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黃] 破曉06 敘舊

。架空,異能者設定
。有Bug或設定矛盾還請輕拍Orz
。寫得我自己都餓了...




有鑑於大家的肚子都鬧空城計,四人迅速找了一間餐館。唐柔和陳果取得聯繫,準備外帶食物回訓練場。葉修本來也打算跟上,不過黃少天特別訂了一間小包廂,拉著葉修留下來吃飯。

「我和葉……葉修有陣子沒見面了需要好好聊聊,你們趕緊回去吧,老闆娘和訓練場的員工還眼巴巴盼著你們送飯,你們忍心讓他們挨餓嗎?」黃少天霹哩啪啦講出好幾個理由,催促那多出的兩人趕緊回訓練場。

「為什麼不和大家一起吃飯?」那名脫線的男子問道。「神神祕秘的,你是天蠍座的吧。」黃少天後來才知道他叫做包榮興,大家都直接喊他的綽號叫包子。

「混帳,我是獅子座的。」黃少天說,「我們有一些私人恩怨要解決啊,啊不、我是說我們有一些重要的事要商量,你就別多問了吧。」他恨不得趕緊把這個小祖宗送走,這人完全不會看臉色啊。

最後還是葉修出來打圓場,包子倒是馬上就聽話了,看來真的把葉修當成老大。

打發掉唐柔和包榮興,黃少天和葉修兩人進到小包廂,遠遠還聽見包子哼著一首獅子座。


待兩人坐定,黃少天正準備興師問罪,一道東坡肉卻打斷了他問話的節奏。葉修迅速夾起中間那塊最肥最大的肉,讓黃少天的筷子撲了個空,恨恨地瞪著葉修得意的表情。

「我看你肚子餓好心讓給你,別太囂張啊!」

一道醋魚跟著上桌,黃少天趁著葉修還在吃東坡肉,速度夾起一大塊最肥美的魚腹。

「哼哼,忙著啃肥肉沒空吧,看我搶得多好的機會。」

黃少天炫耀的話還沒說完,葉修伸手把黃少天碗裡的魚肉夾走一部分,迅速塞進嘴裡。

「跟我玩計謀,你還差得遠。」葉修含糊地說,刻意放大咀嚼得卡滋卡滋的聲音,一雙筷子又迅雷不及掩耳地夾起碗裡剩下的魚肉,相當挑釁。

「我操我碗裡的你也好意思夾,犯規啊!老葉你給我吐出來……」

兩個頂尖的戰隊高手,眾多異能者視為目標的大神,就這麼為了一盤魚肉掐了起來,上菜的服務員都不忍直視了。


吃飽喝足後,葉修攤在椅子上,覺得這頓飯吃得挺累。黃少天倒是很有精神,現在沒有食物能夠堵住他的嘴巴,也沒人能阻止他開口說話了。

「我說你怎麼就這麼退役了,明明你的體能還不像是衰退的樣子,是不是嘉世終於嫌棄你了?不過就算嘉世放棄你好了,你還是可以到別的商會試試看啊,沒必要換個新身分重新開始吧?」黃少天喋喋不休地說著,「你留的謎題可真多,這身分是怎麼一回事,殺人案又是怎麼一回事,還有嘉世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你今晚要是沒給個解釋我可不放你走啊。」

「不放我走,你以為能攔住我嗎?」葉修笑了笑。

「靠,這麼囂張,有本事咱們再來比個幾場啊。」黃少天叫嚷。

「得了吧,在餐廳動武,你不怕先暴露身分。」葉修說,「讓我想想該怎麼說。」

「快說快說快說……」黃少天不甘沉默,在葉修思考時還在一旁碎念著。

「太吵我就不說了。」葉修威脅。黃少天這才安靜下來,不過眼睛還是盯著他眨啊眨的,大有葉修不說就跟他拼命的架式。

「也沒什麼好說,你可以認為是嘉世隊長惹上太多麻煩,商會顧及形象就把我炒了。」最後葉修給了這樣的回答,「至於身分,我一直拿著雙胞胎弟弟的證件,現在只是終於用了自己的身分。」

「我操你竟然有雙胞胎!」黃少天震驚了,又吐出更多問題,「所以嘉王朝是知道你冒用身分才逼你退役?不過你只要說是改名,用葉修的身分繼續待在嘉世也沒人懷疑你啊?嘉世這是鐵了心要和你切割,你是做了什麼讓陶老闆這麼狠心?」

