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黃] 破曉03 線索

。架空,異能者設定
。有Bug或設定矛盾還請輕拍Orz




夕陽在H市港口留下橘黃色的背景,這時候倉庫區開始熱鬧了,裝卸工人把通過海關的貨物發送到各商會的倉庫。在這個講求速度的時代,許多中盤商早就等不及了,大貨車和小推車侵占到馬路上,一個個搶著發貨。

卸貨、盤點、裝箱,倉庫區裡沒有一個閒人,此時卻有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在倉庫之間穿梭,不時東張西望。附近的安檢人員忍不住把這人攔下,畢竟那人穿著連帽衫,把整個腦袋躲進帽子裡就算了,還戴著黑口罩遮了半張臉,簡直是嫌疑犯的標準打扮,不攔他有失專業。

那人被攔下後叭啦叭啦解釋自己不是可疑分子,不過是感冒不想吹風受寒,安檢人員狐疑地聽著那人咳了幾聲後,這才不太情願地接過對方遞來的廣告單。

「興欣訓練場?你走到那邊的嘉王朝倉庫,轉個彎就能看見了。」

那人向安檢人員匆忙道謝,轉身走進堆滿紙箱和推車的通道。他的步伐很急,走這麼久也確實有點喘了,但經過倉庫時又把帽子拉得更低,似乎深怕被認出身分。

直到興欣訓練場的招牌出現在眼前,那人四處張望一下,躲進對面一條小巷子,仔細觀察訓練場的動靜。

「唉葉秋到底在不在啊?也不知道我暴露了沒有,要是他沒在這我非跟蘇沐澄算帳不可……」

那人不改招牌的話癆特色,即使只有一個人還是能說話,不過此時這個舉動更像是提醒自己保持冷靜。他稍微拉起口罩讓鼻子出來透透氣,露出此時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臉龐,正是黃少天。

黃少天再度拿起手上皺巴巴的廣告單,這張單子是從那個新設立的公告欄上取下來的,上面還有被釘子穿洞的痕跡。
蘇沐澄突然提到公告欄的時候,黃少天原本也以為這女人是要取笑他,對著斷訊的通訊器罵著罵著卻突然頓悟了。離開會議室後連忙回酒店換套衣服偽裝自己,跑去那個他再熟悉不過的廣場。

廣場上只有幾個搬運工人經過,黃少天一眼就看見那個重新裝上的公告欄,這次兩旁的柱子看起來更加穩固,柱圍也粗上一倍,可惜他和葉秋大概再也沒機會到這裡比試。

雖然公告欄換新了,上面張貼的廣告紙卻依舊貼得花花綠綠,沒有一個秩序,不夠顯眼的廣告單很快變成別張廣告的背景,顯示H市的競爭力。

黃少天戴上兜帽,裝作不經意地經過公告欄,視線卻急切地掃過上面的所有傳單,終於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看見一個用黃色圖釘釘起的紙張。

這會是葉秋留下來的線索嗎?

黃少天撕下興欣訓練場的廣告單,想起第一次和葉秋到這個廣場的情形。

那時候黃少天剛成為藍雨戰隊的正式隊員,在H市出任務時好不容易逮到空閒,第一件事便是向嘉世的隊長葉秋邀戰,正好葉秋在休假期間閒得發慌,也一口答應了。

只是對於到底要在哪裡比試,兩人實在沒有頭緒,蘇沐澄便說那就去漁市廣場吧,小心別毀掉公共建設就好。
然而兩人到廣場時,黃少天馬上被廣場上的公告欄震撼了,當時偵探題材的小說電影正流行,他忍不住嚷著這裡簡直是留暗號的理想地點。

『臥槽葉秋你們這公告欄簡直是當代藝術,最適合留個暗號在這上面了。我看你們那新任的副隊長心機挺重的,要不咱們乾脆來約個暗號,要是哪天你被陷害出事了,就在上面用黃色圖釘留個線索給我,我肯定會幫你查明真相。』

那時候黃少天已經感覺到嘉世內的氣氛改變了,雖然這番話開玩笑的成分偏多。葉秋當時也只是鄙視他一眼,說要是真出事早就先跑路了,誰有空閒在這裡給你留暗號玩偵探遊戲?

