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黃] 破曉05 黑市

。架空,異能者設定
。有Bug或設定矛盾還請輕拍Orz
。葉黃終於碰面了




所謂的黑市,事實上是無法與大型商會競爭的商販聚集地,這些沒辦法在一般通路上市的小店鋪和小型商會,便會在黑市找到自己的空間。不少人會在這裡撿便宜,或是尋找一些市面上沒有的水貨,不過這裡沒有大商會的保障,要是買到瑕疵品也只能認栽。

天色漸漸暗了,黃少天照著陳果給的簡易地圖在巷子裡瞎轉。這裡乍看之下是普通的住宅區,只有幾家商店掛出招牌。不過如果仔細看的話,不少住家在隱密的地方也掛了小小的牌子,有的甚至直接在家門口擺攤叫賣。

不知道哪家住戶飄散出豆瓣辣油的味道,黃少天頓時覺得餓了,只想趕緊找到那該死的迎風商會。他從地圖上抬頭一看,正出神想著晚餐要吃什麼的時候,忽然在人群中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

一名同樣也是帶著兜帽、不時左右張望,可疑程度不下自己的男子站在遠處。不過黃少天對那張臉記憶猶新,畢竟今天早上還和這傢伙關在同個空間開了好幾個小時的會議,想忘掉都難。

陳夜輝。

嘉王朝的船隊隊長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黃少天的好奇心被引了出來,他舉著地圖裝作迷路的路人,跟著陳夜輝拐進另一個人煙稀少的巷區。

越是深入黑市,四周的小販和商店越來越少,就連路燈都沒幾盞。黃少天依靠附近住家的薄弱燈光,跟著陳夜輝在巷弄裡轉了好幾圈,終於看見對方遠遠走進一間淺灰色住宅。

黃少天也不急著跟上,他先是彎進對街的巷子,再想辦法從那間住宅的對面巷口走出來。當然黃少天也想過也有可能會進到一條死巷,不過還正好讓他拐上了正確的路。

黃少天走出巷口時,正好看見那棟露出大片水泥的建築物,突然發現他和陳夜輝的目的地其實是一樣的。

在前方斑駁的牆壁上,迎風商會的小招牌不起眼地被風吹得左右搖晃。


黃少天眼睛盯著前方,手卻悄悄伸往腰邊的武器。他在心裡默算一陣子,抓住最好的時機猛然轉身,抽出的匕首正好擋住迎面而來的拳頭。

對方蒙著臉,手上的能量拳套散發光芒,要是被揮上一拳肯定會立刻灼傷。此時黃少天只恨受限於戰隊的規定,無法帶上自己的能量武器冰雨。他早就聽出自己身後跟了不只一個人,這些人也是躲在遠方監視,因此他才刻意彎進小巷子,拉近與監視者的距離,再讓對方以為自己毫無防備。

拳頭的攻勢凌厲,黃少天此時也只能把匕首當作盾牌用,怕出手攻擊會被對方看出自己的身分。因此用匕首擋了幾次攻擊之後,黃少天抓準時機迅速逃跑,走為上策。

就連跑步的方式都得小心控制,不能讓敵人看出端倪。黃少天一邊數著身後有多少能量武器的波動,一邊感嘆這年頭要隱藏身分還真不容易。他迅速瞥了一眼手上的簡易地圖,猛然衝向另一個小巷子,卻發現對面還有另一個黑影朝著他奔來。

靠,搞包圍啊!

黃少天咬牙,正考慮要不要爬上屋頂的時候,那人卻突然朝他喊了一句。

「跟我走。」

黃少天愣了,他這輩子都不會認錯這個聲音。於是他毫不猶豫地跟著這個同樣蒙著臉的人一起跑,忍不住在心中吐槽今天也遇上太多遮頭遮臉的人了。


他們繼續在街區奔馳,那人顯然對黑市很熟悉,帶著黃少天拐進好幾個狹窄的小巷弄。直到經過一輛貨車時,對方突然拉著他停下來,示意他躲進貨車與牆壁的縫隙之中。

黃少天依照指令躲進去,那人跟在後面,順手把貨車旁邊的板條箱堵在入口,另一邊的貨車頭也堆了其他箱子,如果不把箱子移開的話,是不會看到他們兩人躲在這裡。

那人伸手關掉黃少天手上的能量環,黃少天正要說些什麼,對方卻先伸手遮住他的嘴巴,示意他爬到貨車的輪胎上,以免有人從車底看見他們的下半身。

他們攀上貨車的欄杆,彼此身體貼得很近。要不是情況危急,黃少天簡直要憋不住自己的話,他盯著身旁的人上上下下打量一圈,彷彿聽到自己和對方激動的心跳聲,還聞到一股幾乎要消散在空氣中的熟悉菸味。

兩人安靜地聽著外頭的腳步聲匆促經過,等到那些追兵逐漸遠離,那人又抓著黃少天跑了一陣子。黃少天注意到他們周遭的景色逐漸明亮,招牌燈和路燈照亮了漆黑的路,小販的叫賣聲和逛街選貨的客人變多了,顯然他們又回到黑市熱鬧的部分。

