咬牙切齒地說。


後來黃少天在嘉世船上待了幾天,總算理解為何魏琛提到葉秋總是罵聲不斷。雖然這傢伙在戰鬥的時候相當威武霸氣,但那張沒下限的嘴立刻破壞他的形象,連魏琛這種以沒臉皮著稱的人有時都招架不了,黃少天都覺得那個面罩是嘉世戰隊要葉秋少說點話,免得招仇恨。


「少天,會議結束了。」喻文州的聲音將黃少天拉回現實,他回過神,正好看見雙方的經理互相握手的那一幕,看來是達成協議了。

「我們會在嘉世港待上一星期,一部分的貨物交給藍溪閣在H市的分會處理,剩下的讓商會經理重新聯絡出貨的地點和數量。合作案延到下個月,等嘉王朝趕出他們預期的貨量之後,我們就進行原本的合作案,一起到北方的港口。」

趁大家忙著收拾東西,喻文州連忙向黃少天惡補剛才的會議結論。黃少天點點頭,正要發表長篇抱怨的時候,一旁的劉皓突然停下腳步,轉身向他們搭話。

「預祝我們合作愉快。」劉皓向喻文州伸手。雖然劉皓只是副隊長,不過大家已經習慣他長期代理隊長的外交職務,因此喻文州也笑著回握。

「劉皓你來得正好,有事想問呢。」黃少天立刻轉火,「今天怎麼沒看見蘇妹子來開會,難不成她也跟著葉秋離開嘉世了?連QQ和微博都不見蹤影,不會是被綁架或軟禁什麼的吧?」

劉皓愣了一下,隨即笑出聲。

「黃少你開玩笑呢,蘇沐澄出任務去了,不信我用通信器讓你跟她聯繫。」

劉皓對著右手腕的手環按了幾個按鈕,接著把掛在耳朵上的小型耳機取下來開了擴音功能,不一會他們都聽見耳機裡傳來蘇沐澄的聲音。

「有什麼事?」那頭的語氣聽起來相當平淡,背景傳來敲製金屬的聲音,聽起來怪刺耳的。

「黃少天找妳。」劉皓說。

「找我?」蘇沐澄懷疑地問,劉皓立刻把小型麥克風轉給黃少天。

「蘇妹子好久不見,最近還好吧?難得我們藍雨正好有七天休假呢,結果葉秋和妳都不在嘉世。我說妳出任務的時間也太剛好了,什麼時候結束任務啊?」黃少天的問候語也比平常人多了一些。

「這個嘛。」另一頭傳來一聲輕笑,「只要你們藍雨還留在嘉世港,我的任務就不會結束。」

劉皓的臉色微變,不過面對喻文州和黃少天疑惑的眼神,他倒是輕描淡寫地回應:「總是要有人駐守在外頭不是嗎?蘇沐澄這幾天八成沒辦法休假了,你找她有什麼事嗎?」

「也沒什麼大事,就想找她出來敘舊聊天,有任務在身的話就不打擾啦。」黃少天難得放過這個說話的機會,臉上露出惋惜的樣子。

「是啊,有人在旁邊聽著也沒什麼好聊的,還是改天吧。」蘇沐澄應聲,似乎意有所指。

「那我先掛了,好好保重,下次合作再見。」

「等等。」黃少天正要結束通話,蘇沐澄突然又喊他,「還記得嘉世碼頭附近的廣場嗎?之前你和葉秋很喜歡在那裡比試。」

「記得,怎麼突然提起那個廣場,那裡又怎麼了?」

劉皓和喻文州不約而同看向黃少天,果然看到黃少天皺了一下眉頭。

「沒事,就是跟你說一聲,那時被你斬斷的公告欄已經重新建好,你有空可以去看看。」

黃少天鬆了一口氣,卻沒想到蘇沐澄又補了一句:「這次重建後沒這麼容易破壞了,你也注意點,別再被壓斷一根肋骨囉。」

蘇沐澄的語氣藏不住笑意,黃少天立刻就炸毛了。

「靠靠靠,妳就特地跟我說這個?多久前的事到現在還能笑,妳被葉秋徹底帶壞了,虧我覺得妳還有點良心……喂喂怎麼沒聲音了?」黃少天對著麥克風喂了幾聲,「靠這死女人笑完我就掛了,跟葉秋一個樣……」

黃少天還兀自對著斷訊的耳機嚷叫,劉皓和喻文州交換一眼,頓時覺得蘇沐澄這刀插得真深啊。


那是上次藍雨戰隊到H市的事了,地點發生在距離嘉世碼頭不遠的廣場,那裡是漁民早上發漁貨的地點,中午過後基本上就差不多淨空,因此被葉秋和黃少天視為比試的最佳場合。港口的人也都習慣了,甚至有些死忠粉絲會在藍雨的船進港後蹲在那裡守點卡位,就想看兩位大神這次誰勝誰負。

那天葉秋為了避開黃少天的攻擊跳到廣場的公告欄上,黃少天掃去的劍氣把那兩根老舊的鐵柱砍斷,葉秋眼看就要從公告欄上摔下來。沒想到他摔落前及時調整腳步,讓公告欄往黃少天的方向倒下,重力加速度的力量讓黃少天閃避不及,成為壓在公告欄底下緩衝的肉墊。

劉皓永遠記得當時圍觀的群眾都呆住了,全場靜默無聲。葉秋踩在上面感覺不對,急忙跳下來搬開壓在黃少天身上的重物。

『你沒事吧?』

劉皓第一次看到自家的隊長這麼慌張,一旁觀戰的藍雨戰隊隊員也衝上去幫忙,接著他們就聽到黃少天虛弱的聲音從地板上傳來。

『葉秋你混蛋,過年肯定吃胖了好幾噸……』

『就要你好好愛護公共設施,這下得到報應了吧。』葉秋連笑聲都不壓抑了,和周遭的人一起大笑。

幸好年輕人恢復得夠快,沒有影響下次出航,但這事也夠大家笑了好一陣子。黃少天劍聖的名號本來就夠響亮了,現在又因為這件事徹底讓H市的民眾記得他,讓他有陣子都不太願意到H市出任務。

「我跟你們說,蘇沐澄這女人最近越來越像葉秋,上次……」黃少天還打算向另外兩人訴苦,喻文州見劉皓的嘴角抽動了一下,連忙阻止黃少天繼續說下去。

「好了,少天把東西還給劉副隊吧,我們也該回去了。」

「謝謝你啊,祝咱們合作愉快!要蘇沐澄這女人別太囂張啊,現在可沒有葉秋罩著她……哎好了不多說了,隊長我這就跟上啊。」黃少天把耳機塞到劉皓手上,臨走前還不忘叭啦叭啦說一堆。

劉皓向他們揮手,直到兩人的背影消失在轉角,笑意才從臉上消失。他迅速戴上通訊器,朝著手環上按幾個按鈕,連接另外一個頻道。


「注意蘇沐澄和黃少天。」

雖然把葉秋趕走了,但這兩個和葉秋要好的人還留在H市,對劉皓而言簡直是芒刺在背──要是能和葉秋一樣永遠消失就好了。

(TBC)

葉神真人大概還要一兩章才會上線....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