只是沒想到當年的玩笑竟然成了神預言。雖然劉皓現在看起來和葉秋退役的事無關,黃少天就是覺得劉皓肯定也有份,可惜目前還查不出任何證據。

這也是目前黃少天正在掙扎的地方,這個線索不知道是真是假,雖然整個公告欄上也就這麼一張被黃色圖釘釘著的廣告單,但葉秋也離開一陣子了,也不知道這張紙有沒有被抽換過。

黃少天猶豫不決地看了興欣訓練場一眼。所謂的訓練場是讓初覺醒的異能者練習能量武器的地方,在能量武器普及後,所有嬰兒在申報戶口時都會接受能量液反應的測試,那些不排斥能量液、可以在能量液的刺激下提升神經反應的小孩便被列入觀察名單,未來如果有意願成為異能者,還得向政府登記,經過訓練場的磨練後才能成為正式的異能者。

這項規定是為了確實掌控異能者的數量。由於能量武器初生產時在各地引發不少戰爭,異能者成為普通人唯恐不及的人間兵器,因此能量武器一度被禁止,甚至國際條約明文規定異能者不得在軍方任職,就怕他們成為最可怕的戰力。

後來能量武器流入有心人的手裡,幾個利用異能者和能量武器幹非法勾當的組織陸續成立。為了對抗非法的勢力,聯合國對異能者的限制終於放寬,成立了一個專門管理異能者的聯盟,被動地和這些非法組織周旋。異能者能受雇於聯盟認可的企業、組織,或者接受聯盟派給的任務為生。像黃少天這種被大商會聘用的異能者,算是最好的出路之一。

曾經是第一異能者的葉秋會待在這個地方嗎?黃少天不禁開始懷疑,也掙扎著到底要不要冒著身分曝光的危險進去。畢竟每個月聯盟都會公布每位異能者執行任務的成績排行,他們這些能被大商會聘用的異能者幾乎是全國的菁英,黃少天更是名列前十的常客,肯定會被認出來。

掛在興欣訓練場外頭的的電子佈告欄也跑出這份排行榜,這次黃少天的臉出現在前五名,第一名已經被S市輪迴戰隊的隊長周澤楷占據好些日子。那裡曾經也是葉秋的位置,所有人都說葉秋和嘉世戰隊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了,只有黃少天和少數幾個人知道,嘉世連連敗退的任務達成率或許不完全是葉秋的責任。

如今葉秋退役了,排行榜上沒有那張戴著面罩的臉,讓黃少天突然有些恍惚。

他想起自己得知葉秋退役的當下,腦袋一片空白,嘴裡一直喊著不可能,然後立馬點開QQ飆手速甩了好多句子,每到休息時間就趕緊確認有沒有新回應,甚至開始懷疑船上的通訊設備不給力,然而那個對話框始終沒有出現新訊息,直到現在都還保持原貌。

從藍溪閣的貨船跳下去的那一刻,他曾經期待葉秋就躲在哪個角落,甚至在看見却邪的那瞬間露出欣喜的笑容,卻沒想到却邪只是換了新主人,而舊的操作者早已不知去向。
真的退役了。

葉秋比他大了幾歲,黃少天心裡也知道總會有這麼一天,情感上卻還是沒辦法接受事實──曾經的第一異能者、永不服輸的鬥神,怎麼可能就這麼離開?


昨天晚上藍雨戰隊私下開了一場會議,黃少天一口咬定葉秋的退役肯定有問題,喻文州也批准他可以暫時脫隊調查。然而在會議結束後,喻文州卻突然問他,要是一直找不到葉秋該怎麼辦?

「那就繼續找下去。」黃少天認真地回答。


這還用說嗎?認識葉秋這麼多年,黃少天一開始把葉秋當作目標,努力拉近彼此的差距,兩人既是不相上下的對手,也是知根知底的朋友。如今葉秋突然消失了,他當然說什麼都得找到葉秋,至少確認對方過得好不好。

這些年來,雖然他們各自在不同戰隊和城市,但始終沒有斷了聯絡。不管是討論正事也好,互相噴垃圾話調戲炸毛也好,嘉世隊長和藍雨王牌私下的交流比別人想像得還密切。即使葉秋偶爾不理會他的垃圾話,但對於這麼重要的事肯定不會忽略,除非……除非葉秋沒辦法回應。

黃少天咬牙,把那悶人的口罩戴好,深吸一口氣,走向興欣訓練場。


(TBC)

。註:原作似乎沒有提到劉皓出道的賽季,只有提到第三賽季後吳雪峰退役,因此設定和第四賽季的黃少天同時出道(在破曉裡就是兩人同一年進各自的戰隊)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