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黃] 破曉04 訓練場

。架空,異能者設定
。有Bug或設定矛盾還請輕拍Orz
。過渡章節,兩個葉秋粉的對話(誤




今天興欣訓練場的櫃檯由老闆娘陳果親自坐鎮,不少常客進來時都嚇了一跳,畢竟最近陳果很少出現在訓練場,大多時候都把櫃檯交給訓練場的職員唐柔和新聘的管理員大哥,因此陳果這一天收到許多關心,這讓她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這陣子陳果過得不太開心,大部分的客人都知道原因。對H市的異能者來說,葉秋是他們每個人的偶像,陳果自然也是其中之一,只要來過興欣訓練場,幾乎可以從裡面布置的各種細節看出老闆娘對嘉世戰隊的熱愛,尤其偏好葉秋和蘇沐澄,因此這裡也聚集許多以嘉世戰隊為目標的異能者。即使嘉世整體的任務成功率逐漸下降,葉秋的排名也無法像以前一樣長據前三名,嘉世仍然是他們的信仰。

不過近期嘉世出的事情實在太多,連葉秋都因為失去連結能力而退役了,這簡直是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不少人和陳果一樣對葉秋退役的事感到衝擊,這幾天完全失去來訓練場的心情。不過也有人覺得是一個機會,反而更勤勞地來訓練場報到,希望至少能成為嘉世戰隊的候補人員。


聽到開門聲,陳果抬起頭,首先就被黃少天遮頭遮臉的樣子嚇了一跳,這身打扮在夏天說有多熱就有多熱,不過不少葉秋的支持者也會把下半臉遮著,因此陳果難得不把這人當成嫌疑犯,反而覺得可能是葉秋的粉絲,頓時有些親切感。

黃少天進門後也被裡面的佈置狠狠震撼了,櫃台旁邊的透明玻璃可以看到訓練場整體以紅色和白色為主,這是嘉世戰隊的代表色,牆壁上還掛著一個寫著「目標:嘉世戰隊」的大布條,甚至在櫃檯牆壁上也掛了一條,顯示這間訓練場的老闆肯定是嘉世戰隊的大粉絲。

黃少天多少能理解掛這布條的心態,他們G市的訓練場也有不少人以進入商會戰隊為目標。不僅是對偶像的崇拜,盼望能和偶像成為夥伴,也是希望得到更高難度的挑戰,畢竟大商會戰隊的任務通常不比聯盟派給的任務輕鬆。

這也是成為異能者吸引人的地方,雖然他們的職業生涯短暫,可是能有一群共同奮鬥的同伴,一起揮灑汗水熱血完成各種挑戰和任務,即使以後失去和能量武器連結的能力,身體機能也會慢慢衰退回普通人的水準,然而這段期間獲得的成就感和夥伴之間培養的感情和默契,會成為永不抹滅的回憶。

因此,陳果也帶著親切的笑容,迎接這個第一次來訓練場的新人。


「你是新人吧,我是這裡的老闆娘陳果,把你的證件給我登記吧。你到聯盟測試過你適合的武器了嗎?我們這裡的武器很齊全……」

陳果的話讓黃少天頓時冒汗了,他都忘了進訓練場要繳交證件,他這個證件要是拿出來肯定會招來許多人圍觀,能不能走出這裡還是個問題。

「抱歉啊我不是來消費的,是來這裡找個人,呃……」黃少天掙扎了一下,還是把目的說出來了,「請問葉秋在這裡嗎?」

「葉秋?」不出黃少天所料,陳果先是愣住了,隨即笑出聲,「你沒看電視吧?葉秋退役了,沒辦法操作能量武器。就算還能使用好了,他這大神又怎麼會來我這個小訓練場呢?」她的笑裡還有一點無奈。

我靠我也想知道他為什麼會來訓練場啊……

黃少天憋著這句話沒說出口,只能無語問蒼天,抬起頭時看見牆壁上那個大布條,忽然靈光一閃。

「哎唷老闆娘我老實跟你說,其實呢我是藍溪閣那邊的人,昨天才跟著商會的船來到H市,就是想一睹葉秋大神的風采。沒想到他就這麼退役,嘉王朝那裡好像也不知道葉秋去哪了,我只好到異能者聚集的地方碰碰運氣。」

黃少天這些謊話講得自己都雞皮疙瘩掉滿地,不由自主地摸著臉想知道鼻子變長了沒有。

「我其實也不相信葉秋這樣的人已經退役了,妳能接受嗎?說起來葉秋最近還真倒楣,先是被劫了一整季的貨,接著又被指控殺人……無論如何,我是不相信他會做出這種事。」

這些話倒是黃少天的肺腑之言,葉秋這人嘴巴沒下限是一回事,可是要說他殺人,那就是一項嚴重的指控。

「說得沒錯!」陳果瞬間也激動了,忍不住也打開話匣子,「被劫貨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上個月嘉世去北方的港口送貨,據說都還沒開到隔壁的S市呢,船就被『黃昏』這個反叛組織搶了。聽說那些人不知道怎麼搞的,竟然有辦法讓嘉世戰隊的能量環沒辦法使用,就算葉秋再怎麼厲害,肉身也沒辦法比得上能量武器的威力啊,還能把命撿回來就己經不錯了。」