「被搶走一整季的貨量,還不夠讓他狠心嗎?」葉修說。

「可是他怎麼不一起撤換劉皓,我看你們嘉世越來越不團結,劉皓這傢伙得負起一些責任啊,還有船隊隊長陳夜輝呢,怎麼出了事他還能留著,你卻不行?」黃少天忿忿不平地說。

「小聲點,不怕隔牆有耳?」葉修提醒。

「哎抱歉,太激動了。」黃少天立刻壓低聲音,「我看過聯盟的報告書了,就算那什麼黃昏的組織讓你們的能量武器失去作用,他們的人數也不多,照你們的實力一定還有辦法應付,怎麼可能只有你和蘇沐澄孤軍奮戰?這肯定有鬼。」

葉修沒說什麼,黃少天是異能者中有名的機會主義者,在實戰中最擅長抓住敵人的漏洞,思考事情也非常細密,提出的問題經常一針見血。

「你換了身分,又接了黑市的任務,是想暗中調查什麼嗎?」推論到最後,黃少天這麼問:「想查出那些被劫走的輕型鋼究竟到哪去了?」

「沒錯。」葉修大方承認。

「蘇沐澄現在被嘉世困住了,你只有一個人,所以才去訓練場應徵管理員找同伴嗎?」黃少天問,「你打算拉那個唐柔妹子和包子一起調查?」

「只是一起接任務而已,我還不打算讓任何人攪和這件事。」葉修說,「他們都很有潛力,不過經驗不足,距離能應付實戰的標準還差一些。」

「但是你也快到了身體無法和能量武器保持同步的年紀,你還有辦法撐多久?」黃少天很是擔心。對異能者的年齡限制只是一個概括的標準,最後還是要看每個人的體質狀況。不過要是時限到了,還勉強自己保持同步,很有可能會殘疾一輩子。

「一年吧。」葉修坦承,「一定得在這時間內查出整件事的真相。」

黃少天看著葉修,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一年的期限,即使是異能者的頂尖高手,葉修面對的卻是一個長期讓聯盟頭痛的異能者反叛組織,還可能牽扯到嘉王朝這個大商會。

「一定要成功。」黃少天只能這麼說。

「這還用你說。」葉修回答,「我怎麼可能不成功?」

黃少天頓時翻了一個白眼……靠,這人可以再謙虛點嗎?


「話說回來,答應你的補償方法你想到沒有,接下來可沒時間等你慢慢想了。」葉修開口,他說的是上次讓公告欄壓傷黃少天的事,「說好了,我就答應你一個要求。」

「哎唷難得你還記得這件事。」黃少天都要感動流淚了,看來葉修真的不是為了逃避這件事才跑路。

「怎麼不記得,我看全世界就你巴不得趕緊忘掉。可惜這畫面太經典,轉眼間就讓我獲得壓倒性的勝利……」

「靠靠靠你閉嘴,不准再提什麼壓倒跌倒任何跟倒有關的字眼!」


黃少天罵了幾句,倒也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問題。他原本有答案,想要葉修完成一個藏在心裡好幾年的願望。不過葉修已經離開嘉世,大概也沒辦法完成這個要求。現在葉修可以說是一無所有,黃少天也不好意思提出多困難的條件。

「趕緊啊,沒看到店都快打烊了,你就隨便提個要求,別太傷天害理的都可以考慮。」

「吵死了,安靜點。」難得這句話由黃少天說出口,葉修愣了一下也閉嘴了,卻忍俊不住偷笑。

黃少天似乎很仔細地思考,葉修看他變了好幾個臉色,終於開口說想好了。

「有什麼困難儘管跟我說。」黃少天一臉認真地對葉修說:「這就是我的要求。」

「那好。」葉修也認真地回應,「今晚這頓飯你付帳。」

「你妹的你進店之前就說沒帶錢包不是嗎,這頓本來就是我付帳!」黃少天霎時暴怒,「我說的不是這種事啊。」虧他還在心裡掙扎好一陣子,覺得說這種話有些彆扭,沒想到葉修根本不當一回事啊?

「好吧,你這次有幾天的假?」葉修也不開玩笑了。

「還剩六天吧,藍溪閣的船要在這裡停一陣子,這裡還有藍溪閣分會的人力可以支援,我們也得趕快趁這段時間恢復體力。」

「那有空來幫把手吧,我今天接的這個任務還差個人,保護一艘小貨船到T市送貨,明天出發。」

「我操……你一個大神跟別人搶什麼聯盟派的任務啊,還叫我去當打手?你還真不會不好意思。」黃少天聽完瞬間無力了,葉修自貶身分是逼不得已,自己一個身價幾千萬的異能者要去做小任務,這要是傳出去肯定沒臉活著了。

「我有什麼可以不好意思的,你別不好意思就行。太久沒出小任務怕手生嗎?現在拒絕還來得及啊。」

「靠,誰說的?」黃少天不服輸地叫著,「給我集合的時間地點,咱們就來看是誰的手生!」


(TBC)

私心偷渡一些原作的片段,寫著寫著突然覺得有了原作還需要同人嗎(怒)

留言

秘密留言