那人還是帶著黃少天繼續跑著,最後在一個巷子的出口停了下來。黃少天定神一看,眼前是一個人來人往的十字路口,嘉世大樓佇立在不遠處,看來這人是把自己帶到H市的都市區了。

「到這裡就安全了。」那人說,伸手拉下遮臉的黑布,不過不必等對方露出真面目,黃少天也知道對面這個人是誰。

「葉秋!」他脫口而出這個名字,「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看你這身手明明就還能和能量武器連結,怎麼會……」

不等黃少天說完,他的聲音被另一個傢伙硬生生打斷。


「葉秋是哪位啊?我老大不是這個名字,你認錯了吧?」一名瘦高的男子帶著一名女子跑到他們身邊,順便向那人抱怨,「老大回去拿東西也太久了,等得肚子都餓了。」

「靠,不是這個名字還能叫什麼?葉冬、葉春還是葉夏啊?」黃少天沒好氣地說,「你要是去棒子國整形還有機會唬我,不過還得變個聲音換個性別,不然我怎麼看你都是葉秋。」

「你這人好固執,為什麼硬要說我老大是葉秋?」那名男子也生氣了,卻又停下來思索,「這名字好耳熟啊,是不是在哪裡聽過?」

這下換黃少天震驚了,「欸老葉,這裡有人沒聽過你的名字呢,看來你的名聲確實衰退得厲害,我都要同情你了。」
男子疑惑地望向身邊的女子,那副模樣看起來不像是裝傻。

「葉秋是果果最愛的異能者之一啊,我們訓練場的牆上還有照片呢,你不會是忘了吧。」那名女子笑著回答,黃少天知道這位肯定是陳果說的唐柔妹子,另一位大概是興欣訓練場的客人,不過還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啊、是那個戴著面罩,看起來神秘兮兮的那個人嗎?」男子恍然大悟,之後一臉正色地跟黃少天說:「我老大叫葉修,雖然跟那傢伙名字很像,但不是那個面具男,你認錯了!」

「是啊,我是葉修。」不顧黃少天聽到面罩男這個名詞笑得前俯後仰,那名叫葉修的人倒是挺冷靜地遞出自己的證件。

「哈哈哈要騙人還自備道具呢,我看看啊……哎你這個證件做得不錯啊,認證章也做得挺精緻,簡直就像真的……」黃少天突然笑不出來了,反覆檢查有沒有造假的地方,卻找不出半點瑕疵,立刻瞪著眼睛望向葉修。

「我真的叫葉修。」那人兩手一攤,表示信不信由你。

「不可能!偽造證件的吧,不然你說說為什麼要救我,你知道我是誰嗎?」黃少天叫著。

「對呀你是誰啊?面罩到現在還不拿下來,喜歡玩神秘啊。」一旁的男子也來湊熱鬧。

「我看你被人追殺,好心把你帶來這裡,還需要理由嗎?」葉修懶散地回答,黃少天太熟悉這種表情了。

「你是葉秋!」黃少天肯定地說,「你要不是葉秋,我就把這個證件吞了。」

「我是葉修。」葉修悠哉地反駁,「你現在可以開始吞我的證件了,記得付補辦的費用。」

黃少天死盯著葉修看,葉修繼續擺著笑容,兩人彷彿要比誰最先破功,不過最先沉不住氣的卻是旁邊的男子。

「老大別和這人眉目傳情了,我肚子好餓啊。」那個男子再度催人上路,一旁的唐柔還安靜地站著,不過顯然已經有點失去耐心。

「等等啊!你們兩人先走,我和你們老大私下講點話,就一下子。」黃少天急了,總之先把人留下來再說。

男子狐疑地看了他們一眼,葉修點點頭,於是男子和唐柔趁綠燈先過馬路,站在對面等葉修。


「有事?」葉修雙手抱胸,那明知故問的表情讓黃少天想直接揍這傢伙要他承認身分,不過在鬧區開打太不文明了,他得想個更好的方式。

黃少天迅速思考一下,忽然靈光乍現。

「哎呀雖然你們長得很像,但幸好不是葉秋。我看這傢伙八成死在哪個角落了,虧我們上次還說要把單挑的戰績換算成錢,輸一次給五千呢,我算算我原本該給葉秋多少啊,五千、一萬……」

黃少天掰著手指頭算著,還來不及算完,他的手已經被葉修抓住。

「我說這不是少天嗎?好久不見啊,從G市到這裡很辛苦吧。」

葉修一手抓著黃少天的手,另一手親切地拍拍他的手背,臉上瞬間換了一個表情,彷彿突然找到失蹤的親人,或者該說是……自己送上門的錢包。

靠這態度也轉變得太快了吧!

黃少天張開嘴,難得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對街那兩人顯然也很疑惑這裡發生什麼事,正朝這裡伸長脖子。這讓他突然覺得不對,連忙伸手遮住葉修的嘴巴。

「靠靠靠別在公共場合喊我的名字,小心暴露我的身分!」


(TBC)

恭喜葉修get自動送上門的錢包(大誤)
現在回頭看才發現寫了一萬五千字主角都還沒出現,我腦袋還好嗎...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