陳果嘆了一口氣,這個月來嘉世和葉秋受到不少議論,她心裡也覺得難受。不過陳果也不是隨便就透露嘉世情報的人,她抬頭望向眼前正在思考的男子,突然問了一句。

「你說你是藍溪閣的人,那這次嘉世和藍雨的合作案談得如何?」

這是一句高明的問題,倘若黃少天回答不清楚,可能會被陳果認為不是藍溪閣的成員,但如果回答得太過詳細,他的真實身分也會被陳果懷疑。

不過既然陳果有辦法拋出這個問題,代表她似乎也知道不少嘉世內部的情報。黃少天想了一下,決定先透露一些真實消息取得對方的信任。

「不算破局,只是合作日期延期到下個月,具體的還不清楚。」

「你確實是藍溪閣的人。」陳果點點頭,「我聽到的消息也是這樣,工廠趕工至少也需要一個月。」

「老闆娘的消息還真靈通。」黃少天忍不住在心中吐槽,他們才剛開完會沒多久呢,嘉王朝的保密功夫還真差。

不過現在至少確認這個老闆娘說的話有一定的可信度,於是黃少天繼續敲側邊鼓,「那葉秋被指控殺人又是怎麼一回事呢?這件事震驚了好多人,我看新聞訪問了好多大神,像韓文清、王杰希什麼的,都說不相信葉秋是這種人。」

當然黃少天也有被訪問,他記得自己跟記者整整分析了十分鐘,從他與葉秋相識的過程講到葉秋的為人處事,最後全部被消音,只留下採訪的影像搭配記者簡單一句「黃少天堅決相信葉秋」的旁白,氣得他把自己的回答發成一篇長微博。那篇文章還得到當週轉發冠軍,不過下面那些「真愛不解釋」、「葉秋頭號迷弟」的評論又讓黃少天不由得發了第二篇長微博──他說的可是正經事呢,誰是葉秋的腦殘粉?


「絕對是誣告!法官已經證明葉秋的清白了。」說到這個陳果就憤怒了,「你能相信葉秋會殺了自己以前的隊友吳雪峰嗎?天知道他們是多麼要好的朋友,肯定有人要陷害葉秋!」

「殺害吳雪峰?」這下換黃少天震驚了,他們從新聞接受到的消息是葉秋被控使用能量武器殺死一名普通人,最後證實那人真正的死因是墜樓,可是沒想到……

「是啊,是吳雪峰,我朋友在嘉王朝商會工作,這消息肯定沒錯。」陳果紅了眼眶,「吳雪峰曾經當過嘉世戰隊的副隊長,不過他失感得早,成為普通人後就去上大學,回來直接在嘉王朝的會計部門工作,我還透過朋友跟他要簽名呢……」

黃少天也是知道吳雪峰的,這下登時不知道該怎麼問下去,連忙說幾句話安慰陳果。不過陳果顯然已經沉澱過一段時間了,這難過的情緒來得快也去得快,不久隨即把話題轉回黃少天原本的問題。

「葉秋沒來過我這裡,除非他冒用證件。不過就算他本人出現在我面前,我可能也認不得他。」陳果笑了笑,畢竟葉秋臉上永遠戴著招牌的面罩,一般人也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

黃少天沉默了,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葉秋確實不容易,但他也不想要線索就這麼斷了,連忙繳盡腦汁想著還有什麼線索。

「不然這樣好了,老闆娘幫忙想想看,最近興欣訓練場有沒有突然出現高手之類的,就是水準不比普通人的新人,或者有什麼嘴巴比較欠抽一些,實力很強卻又不懂得謙虛的……」

黃少天努力想著,忽然覺得好像沒有什麼好的形容詞能冠在葉秋身上,他不禁感嘆做人果然還是別太得意,省得哪天失蹤了,朋友還沒辦法替他講幾句好話。

「哎呀,難不成你說的是那傢伙。」陳果突然沒好氣地說,「你說的是咱們訓練場新進的管理員葉修吧?那人的確是有些厲害,不過說他是葉秋還是差了點。」

「葉修?」黃少天疑惑地問。

「是啊,這人前陣子帶著一個奇怪的武器來應徵管理員,我看他的證件連初級測驗都還沒過呢,就讓他進模擬戰鬥系統測試實力,沒想到他一路通過高級測驗,也只好雇他當管理員了。」

想到葉修,陳果還是有些生氣。雖然這人工作相當認真,但有時候就是會說一些氣死人的垃圾話,偏偏這傢伙的實力確實很強,讓陳果連反駁的機會都沒有。

「葉修今天正好休假,現在帶著我的員工和一位訓練場的客人跑去接聯盟的任務了。」陳果看了看牆上的時鐘,眉頭一皺,「竟然這麼晚了,照理說這些人應該要回來,怎麼還沒看到人?」

「老闆娘方便透露他去哪裡出任務嗎?」

黃少天旋即有些激動,雖然那個葉修不一定就是葉秋,但肯定也是有實力的人。要是認錯人了也沒關係,他還可以把這傢伙拉去藍雨的訓練營,也不算是白跑一趟。

陳果思索了一會,「也不是多機密的任務,告訴你也沒關係。他們幫人送貨到黑市一個叫『迎風』的小商會,你知道黑市在哪裡嗎?」陳果指了指桌上的H市地圖,「其實距離也不遠,咱們這裡算是港口的貨櫃區,它在這裡和都市區的中間……我幫你畫份地圖吧。」


陳果熱心幫黃少天畫出一張簡圖,順便請對方幫她傳話,「隊伍裡面有個妹子叫唐柔,她是我的員工,要是看到了就幫我叫她早點跟我聯繫,我整天坐在這裡擔心死了……」

「謝謝老闆娘!」待陳果交代完畢,黃少天接過紙後道謝一聲,急忙衝出訓練場外,消失在夜色之中。

(TBC)

葉修下一章上線~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